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新闻资讯 > 在北京市规划第一道绿化隔离带时,这家名为清

在北京市规划第一道绿化隔离带时,这家名为清

2020-01-06 00:20

乐白家 1

  近日,记者从权威渠道处获悉,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环保部等十一部委日前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发改社会[2011]741号),要求各地开展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并在今年6月底前,将本地区所有球场名单及违规球场清理整治情况进行汇总并上报国家发改委。

乐白家 2

体育俱乐部、休闲公园、生态走廊、草坪实验带、绿化带……企业总能找到各种名目,绕开禁令,上马高尔夫项目。  在违规建设的数百个高尔夫球场中,以“乡村体育俱乐部”之名的清河湾高尔夫球场(以下称清河湾)处于北京市中轴线北端,与鸟巢近在咫尺,占地2700亩,坐享如此稀缺的资源,因而格外引人注目。  据了解,清河湾于2006年建设,2008年开张,隶属于国内钢铁大鳄日照钢铁集团。清河湾是选择从日照钢铁集团全身而退的民营钢铁大佬杜双华,在北京布局新事业版图,踏入房地产行业的一部分。  近些年,国家一再颁布法令,禁止上马高尔夫项目。2010年,清河湾曾因“违法用地”被立案调查。如今清河湾照常经营,会员价格更是飙至近百万元。以钢铁为主业的日钢集团缘何跨界操刀高尔夫球场,又“何德何能”能在国土部门的立案调查中“屹立不倒”呢?  借绿化之名建高球场  清河湾高尔夫球场建于2006年,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当天开张营业。如家住清河湾附近宝盛里小区的林先生所言,这个高尔夫球场是悄悄地建立起来的。  林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早前,清河湾一片是北京的绿化带,系一大片的树林,林先生经常散步于此。2006年左右,政府将绿化带围出一块动工建设。据林先生回忆,当时现场还出示了一个规划图:要改造当时的足球场、树林,设计为有草地有湖水的一块绿地,规划图下面标注的发文单位是海淀区某单位。“当时还觉得高兴,以后这儿的环境可以更加优越;但也觉得好奇,附近一带没有什么小区,怎么会改造出这么大一块绿化公共用地?”  林先生的好奇不无道理,没过多久,改造地块被高高的网墙围了起来;再没过多久,林先生惊奇地发现,里面有人在打高尔夫球!  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就已停止高尔夫球场用地审批。为规避政策,清河湾高尔夫球场“乔装”成北京清河湾乡村体育俱乐部。从清河湾的官网上可知,这家“乡村体育俱乐部”建立时间为2008年8月8日,球场面积总计2700亩,球道长度为7531码(朝阳场)和7235码(海淀场),目前该球场拥有36洞。  相比北京其他高尔夫球场,清河湾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仅一河之隔,驱车5分钟直通鸟巢,10分钟可达北三环。此外,清河湾的配套也堪称“奢华”—欧洲风格的会所,餐厅、休息室、更衣间、浴室,应有尽有。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开业,清河湾被《亚洲高尔夫杂志》评选为“亚洲最佳新球场”,成为入选前5名的惟一的中国大陆球场。  而这期间,政府及相关部委已对高尔夫球场建设多次叫停,清河湾仍然照常开门迎客,会员价格更是不断上扬。5月初,终身会员卡的价格还为88万元。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向清河湾市场部咨询办卡费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推出的终身会员卡的价格为98万元/张,且已售完,下一次推卡时间待定,要等待批准。“公司会不定期的推出终身会员卡,每次仅推出5张卡。”据了解,清河湾的会员已接近700人。然会员每次在消费时还需支付费用,据清河湾价目表显示,在周末及节假日,会员一人一车的收费为360元,会员的同伴收费则为1780元,其他人员则不得享受服务。  不惧调查继续扩建  基于土地资源的稀缺性和房地产的快速发展,国家相关部委曾多次明令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  2004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中规定,从2004年1月10日起,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门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  此后,国土资源部至少8次下文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的审批。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尔夫球场数目的激增。据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中国高尔夫球场的数量增长了逾两倍,从2004年的170个增至目前的近600个。  “近年来,高尔夫球场建设禁而不止。高尔夫球场动辄要使用上千亩土地,国家始终没有放开,但地方政府为了抬升投资环境,偷偷上马高尔夫项目。”原中国土地学会秘书长黄小虎如是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感谢关注土壤污染!据北京晚报2014年5月6日报道:

