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而森林生态系统极少发生病害大流行,其初衷是

而森林生态系统极少发生病害大流行,其初衷是

2020-01-06 00:19

乐白家 1

乐白家 2

哥伦布在发现美洲大陆后,新旧大陆之间开始大规模的物种交流,原产于美洲的马铃薯与16世纪末传入欧洲,深受欧洲人的喜爱。爱尔兰在17世纪中叶就在全岛普及了马铃薯的种植。时值1845年,此时土豆种植面积达到两百万英亩,土豆已成为绝大多数爱尔兰人的口粮及家畜饲料。恰逢当年气候异常,潮湿多雨,给了病害温床,腐烂的土豆覆盖了广阔的原野,当年的土豆大面积绝收。这一饥荒来势汹汹,300多万人没有食物,饿殍遍野,爱尔兰似人间炼狱,这一灾害持续到1852年,造成300万以上的人口受灾。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爱尔兰大饥荒”。

乐白家 3

导 读

就自然关系而言,传统的自给自足农业遵循的是自然的物质循环规律,取之于土地的农产品经消费后,以人畜粪便的形式返回到土地,因少量输出农产品和水土流失而造成土壤中矿物质、有机质的减少,农民通过追加草食动物的粪便、池塘沼泽的淤泥、农田周边的杂草和枯叶败叶生产沤肥、草木灰等而得到补充,从而使土地保持着可持续的肥力。

导 读

生态系统退化表面上是生态环境问题,归根结底是社会发展问题,要从社会经济层面寻求根本的解决途径。只有社会经济发展了,才能改变“土里刨食”那样对土地生态系统的严重依赖,进而解除人类活动对生态系统的干扰。这是一项复杂的宏大任务,需要进一步分解为更加具体、更具可操作性的课题。

造成这一恶果的就是远近闻名的“马铃薯晚疫病”,是一种致病疫霉。这种病害导致马铃薯茎叶死亡、块茎腐烂。病害的发生和流行主要与气候相关,潮湿多雨、早晚多雾多露的气候容易导致病害蔓延。而为什么在原产地美洲却没有病害的大流行呢?这是由于美洲的印加人懂得在同一块田中种植不同种类的马铃薯,他们培育了200多种品种,靠着“轮作换茬”的耕种制度避免了连年大面积单一种植同一品种,而欧洲在引进土豆时追求高产,只引进产量最高的品种,导致了大饥荒的爆发,这是前人利用“生物多样性”控制病虫害大爆发的铁证。

这种趋势是人类追求产量,采取工业化农业生产的必然趋势。我国食品安全与生态安全问题虽总体可控,但暴露的这些新动向却不容乐观。要扭转上述不利局面,必须对农业生产与食品加工过程进行纠正,从源头净化食物链,这就需要发展高效生态农业。

文/孙家驹(江西省委党校教授)

文/蔡运龙

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飞禽走兽,有鸟兽虫鱼,有风霜雨雪,有山岚暮霭,有山川峡谷,有大江河流,这其间的一切就称为生物多样性,构成了一整个巨大的生态系统,其中包含了自然生态系统和人工生态系统,自然生态系统包含陆地生态系统和水域生态系统,陆地生态系统有包括森林生态系统、草原生态系统、湿地生态系统等,水域生态系统包括海洋生态系统和淡水生态系统;人工生态系统包括城市生态系统和农田生态系统。

什么是高效生态农业

什么是高效生态农业呢?高效生态农业,是指在农业生态环境保护前提下,遵循生态学、经济学规律,运用系统工程方法和现代科学技术,集家庭经营与公司经营于一体的农业生产模式。

该模式将农业生态系统同农业经济系统综合统一起来,取得最大的生态、经济与社会效益,也是农、林、牧、副、渔各业综合起来的大农业。高效生态农业将农业种植、养殖、加工、销售、生态旅游综合考虑,是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一种新型农业模式。

