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平台交流 > 大罗村的村民们被村干部动员签署一份合同,复

大罗村的村民们被村干部动员签署一份合同,复

2020-01-06 00:17

乐白家 1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说起黑土地,谁都知道这是东北一宝。这些黑色土壤都是几百万几千万年里植物腐烂逐渐形成的,极其肥沃,人们甚至用“一两土二两油”来形容它的肥沃与珍贵,凭借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东北成了我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但正是由于生长期漫长,这些珍贵的黑土是无法再生的,可有些人偏偏打起了这黑土的主意。

在经济发展中,开发建设等方面占用耕地在所难免。但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既保护稀缺的黑土地资源,确保粮食生产能力不下降,又保障各类基础设施和城镇化、工业化的用地需求?吉林省黑土搬家、回填复垦,将耕地耕作层土壤剥离再利用等方面的做法和经验值得推广借鉴。

感谢关注土壤与地下水污染!据央视《焦点访谈》栏目2015年10月21日报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的大罗村是传统的种植村,支撑村民进行农业生产的,是当地引以自豪的黑土地。本来,靠着这片黑土地务农,大罗村的村民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但是2012年,事情发生了变化,大罗村的村民们被村干部动员签署一份合同。村民们告诉记者,村干部当时的说法的确挺诱人:“村上说给我们变成水田,完了在我们村上建水稻基地,完了让我们这些人上水稻加工厂当工人,打工去。”

“城镇化建设再着急,也要表土先剥离”

说明:本文共提供视频与文字两个版本,可根据实际情况选用;视频约15分钟,建议在WiFi环境下收看。

旱田变水田,农民变工人,听到这样的前景,村民们纷纷把地租给村里,村里又和一个公司签署了转包协议。就这样,除了一些不愿意签署租地合同的村民,大多数村民都以每亩每年700元左右的价格把土地租了出去,总共16年。这个条件并不优惠,但是,想到未来新的工作,16年后还能收回上好的水田,村民们满心欢喜。没想到,水田没看到,工作没得到,这租出去的土地却变了样。

大荒地村,位于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孤店子镇中部,拥有1300公顷肥沃的黑土地,是吉林省重要的水稻生产基地。

视频报道

村民们说:“他们是在(20)14年7月份开始在这个地方取土,整个下去将近1米深,最深坑10米多深。”改造水田,却变成取土,这样的变化让村民始料未及。失去祖祖辈辈的土地,大罗村的村民们也就失去了未来。那给的补贴够不够花呢?村民们表示:“那点钱够什么花啊,1万块钱。”

眼下的大荒地村,成片的水稻成了绿色的海洋。游走其间,一片异常的“断带”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断带”种的不是水稻而是玉米,玉米的长势也落后于村里其他的旱地。

文字报道

记者见到,大罗村租出去的耕地上仍然有人在忙活,施工的人还有自己的道理:“跟动迁不是一个道理吗?老百姓(603883,股吧)不签字,现在是属于合法社会,不签上字谁敢动。”

70多岁的庄稼人乔明儒熟悉村里的每块田地。“今年春天,这片地还是几户人家的老宅,现在村民们搬到村里统一建的新楼房里。拆掉的废砖瓦被运到附近的工地,从工地表层拨出的黑土就搬到这里回填,复垦成了耕地。”

说起黑土地,谁都知道这是东北一宝。这些黑色土壤都是几百万几千万年里植物腐烂逐渐形成的,极其肥沃,人们甚至用“一两土二两油”来形容它的肥沃与珍贵,凭借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东北成了我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但正是由于生长期漫长,这些珍贵的黑土是无法再生的,可有些人偏偏打起了这黑土的主意。

我国的土地管理法和基本农田管理条例都有明确规定,任何人和单位都不得在基本农田里进行盖房挖沙取土等活动,和农民签署合同,并不意味着可以违反法律规定。记者按照工地上标明的业主方,来到哈尔滨该公司总部了解事情的始末。

他踩踩“断带”上的黑土:“现在土还不实,两个月前刚种下玉米,过两年土实了,就能种水稻了。”到那时,这片“断带”就能完全融入绿色的稻海。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的大罗村是传统的种植村,支撑村民进行农业生产的,是当地引以自豪的黑土地。本来,靠着这片黑土地务农,大罗村的村民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但是2012年,事情发生了变化,大罗村的村民们被村干部动员签署一份合同。村民们告诉记者,村干部当时的说法的确挺诱人:“村上说给我们变成水田,完了在我们村上建水稻基地,完了让我们这些人上水稻加工厂当工人,打工去。”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征地手续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它那个合同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党处长,他跟我们董事长出差了,上俄罗斯了,所有的档案,当时的档案都在党处长那块儿,是由他保存的,但是我具体不知道他放在哪了。”

对建设占用耕地的优质表层土壤进行剥离,再把剥离出的好土覆盖在复垦的土地上或者用于中低产田改良,大荒地村人管这样的做法叫“黑土搬家”。“黑土搬家是个好法子。”大荒地村民说。

旱田变水田,农民变工人,听到这样的前景,村民们纷纷把地租给村里,村里又和一个公司签署了转包协议。就这样,除了一些不愿意签署租地合同的村民,大多数村民都以每亩每年700元左右的价格把土地租了出去,总共16年。这个条件并不优惠,但是,想到未来新的工作,16年后还能收回上好的水田,村民们满心欢喜。没想到,水田没看到,工作没得到,这租出去的300亩土地却变了样。

