您的位置:乐白家 > 种植资讯 > 乐白家  对于此番公告收购新东港股权的乐普

乐白家  对于此番公告收购新东港股权的乐普

2020-01-06 00:19

乐白家 1

对一个城市来说,生态环境好就能更好地吸引人才、资金和物资。许多城市把建设“生态城市”、“花园城市”、“绿色城市”作为奋斗目标和发展模式。大力提倡建设生态型城市,这既是顺应城市演变规律的必然要求,也是推进城市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需要。

乐普医疗(300003.SZ)日前发布公告称,使用自有资金5.76亿元收购浙江新东港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港”)51%的股权,新东港100%股权(剥离相关资产和部分分红后)的价值为11.3亿元。  公告显示,新东港是全球最大的他汀类药物原料药生产商之一。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新东港或临高污染风险,且新东港主营产品阿托伐他汀钙片已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列入了《第一批过度重复药品品种目录的公告》首位,目前仍有大量企业生产或正在申报投产,市场需求已经接近饱和。  乐普医疗公告同时发布了定增预案。  新东港或临排污风险  11月17日上午,在当地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岩头医药化工园内。在新东港厂区靠近江堤一侧,记者看到一条白色的玻璃钢管道直接伸进椒江的排水管道。该管道是从与新东港药业厂区围墙相连的一个小房子内伸出,穿过大堤后,在椒江边的淤泥中直接埋入江中。管道排水口附近近百米长的江面已被染成了黑黄色,在排水口边的江面处,记者能闻到刺鼻的气味。在江水退潮后,记者见到从埋入淤泥下的管道排出的水将江滩上的泥土冲击出一个大坑。  记者还注意到,排水管道上面的小房子屋顶上竖立着两个摄像头,摄像头上的电线顺着围墙伸进了新东港厂区内。  本报记者立即将排污现场的情况反映给了当地环保部门。台州市环保局椒江分局对此回应:该排污管并非新东港药业设置的排污管。该管道是椒江医化园区九条河北面十条沟的一个雨水排放口,可能是有历史遗留的污水进入了该雨水管从而排到椒江里了。至于设置摄像头,该部门表示是该企业出于安全防盗的考虑。  事实上,作为中国第一个设立化学原料药基地的浙江台州,其医学化工行业的污染饱受诟病。此前,当地环保部门已多次对包括新东港在内的当地原料药企业开出罚单与整改措施。  2013年,中国经济网曾曝光过该园区医药企业直接往椒江排放污水。环保部门针对该报道表示要对此进行综合整治。椒江分局对该报道中的疑似排污企业进行检查,并责令其停产。检查中,该环保局发现当地多家企业都在利用该管道排放污水,但未能查出具体是哪家企业在排放。当年11月13日,台州市环保局和椒江区政府下发《关于对海正药业等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全面实施停产整治的函》,要求上述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在11月15日之前实施全面停产整治,完成整治并通过验收后方可恢复生产。  截至目前,上述椒江区有关部门进行的“综合整冶”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  记者到达排水口现场时当地天气晴朗,看到仍有黑色“雨水”源源不断地直排到椒江。  对此,椒江分局在11月21日给予本报的书面回复中表示:十条沟几十年来的污染沉积,随着海水的潮涨潮退,企业围墙外不同程度积有不同臭味和颜色的废水,退潮时通过排水管排出。目前,十条沟的综合整治方案已经出台,排水渠工程进入招投标阶段,将于11月下旬开标。  环保部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制药工业总产值占全国GDP不到3%,而污染排放总量却占到了6%。其中,又以原料药的生产污染问题最为严峻,对大气、水域的污染尤为严重。  由于其附加值低,生产过程高污染、高耗能,而国外的环境污染成本很高,最近几年不少国外大型制药企业放弃了原料药生产,采取购买或者外包的形式获取原料药。新东港则在此趋势下成为全球最大的他汀类药物原料药生产商。  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表示,原料药企业污染严重,一方面是因为当地政府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放纵药企排污,即使罚款,由于数额不大,震慑力也小;另一方面,药企生产特性导致药企的排污问题难以解决,药企产品较多,而且药企的用水量巨大,不同的产品可能排放大量强碱性或者强酸性污水,给药企治理排污问题增加了很大难度,成本也非常高。  对于此番公告收购新东港股权的乐普医疗来说,前期尽职调查时是否对新东港环境保护方面合规进行了核查?其收购预案中为何未提及新东港作为医学化工企业的高污染风险?本报记者为此致函乐普医疗要求采访,截至发稿时未获得回应。  收购标的主营产品市场饱和