高效生态农业表现为“三高”即产量高、营养高、效益高。真正的生态农业,要求农人要勤快,采用精耕细作的办法,其产量不是降低而是提高的。我们的前期实验证明,高效生态农业可将低产田,转变为高产稳产的吨粮田(小麦、玉米两季)。这样生产出来的作物、蔬菜和水果,营养均衡、自然、口感好,大蒜素是普通种植的4.6倍。其经济效益更加明显,实现了亩均5000元以上,合作农户从原来常规种植5万元左右上升到20万元左右;苹果种植户从原来的2万元,上升到目前的12万元以上。前者原为种粮大户,种植面积一度在100亩以上,面积大,具有规模效益优势;后者为苹果种植户,产品单一,仅有苹果、猪等少数产品,目前发展到苹果、林下养鸡、鹅、湿地养鱼、种藕、菜园种菜以及小米等近20个品种,且不存在低价倾销、受制于人的弊端。

以化学为主导的对抗模式,人类尝试了一个多世纪,证明是不可持续的。理想的生态农业模式,就是要告别这种对抗模式,远离农药、农膜、除草剂、添加剂、转基因五项不可持续的技术,但不排斥现代的物理与农业机械技术。农民种地再也不用担心虫害危害,而是有专业的队伍负责创造无虫害的农田环境,其动力来自太阳能;农民开的拖拉机、收割机里燃烧的是沼气等生物质能。农民不仅生产了人类赖以为生的健康食物和衣物,还生产了预防或治疗疾病的有机中草药,生产了城市消费的宠物、花卉、苗木,以及生产了能源。这一切生产过程中,都没有增加对大自然的掠夺,他们利用的是大自然创造的万物生灵。

地球经几十亿年地质演化和生物进化所形成的自然状态,是天然合理的。人类在几百万年的历史中,有99%以上的时间是在适应这种自然状态的过程中进化的,自然生态系统中的物种越丰富,人类的食物来源就越有保障,采猎时代的人类,天生就是生物多样性主义者!

来源:光明日报

各个生态系统各司其职,各自独立又互为联系。在原始社会,人与自然尚能和谐相处,而近代人类的智慧开化,人类社会从原始的刀耕火种发展到如今的文明繁荣。为了追求更舒适、更现代化的生活,人类对自然生态系统施加了难以想象的重负。虽然各个生态系统均被造成了伤害,但是自然有自我修复能力——我们常常听说单一的农田生态系统经常爆发病虫害,引起病害大流行,而森林生态系统极少发生病害大流行,这是因为原始森林里物种丰富,生物多样性极高,不具备发生病害的有利条件。

高效生态农业的六大特点

生态农业要求生态环境良好,生态在前,农业在后。一个理想的高效生态农业模式,至少应当具有如下要素:

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农田是在自然生态基础上通过人类的努力改变而来的,主要来自森林、湿地或者部分草原。人类种植的谷物,如小麦、水稻、玉米等都是长期选育的结果;饲养的动物,如猪、鸡、牛等,是由野生动物驯化而来。除了人类可食的物种外,农田多样性越丰富,其系统越稳定。

二、恢复农田湿地。农田湿地主要为鸟类或各种动物提供饮用水源,同时起到灌溉之功效。农村曾经的池塘、“涝洼地”、没有污染的河流、湖泊,都是湿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本地森林与农田防护林。本地森林是鸟类的栖息地,部分小型动物也生存于此。没有这些庇护地,虫害就多,利用农药就在所难免。本地森林还起到水土保持、提供氧气、调节微气候、增加乡村环境美等作用。一些本地树木本身就有经济价值,如香椿、槐米、板栗、核桃等,林下经济与木材收入也是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健康的土壤。现代农业模式造成耕地退化,有机质下降,土壤生物多样性降低,化肥越用越多但产量提升困难,造成恶性循环。高效生态农业以有机肥替代化肥,禁止向土壤中施入有害化学物质。

五、没有农膜覆盖。农膜可起到保温、保墒、防治杂草的作用,可使农产品(000061,股吧)抢季节上市或反季节上市,短期提高效益,但是危害巨大。农膜造成的主要问题有三种:其一,低温焚烧可造成二噁英等致癌物质出现,该类物质在自然界中150年内难以降解;其二,造成塑化剂污染,塑化剂(DEHP)是一种环境荷尔蒙,其毒性远高于三聚氰胺,农膜覆盖反季节种植后,各种食物中可能存在该类物质;其三,残留的农膜难以降解,破坏土壤结构。

