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探索寻求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有效措施,仁化

探索寻求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有效措施,仁化

2020-01-06 00:21

乐白家 1

乐白家 2

韶关:污染治理让不毛之地重结硕果

乐白家 3

导 读

导 读

韶关是广东乃至全国重金属污染较严重的地区之一。几年来,各级政府部门高度重视,探索寻求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有效措施。据媒体公开报道,近日经省政府同意,省环保厅正式印发了《韶关市涉重金属行业环境综合整治方案》,计划投入27.8亿元,在韶关实施落后产能淘汰、产业整治提升、土壤污染修复治理示范、环境监管能力建设等四大类工程项目。

在土壤修复方面,2020年底前力争完成8000亩以上受污染农田土壤修复。这无疑给罹患重症的土壤带来生机。

■本报记者 胡璇子

江苏省常州外国语学校污染事件,让毒地(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地)的修复和利用的话题,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在距离江苏常州1000多公里的广东韶关,一块试验田里进行的土壤修复试验同样引人关注。去年11月24日,韶关重金属污染的典型区域仁化县董塘镇,经过修复的土壤重新长出了花生。近日,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对花生样品做了相关检测,结果显示花生仁镉含量最低约为1.8mg/kg。由于我国规定的花生仁镉含量限值为0.5mg/kg,所以目前生长的花生的含镉量超标3倍。不过,该所研究员陈能场认为,镉主要与蛋白结合,因此如果这些花生用于榨油,则可以用于工业用途。

韶关是广东乃至全国重金属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仁化县董塘镇则又是韶关重金属污染的典型区域。在震惊全国的广东儿童血铅超标事件中,董塘镇就是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区。

文/汤凯锋 李丁丁

说起土壤重金属污染,广东韶关市仁化县董塘镇无疑是广东乃至全国范围内的“重灾区”。在这里,大部分的土地已经弃耕抛荒,一方面,是土壤重金属污染导致农产品质量安全难以保证;但从另一面来说,重金属污染的区域令许多农作物根本无法成活。

重金属污染典型区域

相比于治理污染的空气和水,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治理更为复杂。在邹华旭眼中,几年来,仁化县俨然成了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方案和产品的练兵场,但各种办法一一实验下来,却无太好的效果。

统筹/胡念飞

2015年,让当地村民大吃一惊的是,在土壤重金属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块里,居然长出了花生。

曾发生儿童血铅超标事件

文/胡璇子

来源:南方日报

今年6月,《中国科学报》记者在董塘镇土壤污染治理试验田采访时看到,这样的实验和惊喜仍在继续。

董塘镇是韶关重金属污染的典型区域,曾发生令人震惊的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由于地处大型铅锌矿成矿带,土壤重金属本底含量较高,随着土壤酸化,土壤重金属污染日趋严重。对污染土壤的治理修复,在韶关市仁化县董塘镇高宅村已经进行多年。但由于土壤被重金属污染,众多单位都在这块地上努力地试验着,经过努力种出了成活的棉花、桑树等。

广东省韶关市仁化县董塘镇,一片稻田被划成了十几块,当中的水稻高度参差不齐,长势各异。

“除了根系没有根瘤菌,这花生算长得不错了!”4日上午,韶关市仁化县董塘镇高宅村一块被标号的农田里,几名土壤研究人员拔起一株花生,喜出望外。

西红柿、茄子、辣椒、黄瓜……正值生长旺季,在董塘镇铁屎岭村的一块重金属污染耕地上,瓜果蔬菜已经硕果累累。

花生曾经是当地的常规作物。花生是仁化县重要的经济作物。据了解,2009年仁化县被列为全国花生创高产示范县,该县在石塘、董塘镇规划了创建万亩花生高产示范片。但部分遭受污染的地块,对重金属敏感的花生而言,这里就是死亡之地。污染后地里花生虽然可以出芽,但当自身的营养耗尽时,由于根系无力提供持续的养分,村民眼睁睁地看着小苗夭折。去年底,村民老说如果这地能种出花生,那哪都可以。

土壤污染困扰着这片土地。由于严重的土壤重金属污染,这片稻田已不再为村民们所耕种。现在,田里竖着一块块实验标志牌,曾经的稻田变成了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方案的“擂台”。

由于受到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困扰,这片土地已不再耕种。现在它被分划成十几块,每块田里都竖起试验标志牌,变成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试验基地”。

“这么长的豇豆我一餐只要三根就够了。”当地村民廖小能站在一排豇豆架前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这样的豇豆“自己可种不出来”。豇豆长势良好的奥秘,在于土地里施用了一种土壤调理剂。

此次进行花生试验的地块,是当地污染最严重的一块地。据当地居民介绍,这是一块硫磺田,以前附近矿厂排水直接流到这里。这块地上,从70年代到现在作物都长不好,即使是水稻,秧苗返青后,也容易往下矮,而且天气越热长势越差,即使成活了,产量也比正常土地里的少三分之二。花生倒是随便做的一个试验,试验负责人佛山健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钟治舜介绍,他在高宅村主要进行的是水稻试验,花生对重金属敏感,土壤被重金属污染后连苗都种不起来。这不仅仅是里面的食品超不超标的问题,植株种不种得出来给老百姓的感受最直观。

