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当时的日本环境厅厅长探访水俣病受害者康复设

当时的日本环境厅厅长探访水俣病受害者康复设

2020-01-06 00:19

乐白家 1

乐白家 2

乐白家 3

2017年6月13日悟空单车退出共享单车市场开始

导 读

1960至1970年代初期,日本正在讴歌其经济的“高速增长”,但与此同时,增长伴随着“公害”产生了许多人为的环境危害。

1960年代末期,公害患者与支援他们的司法团体接连提起了针对公害发生企业的诉讼。特别是新泻县新泻水俣病、三重县四日市公害、富山县痛痛病和熊本县水俣病这四大公害审判。

本文以围绕痛痛病病因的争论为例,主要讨论对应未知风险时专家所扮演的角色。

导 读

公害病患者相继离世,河流逐渐自我净化,土壤的污染却不会自动解除,即使过千百万年,它仍然稳定地存在,这正是重金属污染的特殊之处。

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不乏技术和财力的日本,修复土壤的任务仍未完成。而对于中国,它在未来又会成为怎样困难的一个任务呢?

世纪之“痛”:土地污染的日本教训

2017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6月21日起停止运营,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

文/ 梶雅范 编译 / 冯丹阳

文/杨传敏

来源: 南方都市报 (深圳)

2017年08月02日,町町单车的运营方南京铁拜网络科技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与工商局失去联系被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单,标志着町町单车停止运营。

痛痛病病因确立及相关专家角色

痛痛病受害者在患病以后,身形一般会缩小,异于常人。资料图片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历了快速经济增长期,全国各地出现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被称为四大公害的痛痛病、水俣病、第二水俣病、四日市病,就有三起和重金属污染有关。

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引发用户退押金爆发。小鸣单车CEO表示创始团队已经退出,目前退押金面临技术问题。

因神冈矿山所排废水带来的神通川水质污染及污浊进而引发的矿害,从明治末年以来一度成为了阻碍水稻发育和致使捕鱼量减少的原因。

日本富山神通川流域,正在修复的土壤。历时40年的客土修复计划,到明年才能完成。杨传敏 摄

痛痛病受害者在患病以后,身形一般会缩小,异于常人。 资料图片

2017年9月末,小蓝单车退款难的消息在网络流传。11月16日晚,其CEO李刚在公开信称,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将由拜客出行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用户可以一直使用小蓝单车。

1911年,富山县神通川流域已经出现了最初的痛痛病患者。在日中战争时的增产体制下,废渣不是搬运到堆积场而是直接被排放到河川中,使得农业损害再度激化并扩大化。痛痛病就是这一时期在使用神通川的水进行农业灌溉的地区频频发生的。

水俣病的污染源:窒素株式会社排放的含汞污水。

先天性水俣病患者TakakoIsayama和她的妈妈。

2017年11月20日上午,酷骑单车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酷骑单车和讯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经过一系列磋商与谈判,最终委托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代运营管理和运维工作,标志着酷骑单车原公司倒闭。

痛痛病被确定为镉中毒,当地的医生萩野昇、农业经济学家吉冈金市和分析化学家小林纯三位专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先天性水俣病患者TakakoIsayama和她的妈妈。

当时的日本环境厅厅长探访水俣病受害者康复设施。 资料图片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公开已知的死亡共享单车企业就有6家,那些默默逝去的单车企业可能会更多。有的单车企业,可能当他死亡的时候消费者才意识到,原来他也来过人间。

医生萩野昇的父亲在战前是神通川左岸熊野村萩岛开业的萩野医院院长。萩野昇1940年于金泽医科大学毕业后很快应招成为了军医,不久继承了亡父的医院,直接接触到这一病症。