六、优美的乡村景观。高效生态农业生产区山清水秀、空气新鲜,其前提是远离农业的有害要素,远离工厂化养殖,远离垃圾、苍蝇、蚊子,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产食物才健康,同时也可以养人、养老,农民吃有机食品,住别墅房子,开轿车进城,这样优美的乡村景观同时具有旅游观光的价值。

自一万多年前农业文明诞生时起,人类开始为了自身的利益去改变这种自然状态,以使自然适应于人类的需要。从人要适应自然到要自然适应人,这是地质演化史和生物进化史上破天荒的突变!随着人类改变自然的手段越来越强、规模越来越大、层次越来越多、内容越来越复杂,人类已经充当着与地质演化、生物进化鼎足而三的角色!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设立了各类生态修复工程项目,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笔者在参与若干生态修复项目咨询、检查和验收过程中看到,这些项目实施的结果显著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状况,成绩有目共睹,但也存在一些隐患。

那么在现代农业发展模式下怎么利用生物多样性控制病虫害呢?简单来说,要尽量避免连年、大面积、单一种植同一作物或同一品种,尽可能选择同一生长季节、不同作物搭配种植。比如说改良以往在整片地里单种辣椒,配以大蒜、韭菜等葱属作物或是玉米一起种植,按不同的行比种植可减轻辣椒疫病的发生;避免大面积种植单一品种的水稻,粳稻和籼稻互作可减轻稻瘟病的发生;小麦与蚕豆互作可减轻小麦锈病的发生;马铃薯与玉米种植减少马铃薯晚疫病的危害;烟草与韭菜、茴香、油菜等互作可减少烟草黑胫病的发生;转色期前一个月,在葡萄园的两排葡萄树之间种植紫罗兰、波斯菊等散发香气类观赏植物对葡萄的上色、成熟均有益处;在大棚蔬菜种植的外侧新增一条观光带,种植菊科类花朵,不仅增加观赏性,而且吸引蝴蝶、蜜蜂等传粉昆虫,同时也吸引大棚里的害虫。

消费者的参与至关重要

当前发展高效生态农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如下:

一是受工业化生产冲击。很多企业发展农业首先考虑的是以减少人工成本和前期投入来达到更高的经济效益,搞工厂化种植或养殖,这样的做法,环境效益很差,社会效益也不明显。反季节种植、工厂化养殖、植物工厂等就属于这种类型,一些地方误将这些农业模式引进,显然是不了解生态农业的特点。

二是假冒现象严重。有些商家也知道真正的生态农业或有机农业是受欢迎的,但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盲目扩大规模,实施起来不认真按照生态学的规律办事,而是靠广告、认证或推销方式吸引消费者,使用了一些非生态农业技术,欺骗消费者,如在有机肥、生物菌肥、有机叶面肥中掺化肥,生物农药掺农药,饲料中掺抗生素、激素等。

三是消费者信心不足。由于消费者多次被欺骗,从而对优质安全食品采取不信任的态度。因此生产得多,购买得少,这就造成了产品积压,产业发展不起来。

四是国家的扶持力度不大。乐白家,国家对生态农业也采取了一些补助措施,然而遗憾的是,大部分经费进入了大户或者企业,而一些认真做生态农业的小农户却得不到补助。

发展高效生态农业,除了国家采取积极合理的政策外,消费者的主动参与也非常重要。由于消费者贪图便宜,购买低于价格规律的超低价食品,就使得地沟油、腐肉等冒充食物进入市场,而好产品由于真实成本高反而被淘汰,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其实这是市场惯坏了造假者。

食品安全问题的合理解决,必须回到原点,即源头不用有害物质,做到诚信经营。如果实在难以避免,添加了什么东西都要如实告诉消费者,让消费者自己选择买或不买,国家要在这方面加强监管。

对于消费者,你手中的钞票就是你最好的选票。安全放心产品必须物有所值,是对健康的重要保障,健康有时是用金钱买不到的。明白了这个道理,消费市场就存在了,还可以不断扩大。因此,在健康保障面前,理性消费,不要贪图便宜,将你的“选票”投给那些认真做安全放心产品的企业或者农户,这样就能够倒逼那些不认真经营,靠投机取巧、坑蒙拐骗的假有机、假绿色、假生态农业企业出局。

一万多年来,人类前赴后继地改变着自然,既硕果累累,也代价沉重,但要自然适应人的利益目标仍远未达到,人与自然的关系却日趋紧张,甚至连看似简单的问题,也变得复杂化和更难解决了。