  【整治对象】 2004年停批前后所建球场

首都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以北约1公里处,几名练习者正在高尔夫球场内优雅地挥杆击球,衬着绿色的青草坪,确实勾勒出了一幅养眼的图景。但仅一网之隔的村子,却是一片断壁残垣、尘土飞扬的景象。

北五环天辰桥向北约1.2公里,一家高尔夫球场内,几名练习者正在挥杆击球。球场外,蜿蜒的清河从此流过。

  这份标明“特急”的文件指出,近期一些地方无视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下称《通知》)和国务院有关文件要求,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占用大量耕地和林地资源,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这个高尔夫球场名为“清河湾乡村俱乐部”,村子名为河北村。两者地处北京市中轴线与北五环的交界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南面隔清河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相望,北面和东面紧邻东升文体公园和东小口森林公园。在环境质量为人诟病的“帝都”,这样的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绝对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但吊诡的是,河北村村民不但没有因此得到梦寐以求的舒适生活,反而陷于无止境的烦恼中。

这家名为清河湾高尔夫的球场距离清河距离最近不到50米。高尔夫球场外的清河水域,水中淤泥与大块碎石布满河道,淤泥段约1公里长。

  为保护耕地和林地资源,坚决制止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现象,经国务院同意,在全国开展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

谁的绿地:违建的高尔夫球场

建在清河水域旁的高尔夫球场,球场上绿草茵茵,在满目绿色的背后,高尔夫球场的高耗水与高污染却一直在影响周围的环境。类似建在河流水域旁的高尔夫球场是否合规?高尔夫球场又会对周围的水域带来哪些影响?

  此次整治的对象包括:《通知》印发前(即2004年以前)未按规定履行立项、规划、用地和环境影响评价等建设审批手续建设的高尔夫球场;《通知》印发后开工建设的高尔夫球场。

北京市自2000年左右开始,在周边环线上建设城市“绿肺”,即首都绿化隔离带,以期改善城市环境。但据相关新闻报道,在北京市规划第一道绿化隔离带时,就有投资方以“以绿养绿”为由,联合起来向北京市政府申请建设高尔夫球场。这些投资方提出,政府养护绿地需要花费资金,但如果建立高尔夫球场的话,不仅保持了绿地的属性,而且还可以提供税收和就业岗位,这不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吗?这样,北京就出台了“引资建绿”的政策。

距离清河最近不足50米

  据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统计数字,截至今年5月份,全国共有高尔夫球场600家左右,而在2004年禁令下发时,这一数字为170家。这意味着,有超过400家球场都是清理整治对象。而在北京,2004年仅有不到20家高尔夫球场,目前已有70多家球场。

在这一政策背景下,首都绿化隔离带上开始出现了第一批高尔夫球场,其中包括万柳、鸿华、北辰、北湖、CBD、华科等。以万柳为例,按照当初的相关规划,目前万柳高尔夫球场坐落的海淀六郎庄地区应当全部绿化,建设成为北京市最大的绿色园林区——万柳体育公园。但此刻这个体育公园仍不见踪影,代之出现的是由北京万柳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和中国希格玛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立的北京万柳高尔夫俱乐部。该球场由一个18洞球场和9洞的练习场组成,占地面积2700亩。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位于四季青地区的香山国际高尔夫球项目中,在批准之时其本是一个北京绿色休闲体育园项目,但在2006年建设开工建设之后却72变成为一个占地2800亩的高尔夫球场。同时,位于朝阳区的鸿华高尔夫球场,也是在当地政府以“建设绿化隔离地区”名义,强拆周边村庄之后建设而成的。无独有偶,2006年清河湾项目也是以升级改造绿化隔离带为湿地公园之名,获得了审批。但在改造完成后,取代湿地公园出现的,却是用铁丝网包裹起来的名为“清河湾乡村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该球场开建于2006年,2008年8月8日正式开业,球场共36洞,球场总面积达2700亩。