当时的日本环境厅厅长探访水俣病受害者康复设施。资料图片

痛痛病患者。资料图片

乐白家 4

萩野根据通常骨软化症的对症治疗法之一——通过大量补充维生素D使症状减轻——从一开始就和他的医生们主张营养不足、过劳说。

痛痛病患者。资料图片

科学家们在1975年向日本政府提出了一个方法,置换土壤,把镉土埋到25厘米深的地下。严格来说,这不叫修复,而叫“客土”,“因为被污染的土壤仍然埋在地下”。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共享单车公司列表

但是,用营养不足、过劳并不能说明痛痛病患者只在神通川中流一带地域多发这一事实,于是就考虑到上流神冈矿山的矿毒这一因素,并在1957年12月的第12次富山县医学会上发表了因亚铅引起的矿毒说。但由于萩野的矿毒说证据薄弱,遭到了众多批判。

[上篇]世纪之“痛” 痛痛病阴影与镉污染修复的代价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历了快速经济增长期,全国各地出现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被称为四大公害的痛痛病、水俣病、第二水俣病、四日市病,就有三起和重金属污染有关。

倒闭潮中大家关注都是我的押金怎么办,各大媒体争先恐后的发表着追债文章。可是又有谁关注到了废弃单车造成的道路拥堵、环境污染等重大问题呢?

战后神通川流域由矿毒引发的农业及渔业污染仍在持续,1950年为和神冈矿山进行交涉,神通川矿毒对策委员会成立,每年都与矿山方面进行补偿金方面的交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历了快速经济增长期,全国各地出现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被称为四大公害的痛痛病、水俣病、第二水俣病、四日市病,就有三起和重金属污染有关。

公害事件对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影响,仍延续至今。虽然在公害基本法制定之后,重金属污染事件得到控制,但其污染阴影仍未完全在这个岛国抹去。

你是否还记得那天某人发布会上大声宣称 “要是倒闭了,当做是公益” 这句不负责的话吗?今天CEO跑路,昔日富丽堂皇的公司,今日却是人去楼空,押金无法讨回,这个“公益”都是谁做的。

1955年,委员会与富山县、神冈矿山缔结了为期5年的矿害损害补偿协定。虽然每5年一次对补偿金额度进行改定,但矿山方面自然要求减少额度,为反对其减额要求,对策委员会于1960年8月委托当时在名古屋的私立同朋大学担任教授的农业经济学家吉冈金市进行矿害调查。

公害事件对日本社会和政治的影响,仍延续至今。虽然在公害基本法制定之后,重金属污染事件得到控制,但其污染阴影仍未完全在这个岛国抹去。

日本厚生省的调查推定,在1911年,神通川流域就出现了第一位痛痛病患者。直到上世纪50年代,这种恐怖而且神秘的疾病开始见诸报端。时值痛痛病患者受害近百年,南都记者特赴日本,采访了环境受害者、土壤学家、律师辩护团、公民社团领袖、政府官员等各个层面的相关人,希望能给中国重金属污染未来的治理带来启发。南都记者 杨传敏

俗话说:钱没了就当喂了狗,还能再挣。但当你走在路上是否有注意到路边堆积成千上亿锈迹斑斑的共享单车,造成的环境污染会由谁来买单?

吉冈出生于冈山县井原市,毕业于京都帝国大学农学部农林经济学科,之后在仓敷劳动科学研究所及大原农业研究所进行研究,当时作为农水害问题的专家为人所知。

日本厚生省的调查推定,在1911年,神通川流域就出现了第一位痛痛病患者。直到上世纪50年代,这种恐怖而且神秘的疾病开始见诸报端。时值痛痛病患者受害近百年,南都记者特赴日本,采访了环境受害者、土壤学家、律师辩护团、公民社团领袖、政府官员等各个层面的相关人,希望能给中国重金属污染未来的治理带来启发。

