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新闻资讯 > 乐白家:如果‘大气十条’执行得好,河北省5名

乐白家:如果‘大气十条’执行得好,河北省5名

2020-01-06 00:20

乐白家 1

乐白家 2

乐白家 3

乐白家 4

感谢关注土壤污染!以下内容转载自侠客岛微信平台:

乐白家 5

“解决环境问题关键还是要靠各级政府,特别是要调动各级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的积极性。”

环保部长陈吉宁正在让人们淡忘他曾拥有的学者、大学校长身份。有媒体盘点进入新工作岗位之后,他身上发生的“变化”:一改往日儒雅,变得雷厉风行。

最近有个事儿不知道大家注意没。

近期,环保部联系河北省政府,就“华北之肺”白洋淀的污染问题,已经约谈保定市政府,要求对白洋淀淀区开展污染整治,确保今年6月底前全面整改到位,限期通过验收。

——环境保护部副部长翟青

陈吉宁环保第一刀对准的是自己身处的环保部。除了一再敲打那些有关联的环保部官员,进入3月份,整顿环评的文件相继出台:在环保部3月公布的规定和目录类文件只有6个,环评就占了4个。

前天的《新闻联播》吧大概是,喂喂喂别着急喷,里面有一个说正面也可以说负面也可以的新闻……

同时,对辛集市、邯郸武安市、沧州沧县等多个长期存在环境问题的地方,河北省环保厅也约谈了当地政府的“一把手”,要求其签订限期整改责任书。

“实际工作当中,遇到环保问题,往往是让环保部门来扛。如何把各个方面的责任落实下去,形成合力,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难题。”

对准“环评”环节,这个切入点可谓抓到要害:打铁还需自身硬。环保部门要想有所作为,要想在企业和其他相关利益方面前表现得强势,输了赋权之外,最重要的在于自己干净。这是做事必需的底气。

画面中,河北省5名县市区的政府一把手表情凝重,听坐在对面的河北省环保厅环监局总督察胡明“训话”。

2015年1月1日,修订后的新《环保法》开始实施。这部被誉为“史上最严”的环保法律,正在环保部门密集的“约谈季”中发挥法律应有的强势作用。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

陈吉宁对准环评开刀,在反腐整风大背景下,又有中央巡视组背书,应该不会遭遇太大阻力。但,陈吉宁对环保部自身的改革不应也不会止步于通过反腐解决存量问题。根据环保部此前的相关计划,2015年环保系统的环评机构将全部完成脱钩改制。让环评机构与行政部门脱钩,成为独立的中介服务机构和市场主体,这将在制度层面杜绝相关机构权力寻租的可能性。环保部门将从前段审批中撤出,专注扮演好后端监管者的角色。让环评成为阳光产业,让行政机构成为既守规矩又强有力的硬腕。目前,环保部已经完成了两批环评机构的“改制”试点。

被约谈的5名政府一把手,分别来自唐山开平区、沧州沧县、邯郸武安市、定州市和辛集市。被约谈的理由,是当地长期环保问题严重,得不到有效改善,甚至长期引发环境上访问题。30分钟的新闻联播,这条占了6分多钟。

1.密集

“如果‘大气十条’执行得好,执行的力度再大一些,改善的幅度就会更大一些。”

导入社会能量参与环保,是陈吉宁布局又一关键环节。3月19日,环保部主管的环保组织中华环保联合会向山东省德州市中院提交诉状,对德州晶华集团振华有限公司污染大气的行为提起公益诉讼,索赔近3000万元。这也是新环保法实施后第一个针对大气污染行为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在未来几天,如果相关司法机构受理诉讼请求,此案会成为一次标杆性事件,未来有提起诉讼资格的300家公益组织,将掀起一次环保诉讼高潮,社会参与形成的巨大压力,会成为倒逼企业环保升级和地方政府有所作为的强大压力。

有点儿意思。

“环保部1月份检查时发现,新兴铸管有限公司脱硫历史数据弄虚作假,沧县忤龙乡废橡胶加工企业生产冒黑烟,对群众日常生活和身心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

至此,这场即将到来的环保风暴,其基本线条已经基本清晰:一方面,通过公益组织为渠道,将社会能量传到问题一线。另一方面,环评机构独立成为市场主体,按照市场规则办事。第三,经历过内部风暴洗礼的环保部门在获得执法赋权后,将扮演好强腕执法者角色。

领导的难堪

说话的是河北省环保厅环监局总督察胡明,坐在他对面的,是河北省环保厅此次约谈的当地政府“一把手”,以及当地的环保部门负责人。在这次约谈会上,各地的违法违规细节被全面详实地披露出来,并交由媒体公开报道,不留情面地指出当地长期存在而未能妥善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环境“老大难”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这给了百姓很多期待。“两会e客厅”邀请环境保护部副部长翟青,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厅长陈蒙蒙,中国环境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共同探讨新形势下如何顺应百姓期待依法治污。访谈由本报记者孙秀艳主持。