清河路沿清河水域而建,道路也只能容两辆车并排而过。在立汤路与清河路的交接点,沿路向西约2公里,几层楼高的铁网立于路旁,包裹着一块绿地。大门旁有两名保安把守,非会员者禁止入内。大门上写着“清河湾高尔夫”。从外观上看,若不是大门上的字迹,清河湾更像是一个别墅区。

  【违规内容】 球场占地逾50%为耕地

根据清华大学博士彭剑波的调查,北京市的高尔夫球场已经侵占了大量原本属于公共绿地的绿化隔离带。从新浪高尔夫栏目的数据统计来看,北京市现有登记在录的高尔夫球场59家,其中于2000年之后建立,位于北京五环周边的绿色隔离带之上的就达19家之多。这些涉及到原有公共绿地(包括公园、植物园、绿化隔离带等)改建问题的高尔夫球场,占到北京球场总数量的32.2%,此一数据远远高于媒体之前披露的14.29%。而这19家高尔夫球场的占地总面积达到39,591亩(见下表)。按照《北京城市总体规划(1991-2010)》,以五环周边区域为主的第一道绿化隔离带规划总面积约240平方公里,即约360,000亩。因此,仅仅是这19家高尔夫球场的土地面积就占到了这一道绿化隔离带总面积的11%。需要指出的是,11%仍是一个较为保守的数据,因为这里的估算还没有包括高尔夫球场其他配套设施的建筑面积。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家高尔夫球场建于2006年,并于2008年正式开业。球场被金属栅栏和藤蔓、树木等挡得严严实实,只能隐约从外面看到里面球场的情况。一名保安表示,只有会员才能通过进入球场内,为了保护会员的隐私,球场外密集地种植了树木,以此遮挡球场内部情况。

  此次文件要求,所有球场一律不得占用耕地、天然林和国家级公益林地,占用耕地、林地的必须全部退出,尽快进行复耕和恢复森林植被。

“双赢”是没错,但赢的却是资本和地方政府。对于这样的改建、偷建行为,鉴于其巨大的经济利益,相关政府部门也只能默许其合法性,在补缴相关罚款后,听之任之。例如因违规占地被罚款1700多万的清河湾高尔夫球场,就在缴纳完罚款后依旧正常营业。

据了解,清河湾投建方为清河湾国际高尔夫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清河湾高尔夫球球场已开发面积约2000亩左右,共36洞的高尔夫球场。一名刚刚打完球离开的会员表示,球场里的草都是特别好的草,场地都很高级,会员入会费用在百万元左右,并且现在的会员资格供不应求。球场的南侧是训练场,北侧则是正规的高尔夫球场。

  文件还列出了“重点督办严重违法违规项目”,包括:占用耕地面积超过球场总面积50%的球场、在自然保护区或者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建设的球场、非法屯垦河湖影响防洪安全的球场、非法占用公共资源建设的球场。

绿地也依旧是绿地,但却是资本和权贵的私人绿地。从下表可以清楚看到,这些高尔夫球场大都由私人公司、企业投资兴建,且都实行封闭的会员制运营方式;而办理一个会籍的费用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一高昂的“入场费”,必须也保证了只有那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才能享受到这一青草绿地,而绝大部分普通百姓们,只能隔网望草兴叹。“我们哪能进得去,我们也就只能是偶尔巴望下,看看高尔夫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清河湾高尔夫球场一网之隔的河北村一位村民说道。

南侧的练习场中,几名球手挥杆练习。这块练习场紧邻清河水域,与清河仅仅相隔一条只能并排通过两辆车的清河路,最近的距离不足50米。球场旁,大片的树木与一米多高的土坡试图挡住行人的窥视,以保护球场内的隐私。