即使是现在的日本,诊断疾病是否产生于重金属污染,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现年98岁的彬野,在她96岁才被诊断出是镉污染的受害者。她患的疾病异常罕见,无法行走,亲人甚至无法搀扶她,搀扶和接触都会令她的骨骼疼痛加剧。这种被命名为“痛痛病”的神秘疾病,曾经肆虐在本州岛中部的神通川流域,直到现在它依然像一个幽灵般出没。

乐白家 5

作为矿毒调查的一项内容,吉冈不仅调查了农业受害情况,而且对妇中町多发的痛痛病之所谓“人的被害”也进行了考察。

即使是现在的日本,诊断疾病是否产生于重金属污染,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现年98岁的彬野,在她96岁才被诊断出是镉污染的受害者。她患的疾病异常罕见,无法行走,亲人甚至无法搀扶她,搀扶和接触都会令她的骨骼疼痛加剧。这种被命名为“痛痛病”的神秘疾病,曾经肆虐在本州岛中部的神通川流域,直到现在它依然像一个幽灵般出没。

从河流到土壤再到住民,矿毒在神通川的侵袭深入的60年,就像一场旷日持久的破坏性地震。而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重生,其艰难不亚于地震后的重建,甚至这种过程的复杂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国共享废弃单车

通过对痛痛病患者性别年龄的推移进行年度考察和对地域差的观察他确认了患者的发生仅限于使用神通川水系水进行灌溉的地区,通过对土壤、植物、鱼类的比较分析与患者标本的分析,尤其对镉异常现象多发的地区进行调查,他明确了患者的增加与神冈矿山生产量增加之间的正比关系。

从河流到土壤再到住民,矿毒在神通川的侵袭深入的60年,就像一场旷日持久的破坏性地震。而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重生,其艰难不亚于地震后的重建,甚至这种过程的复杂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40年过去了,受害者仍然生活在不安中,日本社会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而土地污染的阴影仍未消除。

环境给予人类惨痛的教训

重金属是指比重等于或大于5.0的金属,如Fe、Mn、Zn、Cd、Hg、Ni、Co等,由于土壤中铁和锰含量较高,因而一般认为它们不是土壤污染元素,但在强还原条件下,铁和锰所引起的毒害亦引起足够的重视。而自行车材料主要为铁等金属。(资料来自搜索)

△△△现在,当我们生活的城市被污染时,短期将会出现寸草不生的一副凄惨场景

乐白家 6

被污染的大地

乐白家 7

铁色的大地

 △△△ 未来,将对我们健康造成严重危害

乐白家 8

先天性水俣病患者贵子和妈妈

乐白家 9

《入浴的智子》。满怀爱意的智子母亲为残疾的女儿洗澡                                           

乐白家 10

富山“痛痛病”患者赢了诉讼,却赔上了终身的健康

乐白家 11

骨骼软化萎缩,四肢弯曲,脊柱变形,骨质疏松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进入了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就在这时,全国出现了四大严重的环境污染公害事件:水俣病、“痛痛病”、第二水俣病和四日市哮喘。其中前三起,与严重的重金属污染有关。

在日本中部富饶的富山平原,有一条贯穿整个平原的河流“神通川”。神通川不但是河流两岸民众世世代代的饮用水源,更是整个平原的灌溉水源。因此,富山平原历来是日本稻米的生产基地。

大概从1912年起,人们开始发现富山平原的水稻开始普遍生长不良。1931年起,富山平原的民众开始出现一种怪病:腰、手和脚的关节疼痛不已。病症持续几年之后,会全身发生神经痛和骨痛现象。患者不但行动困难,甚至连呼吸都会带来剧烈的疼痛。

到后来,患者通常会骨骼软化萎缩,四肢弯曲,脊柱变形,骨质疏松,连咳嗽都可能造成骨折,最终无法进食,常常忍不住喊“痛、痛”,甚至有的人因忍受不了病痛的折磨而自杀。此病因此得名“痛痛病”。

