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最新动态 > 称绿色GDP将增加环境承载能力研究,2015年我国人

称绿色GDP将增加环境承载能力研究,2015年我国人

2020-01-06 00:20

乐白家 1

GEEP:用生态指标重塑GDP

环保部重启绿色GDP研究 曾遇地方政府反对

又到了地方“两会”召开之际,各地2018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将陆续出炉。

感谢关注土壤污染!据南方周末2015年4月30日报道:

GEEP是“经济生态生产总值”的简写。

新京报讯 十年前环保部曾大力推进,但受阻暂缓的“绿色GDP”研究重新启动。近日,环保部召开专题会,称绿色GDP将增加环境承载能力研究,摸清“环境家底”,还将利用卫星遥感、污染源普查等新技术构建大数据平台。

但若在GDP中扣除经济生产活动所造成的生态环境成本,再加上生态系统给经济系统提供的生态福祉,数据是否依旧光鲜呢?

环境污染损失总量在上升,但相当于GDP的比例有下降的趋势。

乐白家 2资料图:江西70兆瓦“渔光互补”光伏电站气势恢宏。 中新社记者 王剑 摄

该研究主要包括环境成本核算、环境容量核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经济绿色转型政策4方面内容。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近日完成《中国经济生态生产总值核算发展报告2018》(下称《核算报告2018》),课题组构建了经济-生态生产总值综合核算框架体系,并按GEEP对我国31个省区市进行了排名。

王金南的面前堆着一叠“中国环境经济核算研究报告”,从2004年到2012年,每年一本。这些排版精美的报告上印着三个字“公众版”,但是它们从未向公众发布过。南方周末记者也只能看看封面,不能打开报告。

王金南说,从理论层面,GEEP核算体系更能反映区域的可持续发展状态。

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李庆瑞说,和之前相比该项目更寻求创新。在内容上,增加以环境容量核算为基础的环境承载能力研究,圈定资源消耗高强度区、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重灾区,摸清“环境家底”;在技术上,将克服前期数据薄弱问题,夯实核算的数据和技术基础,充分利用卫星遥感、污染源普查等多来源数据,构建支撑绿色GDP核算的大数据平台。

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GEEP为122.78万亿元,其中,生态系统调节服务对GEEP总值的贡献大,占比为43.3%。从相对量来看,2015年我国人均GEEP为8.9万元,是人均GDP的1.7倍。

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首次发布了中国第一份《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反映了自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恶化的状况。

“可以作为技术指南进行参照和导引,以及作为地方政府政绩评价的参考指标。”

但环保部方面强调,这是一项前沿性、创新性的研究项目,国际上尚无成功经验可借鉴,需要较长时间探索。

《核算报告2018》介绍,现有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没有考虑经济增长对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消耗,也没有将生态系统为经济系统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纳入核算体系。

这份被称为“绿色GDP”的报告甫一发布,便激起喝彩声,但也导致后续报告发布的流产。对于数据、研究方法的质疑扑面而来。压力更大的是,一些地方政府不愿意公开数据、部门之间争论不休。这似乎表明,中国绿色GDP核算已经寿终正寝。

近日,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公布了绿色GDP核算3.0版本《中国经济生态生产总值核算研究报告2015》。

■ 焦点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2004年,原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推出了绿色GDP,把经济活动过程中的资源环境因素反映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将资源耗减成本、环境退化成本、生态破坏成本以及污染治理成本从GDP总值中予以扣除。

但10年来,绿色GDP2.0核算体系牵头人王金南的课题组依然默默地编写报告,包括上述不会发布的“公众版”。他的另一身份是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在王金南看来,如果有一天,全国实现可持续发展,地方政府政绩考核不再使用GDP,那才是绿色GDP真正的“寿终正寝”。

报告提出了一个概念,GEEP,即“经济生态生产总值”。该课题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GEEP是在国内经济生产总值的基础上,扣减人类经济生产活动产生的生态环境成本,加上自然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福祉。

挂钩地方首长政绩是推行关键

根据环境规划院持续十几年的数据核算,2015年之前,海南省环境污染损失最少,占GDP的比例只有百分之零点几。而河北省就比较差,环境污染损失占GDP的7%左右。如果按绿色GDP核算方法,河北省的GDP几乎是零增长或负增长。

2015年3月30日,环保部宣布重启绿色GDP研究,并冠以“绿色GDP2.0”称谓。王金南却显得较为平静,他不愿再回顾争议和是非,心愿很简单,将十年研究成果公之于众。

以2015年为例,当年中国GDP为72.3万亿元,生态破坏成本为0.63万亿元,污染损失成本为2万亿元,生态系统生态调节服务为53.1万亿元,加减之后,得出当年GEEP为122.78万亿元。

2004年,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开展绿色GDP核算研究。次年,该研究项目在北京、天津等10个省份启动了以环境污染经济损失调查为内容的试点研究。但该项目在2006年发布了中国第一份经环境污染损失调整的GDP核算研究报告后,“绿色GDP”却消失在议程中。

不过,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曾对记者表示,绿色GDP核算对生态服务价值考虑不足,只做了“减法”,没有做“加法”,无法真正体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理念。