  如果有球场在此次彻查中隐瞒不报,“一经检查发现,一律予以取缔”。

表:藏身在首都绿化隔离带之内的19家高尔夫球场

一名附近居民表示,球场的喷头经常开启对球场进行浇水,喷头喷射的面积可以遍及整个球场,经常有豪车出入高尔夫球球场。对于球场内部,他从未进去过,“我也就是隔着铁栅栏看看,看看有钱人是啥生活。”

  【补救措施】 “灰色地带”球场或可正名

乐白家 3

球场南侧的清河河道已被淤泥填满,河水中被淤泥分割成若干枝杈,流淌着墨绿色的河水。两侧的淤泥中混杂不少碎石块,淤积部分长约1公里。

  不过,这份文件也给大多数长期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高尔夫球场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球场之外:无处安放的生活

绿隔项目违规变成高尔夫球场

  文件提出,对违法违规行为已经完全纠正、整治措施全部落实到位的高尔夫球场,可由发展改革、国土资源、环境保护、林业等部门为其重新办理相关手续,并重新从高缴纳相关费用。

北京市进行绿化隔离带建设的总目标是“绿色达标、环境优美、秩序良好、经济繁荣、农民致富”。但在我们的走访调查中发现,当这些本该属于大众的公共绿地,被改建为私人高尔夫球场后,周边村民的生活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高尔夫球场所在的马坊村一位李姓村民表示,清河湾一片是北京的绿化带,系一大片的树林。2006年左右,政府将绿化带围出一块动工建设。当时现场还出示了一个规划图:要改造当时的足球场、树林,设计为有草地有湖水的一块绿地。

  ■ 北京高尔夫球场现状

首先是对周边生态环境的巨大破坏。高尔夫球场建设首当其冲占用了大面积的耕地和林地。在河北村村民的指引下,我们在球场边上清楚地看到一整套人工设计配置的土壤结构:在一层表面黄土之下,就是厚厚的砂石和巨大石块的堆砌。据说这种做法是为了保证球场的硬度、平整度和良好的排水效果。但这对于原本的耕地、林地来说,则是根本不可复原的致命破坏。“以前,这里都是我们马坊大队(河北村)最好的2000多亩耕地”,而万柳高尔夫球场的所在地,正是著名的“京西稻”产区,但现在这将近330公顷的优质耕地已经不复存在。

乐白家,据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典型村庄调查报告》中记录,2005年底,马坊村与清河湾乡村俱乐部达成了合作进行“绿隔”整体升级改造的协议,计划将马坊村“绿隔”整体改造为原地貌的湿地公园。该改造方案在保证原有“绿隔”效果的基础上,不仅能够使绿化带的树种更丰富、具有景观特色,同时与奥林匹克公园遥相呼应。

  北京有多少个高尔夫球场?业内人士介绍,如果按照市内来算,北京市内的球场是70多家,而包括北京、河北、天津周边以北京为主要目标市场的球场大概接近100家。

除了土壤破坏之外,还有严重的水资源污染。这一污染与高尔夫球场喷洒的大量杀菌剂、杀虫剂和施用的化肥紧密联系。高尔夫球场是一个单一的生态系统,无法自我维持更新,同时高尔夫运动对于果岭中草坪的质量具有较高要求。因此,在球场草坪的日常维护中,需要大量使用杀菌剂、杀虫剂和化肥。一份高尔夫年度报告披露,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月需要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和杀虫剂至少在13吨,品种则多达50余种。而这些化肥、农药只有不到一半可以被草坪吸收,而大部分则会由于土壤良好的排水性能而随雨水流向周边的河流和土壤,或渗透到地下。毋庸置疑,这势必对周边水体和土壤造成极大的污染。清河湾高尔夫球场紧邻清河水域,距离清河最近之处,仅仅50米。根据环保组织“绿家园”对清河水质的检测发现,清河下游河水氨氮超标7.7倍,化学需氧量COD超标1.5倍。2014年7月,河北村村民对村里井水进行委托检测后发现,菌落总数超过标准限值9倍,达到900。除此之外,农药的喷洒也对球场周边村庄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直接影响。河北村村民向我们指出,现在全村有将近50户人家都有糖尿病患者,河北村已经成为一个“糖尿病村”:“每次球场打农药,那味道就飘过来,闻到了头就痛的不行,还恶心”。在调研中我们也发现,与清河湾高尔夫球场仅一路之隔就有一所小学,正传出朗朗书声。