1946年-1960年,日本医学界经过长期分析研究后,发现“痛痛病”的病因,源于神通川上游的神冈矿山排放的含镉废水。

1961年,富山县成立了“富山县地方特殊病对策委员会”,开始了国家级的调查研究。1967年研究小组发表联合报告,表明“痛痛病”主要是由重金属尤其是镉中毒引起的。确定神冈矿山排污导致镉污染,并确定受影响最严重的是矿山下游30公里的地区。

“痛痛病”主要集中在富山县,但日本官方后来在其他5个县也发现了一定数量的患者。“痛痛病”至今尚无特效的治疗方法,而且体内积蓄的镉也没有安全有效的排除方法。因此,消除镉对环境的污染,是防止“痛痛病”发生的根本措施。

今天谁又能站出来为这个 “公益” 买单?

而且根据文献调查,明确了海外的慢性镉中毒引起的骨病变事件中也出现了与痛痛病患者同样的症状。吉冈于1961年6月向委员会提出了报告,得出“痛痛病是因神冈矿山流出的镉引起的慢性中毒”为主体的结论

40年过去了,受害者仍然生活在不安中,日本社会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而土地污染的阴影仍未消除。

患者:矿山下的牺牲品

受吉冈委托进行了样本分光分析的小林纯强化了痛痛病的镉因说。小林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农艺化学科,1953年开始担任冈山大学附属大原农业研究所的教授。

患者:矿山下的牺牲品

彬野是至今仍幸存的少数受害者之一,她银白色的头发稀疏,弱小身躯蜷缩成一团,在医院病床上长睡不起,亲人每天都会来探视她。但她对外面的世界毫无知觉,一根输送养料的管子直插入她的肠胃,同时和养料一起输送的还有一种对骨痛有缓解作用的药物维生素D。

此前1943年曾调查过神冈矿山,并在报告中指出矿山的废渣处理存在问题。吉冈委托冈山时代的同僚,河川水质检查的专家小林来进行分析。小林在样本中不仅检测出了亚铅和铅,还有大量的镉。其后也采用了各种仪器分析法来继续进行重金属分析研究,以实验研究来强化流行病学的研究。

彬野是至今仍幸存的少数受害者之一,她银白色的头发稀疏,弱小身躯蜷缩成一团,在医院病床上长睡不起,亲人每天都会来探视她。但她对外面的世界毫无知觉,一根输送养料的管子直插入她的肠胃,同时和养料一起输送的还有一种对骨痛有缓解作用的药物维生素D。

之前在别的医院,彬野曾被诊断为骨质疏松和肾萎缩,这些都是痛痛病患者的典型症状。在荻野医院检查后,医生青岛惠子建议她去做一个痛痛病专家鉴定。

此后,痛痛病的镉因说于1961年6月在札幌举办的第34届日本整形外科学会上由萩野、吉冈联名首次进行了报告。

之前在别的医院,彬野曾被诊断为骨质疏松和肾萎缩,这些都是痛痛病患者的典型症状。在荻野医院检查后,医生青岛惠子建议她去做一个痛痛病专家鉴定。

这个专家鉴定由15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生组成,这个程序自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启动,专门甄别三井矿业的镉污染受害者,并提供有国家法律保障的赔偿和援助。

痛痛病审判中的专家们

这个专家鉴定由15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生组成,这个程序自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启动,专门甄别三井矿业的镉污染受害者,并提供有国家法律保障的赔偿和援助。

被认定需要满足的四个条件分别是:1)长期在被镉污染的地区居住;2)不是先天性的疾病,在成年期后才发现;3)肾脏功能的损害;4)骨软化症。其中,骨骼松散和软化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症状,可被医师用作判断痛痛病的重要依据。

除了痛痛病的病因被社会承认外,在对公害企业进行诉讼中的原告辩护律师们也起到了很大作用。在对病因的因果关系进行证明时,法院不仅认可了实验科学证明方法,流行病学因果关系的证明同样有效,这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被认定需要满足的四个条件分别是:1)长期在被镉污染的地区居住;2)不是先天性的疾病,在成年期后才发现;3)肾脏功能的损害;4)骨软化症。其中,骨骼松散和软化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症状,可被医师用作判断痛痛病的重要依据