当然,环境保护是个系统工程,不能也无法想象仅仅靠一个环保部、一个陈吉宁能解决困扰中国的污染问题。但是,“我不满意,我不想等待,我也不再推诿,我要站出来做一点什么。我要做的事,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在此生”。随着环保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公共情感表达“共同的底线”,中国社会期待一个不再等待观望、一个有所作为的强势部长,期待一场触动利益、解决顽疾的环保风暴,无论是更高层还是陈吉宁,一定都清楚这一点。

“2014年辛集市排放废水年均COD和氨氮浓度分别高达311毫克升和98毫克升,分别超标2.89倍和3.91倍,其辖区军齐排干渠已成为我省水质最差的河流,其排放的高浓度废水,已对本地及下游河流沿岸生产生活造成了威胁。”

这样的场景也并非孤例。从2014年年底开始,环保部门就开始了针对一个地区政府的约谈。河南安阳、湖南衡阳、贵州六盘水、山东临沂、河北承德等地级市的“一把手”,都被环保部公开约谈过。

“大气十条”实施成效初显

据了解,2015年3月下旬起,环保部将对京津冀大气污染进行专项突击围查,这或许又是这场环保风暴的另一起点。

“环保部1月份检查时发现,新兴铸管有限公司脱硫历史数据弄虚作假,沧县忤龙乡废橡胶加工企业群生产冒黑烟。”

而像河北省这样,由省及以下环保部门进行的约谈,也在全国等地开展着。4月10日,福建宁德召开2015年首次环境保护约谈会议,通报4个县区市存在的问题,当场对问题企业下达处罚决定;而陕西环保厅则对全省29家污染物严重超标企业进行

主持人:《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一年多了,成效究竟怎么样?

乐白家,来源:时代周报,谢勇,2015年3月24日

镁光灯和摄像机的注视下,乌泱泱一堆人,五名地方政府一把手坐在最前面,接受这样毫不留情面的训话,说实话,我要是那五个县长区长市长,估计脸上的表情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

约谈,在限期内整改不达标的,将按照新《环保法》,施行“按日计罚”。

翟青:“大气十条”实施一年多,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取得了一定进展。有这么几组数据。第一组数据是74个城市的PM2.5年均浓度有所下降,平均下降11.1%。第二组数据是好天气的天数有所增加,74个城市平均增加了5.5个百分点。第三组数据是重污染天数有所减少,74个城市平均减少了3个百分点。其中,京津冀区域减少了18.7个百分点;长三角区域减少了51.8个百分点,下降幅度最大;珠三角区域去年没有出现严重污染天气。


毕竟,这是一种“难堪”。山东临沂的市长,就在被环保部约谈之后说,“心情很沉重,但是决心也很大”,“我向你们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约谈”。

在约谈现场,被点名的地方政府“一把手”大多神情凝重。面对镜头,河北省武安市市长魏雪生说:“诚恳接受省环保厅的约谈和批评。我们一定不讲客观理由,坚决不折不扣执行到位。”

柴发合:“大气十条”的实施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这与制定过程中注重针对性、科学性和可操作性有非常大的关系。措施能不能执行?对污染物的削减有多少?社会投入多少?这些问题在“大气十条”方案制定时,都做了非常仔细的研究和科学论证,之后又设计了22项主要的配套政策体系。如果“大气十条”执行得好,执行的力度再大一些,改善的幅度就会更大一些。

识别以下二维码关注“土星人”微信服务号和“土星人智库”微信订阅号,回复任意关键词无限制搜索相关资料:

环绕京津的河北,某位岛叔的家乡,常年有7个甚至更多的地级市名列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前十位。以至于他北京听人抱怨起帝都的雾霾时,下意识的反应是耸耸肩:我觉得还可以,至少我家比这儿还差。

而被环保部约谈的山东省临沂市市长张术平则表示,接受这次约谈,“心情十分沉重”,但是“决心也是非常大的”,“我向你们表示,不会再有第二次约谈。”

以严管促企业自觉守法

微信服务号:土星人

这条新闻中,暴露的不止是领导的难堪。那条全省最差的河流,在画面中黑水依然垃圾依旧,岸上需要掘起十几公分污泥,才能看到土壤原本的颜色;记者打电话给环保局反映情况,在“行行行我们去看一下”的回应后,两个多小时过去,依然没有工作人员过来查看。

“如果在限期内未能完成整改,环境管理混乱的,我们将进行‘区域限批’,不再审批其上马的新项目;同时,在党政干部的大考核中,环保和生态的考核占20%的权重,环保的考核如果不过关,可能会‘一票否决’。”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说。

主持人:近期环保部约谈了几位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社会反响强烈。有评论说,这是环保部门从监督企业到监督政府的开端。如何评价?

微信订阅号:土星人智库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乐白家:如果‘大气十条’执行得好,河北省5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