对于2011年首次上会因环评突击被否的九洲药业来说,环保问题成为其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感谢关注土壤污染!据央视2015年6月8日《经济半小时》披露,浙江台州作为全国最大原料药产地,废气废水污染环境,近年来台州打出组合拳治污:

2003年,浙江省台州市正式启动生态市建设。一直以来,全市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主线,深入实施“生态优市”战略,强化节能减排和污染整治,大力发展生态经济,持续优化生态环境,积极推进生态制度和生态文化建设。

日前,有投资者向《价值线》投诉称,位于号称“华东第一原料药基地”台州的九洲药业污染问题严重,从2008年起多次被环保部门查处。

1、将2000多家化学原料药企业关到只剩125家;

十多年来,通过历届党委政府不懈努力和全力推进,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全民参与的生态市建设工作机制逐步完善,生态示范创建工作深入开展,有力促进了台州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协调可持续发展。生态台州已初具雏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研究员称,未来5年,药企的环保压力会越来越大。2014年,国家有关部门可能出台新的环保、排放要求。而浙江台州是环保污染极其敏感的区域,当地的上市公司海正药业就多次曝出环保问题,这都对九洲药业带来不利影响,九洲药业IPO有可能倒在环保这一关上。

2、试行污水管架空中,排污口刷卡测量,高科技治污效果显著;

最近有市民反映城区闻到臭味,正值高考期间,椒江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黄健又带人到外沙岩头医化园区转了转。

环保投入存疑

3、环境污染刑拘400人,执法力度史无前例。

2011年开始,椒江的医化企业开始转型升级,用了两年时间,椒江医化园区共退出高污染的合成、发酵中间体项目142个,26家医化企业关停退出,主城区基本告别化工恶臭。

公开资料显示,九洲药业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公司位于浙江台州市,下设浙江中贝化工有限公司、台州市四维化工有限公司、浙江中贝进出口有限公司、海宁三联化工有限公司等分支企业。

以下为视频与文字实录。

黄健笑称,医化企业转型升级取得阶段性成果后,环保执法人员相比以前,确实是“悠闲”很多。

2011年,九洲药业IPO首度上会被证监会否决。时隔一年后,九洲药业二次冲刺IPO.据证监会首发申报企业情况显示,浙江九洲药业拟登陆沪市主板,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目前状态为“落实反馈意见中”。

视频地址:

“监管压力仍大。”黄健说,达标排放不代表没有排放,特殊气象条件下,城区偶尔还是会闻到化工异味,比如连续阴雨天气,气压低,不易消散。

作为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台州的环境保护一直面临不小压力,椒江外沙、岩头化工医药基地,多年前就被划为浙江11个省级环境保护重点监管区域之内。

文字实录:

因此,即便企业都达标排放,环保部门仍对医化企业展开“无死角”、全时段、全方位的信息化监察。五名环保执法人员还到外沙岩头化工区当起了“保姆”,24小时“盯梢”,管住化工区的“臭脾气”。

2011年6月九洲药业第一次闯关IPO的时候就在其招股书中承认,公司在2008年4月、7月连续两次因废气排放超标而受到台州市环境保护局的处罚,后来环评虽获得通过,但在浙江省环保厅的官网上依然罗列多项不符合环保要求,责令其整改,还被外界认为有突击环评的嫌疑。还有轰动一时的浙江中贝九洲集团有限公司“3.5”爆炸事故,因为公司当时少用一套2400元的连锁按钮装置,付出的是一条人命和近百万的损失。

全国最大原料药产地 曾把环保局局长差点熏晕倒

椒江向全区33家医化企业开刀

虽然事故频发,但是九洲药业一直都对外宣称企业已积极整改,完善设施。并称自己环保方面各项条款都能达到国家要求标准。那么,事实真是如此吗?$pager$

浙江台州是全国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出口基地之一,2000年前,这里聚集了2000多家医药化工企业。这些药企在给当地的GDP做出贡献的同时,也成了重污染行业。2007年,章维建调任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第一天来到台州市赴任,从市政府大楼走到环保局,几分钟的路程让他印象深刻。

医化产业是椒江区主导产业之一,截至2011年统计,椒江共有医化企业33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固定资产34亿元,年上交税收5亿元左右,占财政收入的17%。

连遭环保“点名”

浙江省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组织找我谈的时候,我自己走回去,走了十几分钟,都差一点晕倒了,真的都差一点晕倒了。当时我们配有驾驶员,驾驶员都觉得奇怪,身体那么好怎么不对啊,实际上,实际上我这个废气把我熏的,臭气把我熏的。

但这些医药企业排放的大量废气、废水让百姓叫苦不迭。从2003年到2011年,我市环保部门不断寻求路径整治制药企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不过,污染问题难以根除,制药企业偷排漏排现象严重。