在受害者体内,和镉富集同时被发现的还有铅和锌的积累,但和镉相比,数量被认为不足以致病。

战前就存在因农业与渔业受损而对当地居民进行的补偿运动。但关于人受损害的痛痛病,居民们最早开始采取行动是在1966年。当年11月,以集中了痛痛病患者的妇中町熊野地区的公民馆为中心,当地居民发起了痛痛病对策委员会。

在受害者体内,和镉富集同时被发现的还有铅和锌的积累,但和镉相比,数量被认为不足以致病。

自70年代日本厚生劳务省启动患者认定程序以来,像彬野一样经过国家认定的“痛痛病”患者共有195名,还有404名疑似患者曾经接受过医学观察,他们在等待中陆续死于肾功能衰竭。还有5位“获得认定”的垂垂老者尚存人世。彬野正是其中的一位,在被鉴定为痛痛病之后,她可以获得来自三井矿业公司的赔偿。

委员会于1967年6月和7月直接奔赴神冈矿山进行了补偿交涉,但对方态度冷淡倨傲。

自70年代日本厚生劳务省启动患者认定程序以来,像彬野一样经过国家认定的“痛痛病”患者共有195名,还有404名疑似患者曾经接受过医学观察,他们在等待中陆续死于肾功能衰竭。还有5位“获得认定”的垂垂老者尚存人世。彬野正是其中的一位,在被鉴定为痛痛病之后,她可以获得来自三井矿业公司的赔偿。

“经济赔偿是三井公司唯一能做的事”,长期医治痛痛病患者的医师青岛惠子告诉南都记者,几十年里,三井从来没有派人来看望过病人或者当面表达歉意“他们只是付钱”。

同年8月,通过与妇中町出身的岛林树律师的接触,委员会代表得以参加10月新泻水俣病审判的第一次现场取证。因与新泻水俣病患者的交流而受触动的委员会会长小松等人,在集会上表示不能委托他人,只能自己诉诸法庭。

“经济赔偿是三井公司唯一能做的事”,长期医治痛痛病患者的医师青岛惠子告诉南都记者,几十年里,三井从来没有派人来看望过病人或者当面表达歉意“他们只是付钱”。

三井是日本最大的财阀集团之一,其属下的三井矿业从上世纪初即开始了对神冈矿山的开采,这是日本最大的铅锌矿之一,和铅锌矿伴生的镉,在洗矿之后随着污水排入神通川,污染了沿河两岸。

12月,岛林律师等人和委员会商讨了关于诉讼的话题,于翌年1月通过与来自全国的十余名律师商谈,选定了提起诉讼的方针。出席的律师也同意组成痛痛病律师团。

三井是日本最大的财阀集团之一,其属下的三井矿业从上世纪初即开始了对神冈矿山的开采,这是日本最大的铅锌矿之一,和铅锌矿伴生的镉,在洗矿之后随着污水排入神通川,污染了沿河两岸。

自上世纪前半叶起,受战争影响,日本社会极度渴求资源,战后又进入经济快速增长期。矿产冶炼带来的重金属污染被日本人称为“矿毒”。

1968年3月9日,14名受害者向三井金属矿业提出诉讼,请求赔偿费6100万日元。诉状内联名的律师达到了236名,其中常任律师约为20名,团长由《读卖新闻》业主正力松太郎的外甥以及同时担任富山县律师学会会长的资深律师正力喜之助担任。

自上世纪前半叶起,受战争影响,日本社会极度渴求资源,战后又进入经济快速增长期。矿产冶炼带来的重金属污染被日本人称为“矿毒”。

神通川流域延绵入海,两岸的水稻田,在当地的经济构成中,至今仍然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若在这个小城市的道路上行走,不经意间,就能看到农业机具店。