改造进行后,却被高大的铁网围起来。“不久之后,再从那过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打高尔夫球,我们村民却不让进去了。”李姓村民说,原本的绿隔改造变成了私人会所式的高尔夫球场。清河湾项目始建于2006年,2008年8月8日开业。当时该项目以“绿化隔离带”为名进行审批,建设方宣传时介绍用途是“为奥运运动员提供休闲场所”。

  北京的高尔夫球场基本按照“一环两带”分布。

除了对周边生态环境的污染和破坏,高尔夫球场建设最大的危害,还在于对失地农民日常生活所造成的巨大撕裂。他们不仅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而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更因为家园在被拆迁改造之后没有得到合理的安置。这一切显然与北京市建设绿化隔离带的总目标——“秩序良好、经济繁荣、农民致富”相悖。

2009年6月,北京市发出的《关于开展查处宝兴等13个高尔夫球场用地问题的函》中,清河湾高尔夫就名列其中。2011年4月,清河湾收到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海淀区分局的罚单,指出“因违规占地用于高尔夫球场,罚款1700多万元。一名村民表示,高尔夫球场自从建造完毕后,便没有停业过。”钱是罚了,但是人家也没有停业,也没有拆了。这么一罚款,是不是相当于把这块地卖给了人家,这回这个球场就更加没有人管了。

  所谓一环就是第一道绿化隔离带,围绕着五环周边,从四环一直到六环周边,这个环上有超过15家球场。

除了拾荒者和六郎庄小学之外,如今的六郎庄村早已人去村空,处处透露着满目疮痍的景象。原本要求的绿地整改完善工作似乎并没有启动,到处都是杂草丛生,甚至有的地方堆满了偷倒的垃圾。据相关新闻报道,在原有集体土地以“绿化”名义被偷偷改建成万柳高尔夫俱乐部之后,由于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六郎庄村民进行了长期的信访。2005年,村民就“海淀乡政府将六郎庄村330公顷土地建高尔夫球场”等问题,上访至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海淀分局。在未得到满意答复之后,村民再次信访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要求复查万柳体育公园被改建成万柳高尔夫球场的问题。但至今未有得到合理解决。

记者致电清河湾高尔夫球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球场建设是否存在违规并不清楚,球场从未因为违规的情况遭到停业,球场不存在资质问题,不会影响到会员的办卡行为。

  所谓“两带”,一条带是永定河,一条带是潮白河,潮白河还有一条支流叫温榆河,这两条河两岸有大量的球场。其他的球场零星点缀。

河北村的情况更为糟糕。自2000年始,全村已经进行2次拆迁、改造,大部分村民已经搬离,但仍有一部分村民,至今没有得到当时承诺的安置房,不得不居住在已经残破不堪、污染严重的旧村之中。每日除了身体上忍受刺鼻的农药味、不达标的饮用水外,更要在精神上承受“网内网外”两个世界差距悬殊的煎熬。据村民介绍,当时协定清河湾高尔夫球场租用河北村约2000亩土地,每年需支付租金500万元,但是这笔租金却没有切实分发到村民手中。这就使得一部分村民在失去土地、房屋后,生活陷入困顿,只能靠出租一些棚屋给拾荒者、清洁工人获得微薄收入维持生活。村民多次上访希望土地租金可以直接分发到村民手中,住房可以得到相应安置,但至今仍是没有丝毫希望。无处安放的生活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现实梦魇。

注册名变更不姓“高尔夫”

  以“绿化”之名 高球场从20扩至70家

高尔夫:以绿色为名的圈地运动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北京市规划第一道绿化隔离带时,这家名为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