几年来,地方政府一直在为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寻觅良方。让仁化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邹华旭发愁的是,虽然各种修复治理的方案和产品在仁化“你方唱罢我登场”,修复效果却难以令人满意。

韶关是广东乃至全国重金属污染较严重的地区之一。几年来,各级政府部门高度重视,探索寻求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有效措施。据媒体公开报道,近日经省政府同意,省环保厅正式印发了《韶关市涉重金属行业环境综合整治方案》,计划投入27.8亿元,在韶关实施落后产能淘汰、产业整治提升、土壤污染修复治理示范、环境监管能力建设等四大类工程项目。

这种名为“健地丰”的土壤调节剂不是第一次让村民们惊讶。2015年,佛山市健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人员在土壤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块里施用了这种土壤调节剂,对重金属极为敏感的农作物——花生居然又长了出来。

空白处理区花生枯死

直到今年,一种新加入实验的土壤调理剂改变了局面。这让他感到意外而又兴奋,“从目前看,整体效果属它最好,而且比别的方法好了十几倍。”

乐白家,在土壤修复方面,2020年底前力争完成8000亩以上受污染农田土壤修复。这无疑给罹患重症的土壤带来生机。

像廖小能一样,对于当地村民来说,植株能不能种得出来、作物能不能活是最直观的感受,也是他们最为朴素和简单的评价标准。事实上,“长出来”的意义就很不一般。记者了解到,在董塘镇的农田里,许多科研单位、企业都在尝试各种思路和方法进行土壤修复实验,但是修复效果都不甚理想。以棉花为例,董塘镇的棉花实验已经连续开展了三年,但很多试验田里的棉花仍表现出发育不良及死苗现象。

经过处理的区域长势正常

大田试验:脱颖而出的“健地丰”

今年是“国际土壤年”,倡导“健康土壤带来健康生活”。修复耕地,让土壤回归健康,不仅事关粮食安全,而且事关生态文明的建设和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既然花生能长出来,那么其他作物呢?今年,健地农业的实验扩充到了包括小白菜、苋菜、菜心、茄子、向日葵、甘蔗等在内的18种经济作物。

此次进行花生试验的地块,科研人员主要对土壤进行三种不同处理。一种是施用富含植物生长所需要钙、镁、硅等元素的土壤调理剂;一种是施用石灰;一种则做空白处理。其中,土壤调理剂施用量分四个档次,施用量最低的处理T1区域按每亩300公斤施用,每小区施用量为9公斤;其次T2区域按每亩500公斤施用,每小区施用量为15公斤;T3区域按每亩700公斤施用,每小区施用量为21公斤;施用量最高的处理区T4区域按每亩900公斤施用,每小区施用量为27公斤。

韶关是广东乃至全国重金属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仁化县董塘镇则又是韶关重金属污染的典型区域。在震惊全国的广东儿童血铅超标事件中,董塘镇就是重金属污染的重灾区。

“毒地”之害▶▷昔日“粮仓”几成不毛之地

“我们主要想验证‘健地丰’土壤调理剂在重金属污染耕地上对不同作物的影响,”健地农业技术人员蒋奇晋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我们在3月底将‘健地丰’作为基肥,施用了一次。”

去年11月24日,是花生收成的日子,南都记者随工作人员来到花生试验地。被当地人称为污染最严重的硫磺田里,长着杂草,其间一块长约24米、宽约20米的区域被辟为花生试验地。试验地内又划分为多个长5米、宽4米的小区。每个小区内花生长势不尽相同,有的基本土壤裸露在外,不见花生植株,有的则植株茂盛。

相比于治理污染的空气和水,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治理更为复杂。在邹华旭眼中,几年来,仁化县俨然成了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方案和产品的练兵场,但各种办法一一实验下来,却无太好的效果。

“5颗,只有5颗是有籽的。”数着手中的花生,高宅村的肖阿姨有点失落,“种什么都种不到,种下去后就死了,村里很少人种地了。”

在施用了“健地丰”土壤调理剂和未施用的田块,凭肉眼观察,即可看出作物长势的明显区别。在未施用的地块,很多作物植株低矮,有的甚至无法出苗成活。

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空白处理区域没有花生植株存活,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有零星几棵高两三厘米的枯萎幼苗。据介绍,这些幼苗在移栽后半月内就全部枯死了。施用石灰小区部分植株存活,但较为稀疏且矮小。施用土壤调理剂小区植株长势较好。从花生结果情况看,施用土壤调理剂的小区长出的花生,每个样品花生果实都在10颗以上,多的有35颗。施用石灰小区花生果实则较为稀少,每个样品基本在20颗以下。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探索寻求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的有效措施,仁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