三井金属针对保守的自民党员正力律师,谋划着使其脱离患者方律师团,并攻击得到革新派团体支援的律师团为“红色”同伙,试图割断其与当地受害者的协作关系。正力律师坚定地起到了律师团团长的领率作用,保证了诉讼的进行。

神通川流域延绵入海,两岸的水稻田,在当地的经济构成中,至今仍然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若在这个小城市的道路上行走,不经意间,就能看到农业机具店。

农业和农民曾一度在这个日本的鱼米之乡成为牺牲品。富含镉、铅等重金属元素的毒水顺流而下,再通过引水渠道流入稻田。最初,受到影响的是神通川里的鱼,而这只是痛痛病公害的开始。直到这个世纪初,居住在富山县的当地居民中,陆续出现一种奇病,身体扭曲佝偻,骨头软弱无力,患者大多是妇女,她们丧失了所有劳动能力,只能卧倒在床,骨头疼痛不堪,直到死亡。

一审的第一次口头辩论于1968年5月24日进行,之后经过36次口头辩论和4次现场取证,1971年6月30日由富山地方法院以四大公害诉讼之首宣告受害者的完全胜诉。

农业和农民曾一度在这个日本的鱼米之乡成为牺牲品。富含镉、铅等重金属元素的毒水顺流而下,再通过引水渠道流入稻田。最初,受到影响的是神通川里的鱼,而这只是痛痛病公害的开始。直到这个世纪初,居住在富山县的当地居民中,陆续出现一种奇病,身体扭曲佝偻,骨头软弱无力,患者大多是妇女,她们丧失了所有劳动能力,只能卧倒在床,骨头疼痛不堪,直到死亡。

乐白家,病痛“镉”入膏肓,骨软肾衰

审判时,原告方的证人有流行病学、地质学、分析化学和临床医学的4位专家,而被告方只有神冈矿山医院院长富田一人。富田医生认为,将痛痛病的病因归为镉证据不充足,但原告方律师团展开了积极的反诘问并推翻了其主张。判决基于流行病学的方法认可了被告公司的废水排放与被害发生之间的因果关系证明,宣告了原告方的完全胜利。

病痛“镉”入膏肓,骨软肾衰

镉毒成了神通川流域的一部分,40年之后仍挥之不去。最近10年,荻野医院推荐的疑似受害者就有19名,其中有12名完成了“国家认定”。

三井对一审判决不服,于当日向名古屋高级法院金泽支部提起了控诉。控诉于1971年9月20日进行。当时,公司方面请来了金泽大学医学部教授武内重五郎,其用“镉引起的范可尼综合症”来解释原告方镉因说的一个主要内容——痛痛病的肾障碍。武内用维生素D缺乏一说来代替镉因说。

镉毒成了神通川流域的一部分,40年之后仍挥之不去。最近10年,荻野医院推荐的疑似受害者就有19名,其中有12名完成了“国家认定”。

荻野医院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在痛痛病公害事件中发挥重要作用,时至今日,仍是富山县治疗痛痛病的重要医疗机构。90岁的桥诘和彬野差不多是在同一个时期被鉴定出来的,她还可以在女儿的搀扶下行走,但必须每个月两次到医院接受治疗。她的主治医师是青岛惠子,她也是荻野医院的院长。

但充分研究了国内外学术文献的患者方律师松波淳一进行了十分详细的反诘问,用维生素D不足来说明痛痛病到底站不住脚,武内证言不攻自破。

荻野医院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在痛痛病公害事件中发挥重要作用,时至今日,仍是富山县治疗痛痛病的重要医疗机构。90岁的桥诘和彬野差不多是在同一个时期被鉴定出来的,她还可以在女儿的搀扶下行走,但必须每个月两次到医院接受治疗。她的主治医师是青岛惠子,她也是荻野医院的院长。