2008年刚发生过“3.5”爆炸事故, 2009年台州市区两级环保部门发布的一份关于外沙岩头化工区废气深化整治专项检查考核结果的通报中,浙江九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九洲药业三分厂仍然都被查出综合末端治理设施建设明显迟缓。

章维建第一天来到台州市赴任台州市环保局局长,从市政府大楼走到环保局,几分钟的路程让他印象深刻

“要把这种对当地经济贡献巨大的医化园区整治好,很不容易。”黄健说,这牵涉到整个地方经济的发展。

2013年4月19日晚,台州环保部门对椒江外沙岩头化工区针对外沙岩头化工区内16家医化企业的废水、废气等环保处理设施运行情况进行突击抽查。环保工作人员一行来到浙江九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该公司的污水出口处,监测人员采集的污水样本水质显得较为浑浊。同时检查人员发现该公司因未对车间工艺废水进行加盖收集,导致车间附近弥漫着阵阵酸味。

除了医药企业排放的大量废气教百姓叫苦不迭,药企排放的废水同样让百姓历经磨难。这是当时临近药厂的椒江岸边,鱼虾都死绝了,江水被药化企业偷排的各种废水染得五颜六色,当地的村民把这里叫作“七彩河”。依照环保法规,医药原料药生产企业可执行废水排放三级标准,化学需氧量COD控制在1000毫克每升以内即可。而当时椒江医化企业排放的废水COD严重超标,最高达到20000毫克每升以上,并且还含有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质。

台州治理的决心比环保部门想象得大。

同月浙江水环境调查组在台州椒江岩头工业区调查发现,浙江中贝化工有限公司厂后,强酸污水和黄色油状污水正在向外排放。

当时临近药厂的椒江岸边 江水被药化企业偷排的各种废水染得五颜六色,当地的村民把这里叫作“七彩河”

2010年,市委召开三届十四次全会,出台《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定》,明确提出痛下决心解决主城区化工恶臭问题。

据调查,中贝化工公司厂后的围墙外有近百米的浅黄色污水,初步检测,PH值达1.98,呈强酸性。在靠近围墙处,有一根管子正在冒黄色污水,水样呈浓稠状,水量在每小时2吨左右,检测显示,COD等多项指标超标。

章维建:这个医化污染的问题,老百姓是深恶痛绝,老百姓反响非常强烈。我们曾经采访一位一中的一个老师,一位女老师,她对这个废气的污染深受其害,她讲做椒江人悲哀。这个对我们环保局长来讲压力是非常之大的。

市委书记吴蔚荣表示,转型升级是我市医化企业的必由之路,也是医化企业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外沙、岩头医化整治的目标、时限,必须按期完成。

2013年11月13日,浙江台州市环保局、椒江区政府联合发出《关于对海正药业等七家企业保留项目全面实施停产整治的函》。根据发函要求,海正药业、九洲药业等7家医化企业,要在11月15日之前实施全面停产整治,整治内容包括废水处理设施改造、车间整治提升、末端废气处理装置建设等。其中,九洲药业三分厂涉及4项。在未完成相关整治内容并通过环保部门组织的整治验收之前,不得恢复生产。

在台州,记者看到,很多工厂都是依江而建。

2011年,椒江向全区33家医化企业开刀,决心解决困扰城区人民多年的空气恶臭问题。

尽管目前IPO的窗口依然没有开启,但一位市场人士分析称,九洲药业停产整治排污问题,依然会对其IPO会产生多重影响。其一,三分厂停产整顿,势必会影响其今年整个公司的业绩表现。其二,九洲药业也不得不投入资金去完善排污系统,这对于本来资金就紧张的九洲药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

章维建:那么过去的这个企业的话,环保肯定没有的,沿海沿江布置,废水是直排的。

为此,有关部门经过深入调研,出台相关发展规划,明确椒江医化产业转型升级工作目标,2013年底前退出所有合成发酵中间体项目,全面推进医化产业转型升级,明确各医化区块发展功能定位,实现主城区告别化工恶臭。

值得注意的是,环保问题已经是九州药业的顽疾了,此次在IPO关键时期再度出现这样的重大问题,势必会对公司形象产生很大影响,此外对公司的治污信心也打了很大的折扣。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废水直排?