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自然生态系统修复仍沿袭“改造自然”的思维惯性,过度干预自然演替过程,结果适得其反,使修复缺乏可持续性。

历史的教训告诫提醒着后人,如何发展农业才能趋于健康化、人与自然如何相处才会互惠共赢。我们应当深思这类问题。古人倡导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实则是已经洞悉了其中奥妙,而如何利用生物多样性实现对病虫害的持续控制。则是每个农业工作者追其一生的目标和准则。

早期农业对自然的改变本质上是对自然的模仿,尽管如此,因违反自然规律而造成不可持续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破坏性生态修复“好心办坏事”

早期农业对自然的改变本质上是对自然的模仿,是自然生态系统的部分人工化,它所遵循的是与自然生态系统同一的物质循环规律。

在西南喀斯特地区,相关的生态修复项目几乎都有一项重要举措,即“坡改梯”——将不适合垦殖的坡地改造为可耕种的梯田。

这种农业循环系统虽然部分地改变了自然状态,因为它必然要排斥侵入农田的其他植物和吃农作物的动物,从而造成农田生态系统的简化——单种化,但在小农经济时代,小块农田中的单种化与大片农田的作物多种化是并存的,同时,它仍遵循了自然循环规律,并分散地镶嵌在巨大的自然生态系统中,因而没有对生物多样性造成实质性损害,而且在事实上还充分利用和依赖于生物多样性来极大地丰富食物构成、制约病虫害发生。

其初衷是减少水土流失、增加耕地,但一些地方的实施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水土流失未必减少甚至还会加剧,因为破坏了原有的地表植被覆盖、松动了土层。如此生产力低下的耕地,农民也不愿意种。

人类历史上食用的植物曾多达7000多种,其中每种植物又有非常丰富的品种,印度种植的大米曾多达3万种,直至1959年,斯里兰卡还种植近2000种大米,19世纪末,北美种植的苹果有100多种。

经过这种投入巨大的改造后,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已比不上原来尚有植被的退化生态系统,毕竟后者属于原生地带性植被经人为破坏后形成的阶段性产物,如果能自然恢复,经过“灌丛草坡—针叶林—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常绿阔叶林”的自然演替,完全可以形成生物多样性丰富、生态服务功能强大的地带性稳定自然生态系统。“坡改梯”与之相比,效果不可同日而语。

历史上的农业在许多地区持续数千年而不衰,既改变了自然状态,又顺应自然规律,从而取得了使自然适应人类需要的成功。

再如,为了早见效或兼顾提高农民收入,许多生态修复工程会引进一些速生、高产或高经济价值的作物、树种或草种,一般在初期有很好的效果,但几年后不少项目会出现减产乃至绝产、病虫害增加、生物多样性减少、作物的化感效应蔓延等现象,不仅达不到预期目标,反而使生态系统更加退化。

但是,农业因违反自然规律而造成不可持续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西亚的两河流域南部,曾孕育了人类历史上最早最发达的苏美尔文明,这里地势平坦低洼,阳光和水源充足,利于植物生长,但人们发展灌溉农业,地下水位因灌溉而不断抬升,地表又因蒸发量大和排水不畅,使盐分在地表不断聚集;同时,上游高地的森林不断被砍伐,大量的泥沙不断抬高下游的河床,洪水期又漫过农田,最终导致南部的盐渍化和沙漠化,导致自然和社会的两败俱伤。

其原因就在于违反了生物与环境相适应、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系统稳定性的必要条件等自然规律,人为地引进不适于当地环境的单一物种。

南亚的印度河流域古文明覆灭的原因与此相类似,区别只是这里上游河谷高地的森林砍伐速度更快更严重,苏美尔人是用太阳晒砖,而这里是用木柴烧制砖,滥伐森林造成雨季时洪水夹带着大量泥沙倾泻而下,抬高河床、漫过平原、吞没农田和村庄城镇,人们不断地筑堤防洪、堆土抬高建筑物的地基,但土高一尺、水高一丈,经过约1000年与大自然的搏斗,最后以文明葬身沙海而告终。

类似以上破坏性的生态修复,无疑是“好心办坏事”,巨大的投入打了水漂,因此必须警惕。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而森林生态系统极少发生病害大流行,其初衷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