记者在哈尔滨水投公司的采访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信息。不过,根据大罗村村民介绍,事情发生后,他们一直拨打国土资源部的热线电话,他们的投诉最终取得成效。2013年10月,哈尔滨水投公司停止的挖坑取土,此时水投公司承租的1200亩耕地,已经有近300亩被挖成大坑。这样的做法,虽然哈尔滨水投公司闭口不谈,然而村民们却为他们这样算了一笔帐:“他们的实际目的就是破坏耕地卖地取土,就是卖土了,1亩地给我们700块钱,买断16年,之后取土卖土方,卖36(元)1方,我们就顶算1平方米,16年给我们16块钱,它这1平方米要取土呢,要取4米深就是4个立方,他1方卖36(元),就买一百五、六十(元)。”

大荒地村,一点都不荒。它地处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东北黑土带腹地。“我们这里的黑土又厚又肥,‘一两土二两油’。”乔明儒说,他从1965年开始种植水稻,凭着自己的好手艺,一公顷田轻轻松松打18000斤稻谷。

村民们说:“他们是在(20)14年7月份开始在这个地方取土,整个下去将近1米深,最深坑10米多深。”改造水田,却变成取土,这样的变化让村民始料未及。失去祖祖辈辈的土地,大罗村的村民们也就失去了未来。那给的补贴够不够花呢?村民们表示:“那点钱够什么花啊,1万块钱。”

十几倍的利润,恐怕就是哈尔滨水投公司违法取土的动力。据了解,2014年4月,经国家土地督察沈阳局着手处理,确认该处土地存在753500平米基本农田遭到破坏,违反了土地法的相关规定。国家土地督察沈阳局提出处理意见,一方面要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另一方面立即对遭到破坏的农田进行恢复。这本来是亡羊补牢的好措施,没想到这样的措施落实时又出现新问题:“原先是毁灭300亩,完了之后恢复,恢复的时候把那个好土,900亩的好土推到坑里了,把这个坑填上了,整个这个地现在都不能种了。”

然而,随着近些年农业形势的改变,传统一家一户分散经营的局限性开始在这里显现。“拖拉机还没挂上二挡,就被别人家的田埂挡住了。”村民潘辉栋说。农用机械不好发力、基础设施拖后腿,使得黑土地的潜力难以释放。

记者见到,大罗村租出去的耕地上仍然有人在忙活,施工的人还有自己的道理:“跟动迁不是一个道理吗?老百姓不签字,现在是属于合法社会,不签上字谁敢动。”

就在记者采访时,在大罗村农田里忙活的正是哈尔滨水投公司的负责整改措施的施工人员。记者看到,推土机正在把原先没有取土的耕地上的表层黑土一层层剥离。根据村民每天的观察,这些剥离的黑土就用作回填先前取土形成的大坑。这样的做法使以前没有取土的耕地,黑土层大量被剥离。

2011年,在龙头企业东福米业的带动下,大荒地村启动了大规模土地流转。重整土地、打通田埂、升级换代基础设施、全程机械化耕作、改种绿色和有机稻、统一品牌化运作,经过几年的发展,如今这里生产的大米市场价翻了好几番。

我国的土地管理法和基本农田管理条例都有明确规定,任何人和单位都不得在基本农田里进行盖房挖沙取土等活动,和农民签署合同,并不意味着可以违反法律规定。记者按照工地上标明的业主方,来到哈尔滨该公司总部了解事情的始末。

黑土地是地球上最珍贵的土壤资源。对于黑土地上的农民来说,黑土就是他们的生存之本。作为对违法取土行为的纠错整改,涉事企业原本应该老老实实地回填300亩黑土地,但涉事企业却又来了个就地取材,表面上300亩的黑土地填上了,可另外900亩好地又给毁了。希望涉事企业能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将亡羊补牢落到实处,而不是移花接木,敷衍塞责。

村民潘辉栋2011年流转了自家土地。“每公顷流转费13000元,种粮补贴也归我。平时我到东福米业打工,替公司管理50公顷地,按收成提成,一年的收入能有二三十万元。”他说。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征地手续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它那个合同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党处长,他跟我们董事长出差了,上俄罗斯了,所有的档案,当时的档案都在党处长那块儿,是由他保存的,但是我具体不知道他放在哪了。”

乐白家,富起来的大荒地村人越发体会到黑土地的神奇。“黑土地就是我们的命根子。”村党委书记刘延东说,如何更好地保护、利用、经营好黑土地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除了利用好已有耕地,我们一直在琢磨怎样扩大耕地面积。”刘延东说。

记者在哈尔滨水投公司的采访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信息。不过,根据大罗村村民介绍,事情发生后,他们一直拨打国土资源部的热线电话,他们的投诉最终取得成效。2013年10月,哈尔滨水投公司停止挖坑取土,此时水投公司承租的1200亩耕地,已经有近300亩被挖成大坑。这样的做法,虽然哈尔滨水投公司闭口不谈,然而村民们却为他们这样算了一笔帐:“他们的实际目的就是破坏耕地卖地取土,就是卖土了,1亩地给我们700块钱,买断16年,之后取土卖土方,卖36(元)1方,我们就顶算1平方米,16年给我们16块钱,它这1平方米要取土呢,要取4米深就是4个立方,他1方卖36(元),就卖一百五、六十(元)。”

大荒地村有920户村民,原本分散在6个社,每家每户的老宅共占地120公顷。2010年,大荒地村启动了农民新居建设,新社区占地12公顷。在推进工程实施过程中,大荒地村3社遇到了问题:一处约20公顷的旱田恰好在农民新居建设选址范围内,如果建设项目占用耕地,耕作层表土就会被当作一般的土料使用甚至废弃。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平台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罗村的村民们被村干部动员签署一份合同,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