142个化工恶臭项目退出,26家医化企业退出或转产

章维建:直排,它不处理,排到江里面去。我们历史有一个典故的,有一个乡村建了一个工业园区,提出的口号我这里排污方便,它是靠江边的,一个工业园区,你过来之后,在我这里建排污方便,没有成本,那么就是直排,这是历史上,这个园区,我们把它给废掉了,彻底给它关掉,当初是36家,以后关到6家,6家再把6家全部关掉。

2011年以来,市环保局先后召开椒江医化产业转型升级动员大会、椒江医化产业转型升级工作推进会暨“告别恶臭大决战”动员会等系列会议,全面部署和强势推进医化产业转型升级工作。

章维建告诉记者,整治前,台州市有多达2000多家制药企业,其中大部分是中小型,甚至是手工作坊式的小企业。产品主要以生产原料药和中间体为主,处在制药产业链的低端环节。由于生产工艺落后,设备老化,原料药和中间体在发酵合成过程不仅会消耗大量的水资源,还会产生大量的废水、废气和废渣。

环保、住建、经信等部门主动加强做好转型升级服务工作,对包括医化转型项目在内的全区各类工业企业投资项目,实施预审预批、联踏联审制度,使项目审批时限由原先的100多天压缩为28天,鼓励企业加快转型发展。

台州椒江区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黄健:他们中小企业很多项目都有可能,项目档次比较低,没有一定的利润率,没有市场竞争优势,所以大的投入很难投下去,投下去了就没有利润了,甚至亏钱,所以这些项目只能面临着退出。

除了突击检查,环保部门在每家企业安排环保工作人员开展全方位、点对点监管的责任包干工作机制,实现执法监管无盲点,对问题突出的企业实行立案查处或集体约谈,以高压态势督促企业加快转型。

从2003年到2011年,台州市环保部门不断寻求路径整治制药企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但是污染问题难以根除,制药企业偷排漏排现象严重。

经过两年努力,椒江的医化产业转型升级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累计退出142个化工恶臭项目,26家医化企业退出或转产。

台州市椒江区环保分局局长徐明初:我们当时一直觉得我们从末端治理,减少废气,三废的发生来治理,但是实际证明,我们光是末端治理,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包括装备、工艺、项目,没有很好的改变,没有很好的提升,是根本解决不了我们环境的问题。

椒江也初步形成了从研发创新到医化装备生产较为完整的医化产业链,企业产品结构由原先以单一中间体与原料药、仿效药为主,转变为原料药与成品药并重、仿效药和创新药并举。

乐白家,为了根治环境污染的顽疾,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给台州数千家医化企业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企业转型升级,要么关停退出,否则没有出路。2011年开始,环境执法部门痛下决心,出重拳从根本上整治医化企业的污染问题,把污染严重的发酵合成生产项目坚决关停,环保治理水平低下的中小药化企业坚决转移和退出。

目前,已建成制剂生产线12条,在建制剂生产线4条;九洲药业获批国家级研发中心;海峰医化转产民用电梯,永翔医化转产医化设备,泉丰医药转产新能源项目,宁江化学转产高性能弹性体新材料项目。

章维建:台州医药企业历史上最多的时候,是2000多家,这是2000年之前,到2000年之后,还有一千多家。那么经过这十几年的整治,目前的医药企业只有125家。第一个措施源头把关,在项目许可的时候,我们设置必要条件,这个企业污水管网要架空的,这个企业要有独立的废水处理设施,这个企业要具有分支分类,废水处理到COD500以下这么一个能力,这个项目我才许可给你。

主城区基本消除恶臭

2011年开始,环境执法部门痛下决心,出重拳从根本上整治医化企业的污染问题,把污染严重的发酵合成生产项目坚决关停

“从环保执法的角度来说,整治不是为了让企业关停,或者说让企业无路可走。”黄健认为,这是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淘汰掉生产多年的落后产品,利用好的技术生产出利润高、污染少的好产品,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也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气。

治理污染要狠心,出重拳,十几年的时间,2000多家重污染医药化工企业被压缩到125家。不过,光关停、取缔是远远不够的,留下来的企业同样受到最严格的环保整治。

医化园区整治后,主城区医化企业有机废气排放量削减1881吨,削减了85.9%;废水排放量削减148万吨,削减了51.8%;固废总量削减7699吨,削减了36.6%。

污水管架空中 排污口刷卡测量 台州治污下“狠手”

历经了三年的“退、转、升”,椒江的区域经济总量非但没有下降,相反仍保持了稳定增长,2013年椒江区医化行业工业总产值97.88亿元,比2010年转型升级前的88亿元增长11.23%。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现在是在台州临海川南医化园区内,我发现这里所有的制药企业都有很多像这样的架在空中的管道,可能您很难想象,这其中就有排放废水的污水管道,整个园区内所有的污水管都是架在空中的。

第一阶段的医化转型升级之后,黄健发现,在特殊气象条件下,如冷暖气流交替、低气压、雾霾等气象现象时,不利于空气污染物稀释、扩散和清除,城区恶臭偶有发生。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种植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乐白家  对于此番公告收购新东港股权的乐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