图:这一叠“中国环境经济核算研究报告”,印着三个字“公众版”,但它们从未向公众发布过。

根据报告公布的数据,GEEP核算体系对于生态面积大、生态功能突出的省份排序有利。因此GEEP全国排名与GDP排名相比,变化幅度较大。北京、上海、天津、河北、河南等省市的GEEP排名相比GDP排名降序幅度在10位以上,而内蒙古、黑龙江、云南、青海、西藏等省份的排名则上升了10位以上。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当年环保部在推进绿色GDP概念时,遭到了一些地方政府的强烈反对,以及其他一些部门的反对,最终项目被“无限期搁置”。

201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推出了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报告,对区域内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最终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进行核算。

环境污染损失总量在上升

王金南说,从理论层面,GEEP核算体系更能反映区域的可持续发展状态。“可以作为技术指南进行参照和导引,以及作为地方政府政绩评价的参考指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说,当年传统的生产方式冲动很大,地方政府对于推行绿色GDP有抵触情绪。民间智库政通境和节能研究所所长付华辉也表示,此前的绿色GDP,把GDP减掉环境污染因素后地方政府的GDP少了很多,导致强烈反对。

根据当年IUCN列出的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阿尔山市、吉林省通化市和贵州省习水县的GEP核算结果,IUCN驻华代表朱春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三地一年生态系统服务和产品总价值约为2119亿元人民币,是三地同年GDP总和的两倍。

南方周末:时隔十年,环保部为何要重启绿色GDP2.0?

1.0版本:曾被要求不公布核算结果

3月2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在“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之外加入“绿色化”的政治任务。这是中央首提“绿色化”概念。

但GEP仅仅是做了生态系统服务和产品“加法”。

王金南:大形势上,大家能觉察到现在的政绩观和发展模式和以前不同了。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评价体系。

将资源环境因素反映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并不是新创意。早在2004年3月,原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就启动这一项目,对各地区和42个行业的环境污染实物量、虚拟治理成本、环境退化成本进行了核算分析。

常纪文说,最近中央高层对生态文明和环境保护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在这种大背景下重启绿色GDP研究,将有利于减少阻力,推进政策。

《核算报告2018》称,GEEP既考虑了人类活动产生的经济价值,也考虑了生态系统每年给经济系统提供的生态福祉,还考虑了人类为经济系统产生的生态环境代价。GEEP是一个有增有减、有经济有生态的综合指标,纠正了以前只考虑人类经济贡献或生态贡献的片面性。

乐白家,那时候,我给环保部领导写信,提出关于开展中国生态产品核算与生态资产负债表工作的建议。几个领导都批示了,希望尽快开展。2014年1月5日,环保部潘岳副部长亲自主持了启动仪式。就在这个会上,我建议这次核算就叫“绿色GDP2.0版”。

2006年9月7日,原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两个部门首次发布了中国第一份《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2004》。时任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说,这次核算得出的结果虽不完整,但也足以令我们对现实全貌有所估计,环境危机正在越来越严重地制约经济发展。

付华辉也表示,在当前大背景下再推行绿色GDP,阻力会小很多,或许可真正闯出一条可持续的新模式来。

根据核算,2015年,我国GEEP为122.78万亿元,其中,GDP为72.3万亿元,生态破坏成本为0.63万亿元,污染损失成本为2万亿元,生态系统生态调节服务为53.1万亿元。生态系统调节服务对GEEP总值的贡献大,占比为43.3%。生态系统破坏成本和污染损失成本总占比约为2.1%。

南方周末:2.0版本和1.0有什么区别?

当时,环保总局和统计局表示,将进一步扩大核算范围,完善核算方法,逐步形成中国环境经济核算报告制度。北京市、天津市、重庆市、河北省、辽宁省、安徽省、浙江省、四川省、广东省和海南省十个省也开始进行绿色GDP的核算试点研究。

而新的绿色GDP在“做减法”外,也“做加法”,如考虑地方首长在任期内增加了多少自然资源资产等,对接环境资产离任审计等制度。此外,是否能跟地方首长的政绩考核挂钩,也是绿色GDP最终需要突破的关键。(原标题:环保部重启绿色GDP研究专家称当年推进概念时遭到一些地方政府及部门反对,项目被“无限期搁置”)

《核算报告2018》称,从相对量来看,2015年我国单位面积GEEP为1278万元/平方公里,人均GEEP为8.9万元,是人均GDP的1.7倍。

王金南:绿色GDP2.0是一个框架,原来的内容还有,又加了新核算内容。最核心的还是环境污染损失及其占GDP的比例,这还是1.0版的内容,研究方法基本上保持一致。

2006年底,参加试点的10个省市区的核算试点研究工作全部通过了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的验收,但只有2个省市公布了核算结果,个别试点省市还曾向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正式发函,要求不要公布本省的核算结果。

课题组表示:“与GDP相比,GEEP更有利于实现地区可持续发展,是相对更为科学的地区绩效考核指标。”

新加的核算有两个,一个是根据大气和水环境容量,核算出环境容量资产的负债情况。以大气为例,首要污染物是PM2.5,那么在PM2.5年均浓度达标情况下,允许排放的多项污染物量就是大气环境容量。再与每个地方排放量一减,就得出环境容量负债多少。

乐白家 3资料图:祖孙俩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内玩耍。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具体到31个省区市各自的核算结果又是如何呢?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最新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称绿色GDP将增加环境承载能力研究,2015年我国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