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种植资讯 > 是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

是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

2020-01-06 00:17

乐白家 1

本报记者 李艳洁 北京报道  6月9日上午,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北京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亚洲第大的铅锌矿—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鼎公司”)周边的耕地土壤、河水严重污染,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铅超标。  6月10日,网络上忽然出现一篇题为“亚洲最大铅锌矿:扶贫开发回报社会,绿色环保持续发展”的报道,有中国企业网、扬子晚报网、齐鲁网财经频道等网站出现了这篇报道,并且匪夷所思的显示为转载,来源网站不一。此外,中国网科学频道还以“亚洲最大铅锌矿:打造绿色锌都 露天矿山生态建设纪实”为题出现了内容相似的报道。内容相似的报道在年初也曾经出现在网络上。  《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金鼎的母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办公室询问此宣传文章是否是该公司提供,接线人员称“不清楚”。  多名儿童血铅超标  绿色和平在这份名为《铅锌万苦》(下称《报告》)的报告中称,金鼎公司的冶炼厂、铅锌采矿区、尾渣库布局围绕兰坪县金顶镇几十个村庄,冶炼厂核心厂区与最近农户间的举例不到100米,而环保部门要求的卫生防护距离是600米;金鼎公司周边的耕地土壤、河水严重污染,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铅超标。  2010年,兰坪县卫生开展的一次体检发现,紧邻矿场的麦秆甸村民小组61名儿童中,59人血铅超标。  2011年,大理学院硕士研究生李红的学位论文《兰坪铅锌矿区环境镉污染及其对儿童生长发育影响的研究》发现,1290名7至16岁儿童中,头发及尿液样本中的镉含量随年龄增加,显示镉在他们体内日渐积累。  原大理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师张文等2009年撰文指出,通过对兰坪县当地159名儿童发锌含量(头发中的锌含量)的测定,发现该矿区儿童发锌含量明显高于正常范围,与当地的铅锌矿区有一定联系。2010年,该院张晓云等人对矿区周边蔬菜和水果重金属污染状况调查显示,大部分果蔬中铅、镉、锌含量超过国家食品标准。  绿色和平称,其工作人员今年4月在云南省兰坪县采集金鼎公司铅锌矿区附近土壤、河水样本,送至第三方独立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多份土壤样本重金属检测指标超标,镉最高超标142倍,铅最高超标8倍,都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GB15618-1995)三类标准。超过此标准表示土壤质量已不适宜农业生产,不过当地村民仍在耕地上种植蔬菜和玉米。  《报告》称,采样点距金鼎公司冶炼厂越近,超标浓度指数越高。新厂区所在沘江下游的样本中,镉、铅等超标,其中,铅最大检出值超标15.7倍,镉超标3.6倍。  此外,在村民家中的降尘样本中也监测除了高浓度的铅,在距离冶炼厂一公里范围内的麦秆甸村和香柏村农户家中采集到的两份灰尘样本中铅浓度为6632微克/平方米和6145微克/平方米,距离较远的大龙村及官坪村中的灰尘样本中铅浓度分别为1576和1618微克/平方米。据2005年发表在《公共卫生报告》(Public Health Reports)研究称,家中地板的铅含量高于250,儿童血铅中毒的机会增加8倍。  镉和铅都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机构(IARC)列为已知人类致癌物。铅还影响人类的神经系统,尤其是儿童神经系统的发育,有可能造成永久性损伤、影响智商和听力以及导致生长缓慢。  据绿色和平工作人员了解,大约2006年左右,当地村民曾因污染围堵过金鼎锌业,导致生产中断,金鼎锌业同意每年支付金凤村村委会200万元生态补偿费,村民每人分到不超过2000元。  《报告》称,金鼎公司应兰坪县政府要求,2006年编制麦秆甸村和香柏村的搬迁方案,但到现在,连选址也没有消息。记者致电金鼎公司董事会秘书办公室询问搬迁工作迟迟没有启动的原因,接线人员表示将会把问题转给公司相关人员,但截止发稿时,记者未收到回复。  金鼎说辞“自相矛盾”  云南省环保厅网站公布的超标排放统计信息中,自2012年至2014年,金鼎公司历年都有排放超标记录。  而怒江州环保局网页上公布的重点污染源监控信息中,2013年第四季度到2015年第一季度,仅有金鼎公司及下属厂矿的关于废气和重金属的监测结果,且全部“达标”,监测时间长度一般为1日到2、3日,其余十几家到几十家企业从2013年第四季度至今在监测的几天内一直“无原料停产”。  不过,云南省环保厅和怒江州环保局的监测时间并不一致。  对于该《报告》,兰坪县环保局监测站站长胡慧霞在接受《财经》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该局技术能力不足,土壤监测由怒江州环保局监测站承担,通常半年或每季度检测一次。在沘江地表水的水质监测上,县监测站自去年起每月都进行例行检测,另有怒江州环保局、大理州环保局及云南省环保厅的监测站不定期抽检,检测结果通常要四家比对,“根据最近的检测结果,重金属浓度并不超标”。

乐白家 2

6月9日上午,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北京发布了一份云南省兰坪铅锌矿污染调查报告,指出亚洲最大铅锌矿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周边的耕地土壤、河水严重受污,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铅超标。

导 读

云南是中国铅锌蕴藏量最高的省份,而多年来的铅锌矿开采冶炼也致使云南成为中国西部重金属污染最严重的省份。

在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附近的麦秆甸,61名儿童中有59人血铅超标。

感谢关注土壤污染!据《财经》2015年6月9日披露:

绿色和平人员4月在云南省兰坪县采集金鼎公司铅锌矿区附近土壤、河水样本,送至第三方独立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多份土壤样本重金属检测指标超标,甚至镉超标142倍,铅超标8倍。采样点距金鼎公司冶炼厂越近,超标浓度指数越高。新厂区所在沘江下游的样本中,镉、铅等超标,其中,铅最大检出值超标15.7倍,镉超标3.6倍。

文/俞琴

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周边的耕地土壤、河水严重受污,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铅超标。

9日下午,一位金鼎公司办公室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尚未关注到环保组织发布的调查报告,他称,土壤、水质等环境指标检测主要依赖地方环保部门,企业内部不做检测,以前是委托昆明市一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去年的检测结果不超标,今年还没做过。

中国是铅、锌这两种原料的全球最大供应国,同时需求量也居全球第一位。与此同时,过去大量不规范的铅锌采矿及冶炼已对中国一些地方的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其中也包括有“彩云之南”之称的云南。

在刘汉涉黑团伙倒台、省部级高官白恩培落马之后,其遗留的环境污染问题如何善后悬而未决。

兰坪县环保局监测站站长胡慧霞向《财经》记者表示,因为该局技术能力不足,土壤监测由怒江州环保局监测站承担,通常半年或每季度检测一次。在沘江地表水的水质监测上,县监测站自去年起每月都进行例行检测,另有怒江州环保局、大理州环保局及云南省环保厅的监测站不定期抽检,检测结果通常要四家比对,根据最近的检测结果,重金属浓度并不超标。

6月9日,绿色和平发布的《“铅锌”万苦:云南省兰坪铅锌矿污染调查报告》称,与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距离不足百米的云南省怒江兰坪县金顶镇,农田土壤重金属严重超标,儿童血铅超标。

金鼎锌业冶炼厂、金顶镇与群山中的兰坪铅锌矿区的“亲密布局”

金鼎公司产生的废水70%以上进入循环使用体系,用于中水回用,剩余废水则经处理后外排入沘江。兰坪县环保局在企业外排水的出境断面设有自动监测站,日常监测结果显示,鲜有超标现象。

兰坪县地处中国西南边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区。这个自然胜地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200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兰坪县金顶镇铅锌矿储量1426万吨,是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

6月9日上午,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北京发布了一份云南省兰坪铅锌矿污染调查报告,指出亚洲最大铅锌矿——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周边的耕地土壤、河水严重受污,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铅超标。

针对绿色和平的上述检测结果,兰坪县环保部门对采样仪器、采样方法、保存方式,以及人员操作等方面的技术规范提出了质疑。

亚洲最大铅锌矿区全景。隐蔽山间的一条条运输矿石的路线,好像经历利爪留下的巨型伤疤。@Greenpeace/Young

绿色和平人员4月在云南省兰坪县采集金鼎公司铅锌矿区附近土壤、河水样本,送至第三方独立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多份土壤样本重金属检测指标超标,甚至镉超标142倍,铅超标8倍。采样点距金鼎公司冶炼厂越近,超标浓度指数越高。新厂区所在沘江下游的样本中,镉、铅等超标,其中,铅最大检出值超标15.7倍,镉超标3.6倍。

据公开消息显示,近几年,金鼎公司曾多次环境超标排放,在2009年至2014年间,仅有2012年未有违规排放记录,其余每年均至少有一起超标排污被通报。其中,2009年,该企业私设排污口,将多种重金属超标的污水直排沘江,其中镉浓度超标887倍,遭到云南省环保厅行政处罚。

4月上旬,绿色和平调查员采集了金顶镇的耕地土壤、河水样本,以及家居灰尘样本。检测结果显示,金顶镇的环境中普遍存在严重镉和铅污染,广泛耕地土壤质量已超出国家III类土壤标准。超标最高的样本镉含量是142mg/kg,为国家III类土壤标准的142倍;铅含量是4240 mg/kg,为国家III类土壤标准的8倍。

9日下午,一位金鼎公司办公室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尚未关注到环保组织发布的调查报告,他称,土壤、水质等环境指标检测主要依赖地方环保部门,企业内部不做检测,以前是委托昆明市一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去年的检测结果不超标,今年还没做过”。

原大理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师张文等2009年撰文指出,通过对兰坪县当地159名儿童发锌含量的测定,发现该矿区儿童发锌含量明显高于正常范围,与当地的铅锌矿区有一定联系。2010年,该院张晓云等人对矿区周边蔬菜和水果重金属污染状况调查显示,大部分果蔬中铅、镉、锌含量超过国家食品标准。

乐白家,绿色和平调查员通过回归分析发现,采样点的镉、铅、锌的浓度与其到金鼎锌业冶炼厂的距离存在显着的相关关系。随着距离的减小,浓度呈指数级递增的趋势。

兰坪县环保局监测站站长胡慧霞向《财经》记者表示,因为该局技术能力不足,土壤监测由怒江州环保局监测站承担,通常半年或每季度检测一次。在沘江地表水的水质监测上,县监测站自去年起每月都进行例行检测,另有怒江州环保局、大理州环保局及云南省环保厅的监测站不定期抽检,检测结果通常要四家比对,“根据最近的检测结果,重金属浓度并不超标”。

矿区附近儿童是血铅超标的高危群体,公开资料显示,兰坪县卫生局2010年开展的一次体检结果中,紧邻矿区的麦杆甸村61名儿童中,59人血铅超标;另有香柏村的血铅儿童也较为集中。兰坪县卫生局局长马壮元曾向媒体坦言,超标的儿童比没超标的多。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种植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是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导致周边村庄儿童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