桥诘住在妇中町,距离神通川三公里远,年轻时在家务农,神通川的镉水通过引水渠流入她家的田地。她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只是一点点痛”,她说,“眼晕,医生说我血压不稳,我以为是过度疲劳”。但她的病情在随后的30年里逐渐加重,到最近几年已经无法行走。

最重要证人的证言纷纷被击败,被告方律师团中包含剩余11名专家证人在内的多数证人申请都被法院驳回,控诉审判很快进入了结审阶段。1972年8月9日,法院驳回了三井的控诉,认可了一审原告追加的全部请求金额。

桥诘住在妇中町,距离神通川三公里远,年轻时在家务农,神通川的镉水通过引水渠流入她家的田地。她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只是一点点痛”,她说,“眼晕,医生说我血压不稳,我以为是过度疲劳”。但她的病情在随后的30年里逐渐加重,到最近几年已经无法行走。

“实际情况是,虽然痛痛病在这个地区如此出名,大部分医生对痛痛病仍然缺乏认识”,桥诘的弟弟高木良信评价说。高木是当地自助公民团体、痛痛病协议会副会长,在40年前是痛痛病受害者申诉的主要参与者。40年前,他只是为了这个地区的权益奋斗,他没有想到自己当时的争取,现在能帮助到自己的姐姐。

关于公害诉讼中流行病学的因果关系论,判决明确宣布了“根据流行病学的因果关系证明了痛痛病的原因物质是镉,鉴于临床及病理学的解释不推翻以上证明,法律因果关系的存在也应该得到认可”,富山地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更进了一步。

“实际情况是,虽然痛痛病在这个地区如此出名,大部分医生对痛痛病仍然缺乏认识”,桥诘的弟弟高木良信评价说。高木是当地自助公民团体、痛痛病协议会副会长,在40年前是痛痛病受害者申诉的主要参与者。40年前,他只是为了这个地区的权益奋斗,他没有想到自己当时的争取,现在能帮助到自己的姐姐。

但这只是有限的帮助。注射特殊的维生素D,是治疗骨质疏松的主要方法。肾脏的衰竭却无法治愈。

接到判决第二天,受害居民于上午10点开始在三井总部与公司进行了交涉,11个小时交涉的结果,居民的基本要求全部得到满足并缔结了两份誓约书和一份协议。

但这只是有限的帮助。注射特殊的维生素D,是治疗骨质疏松的主要方法。肾脏的衰竭却无法治愈。

“镉在人体的积累,通常是不可逆的”,青岛惠子院长告诉南都记者,它是一种容易在肾脏积累的重金属元素,并且同时可以在肝脏积累,而且它只要一旦存在在人的身体,便很难通过排泄、分泌等方式排出。

关于痛痛病补偿的誓约书,二次审判后一直到第七次审判都对全部的原告进行了赔偿,而且约定对未参与诉讼的受害者与新出现的受害者也进行全面补偿。

“镉在人体的积累,通常是不可逆的”,青岛惠子院长告诉南都记者,它是一种容易在肾脏积累的重金属元素,并且同时可以在肝脏积累,而且它只要一旦存在在人的身体,便很难通过排泄、分泌等方式排出。

大部分痛痛病患者死于肾功能衰竭,青岛说,我们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也无法治疗,“镉一旦侵入体内,还会令维生素D流失,这种流失通常伴随着荷尔蒙流失,所以痛痛病常见于更年期前后的妇女”———这解释了,在最后认定的173名受害者中,除3名男性外,为何大部分是务农的妇女。

关于土壤污染的誓约书,规定了三井要承担过去及将来的农业损害及土壤污染的责任,还包括预期的污染土壤的复原问题。而公害防止协定的意义在于其认可了居民可以进行现场调查,保障了受害者直接监视污染发生源的权利。

大部分痛痛病患者死于肾功能衰竭,青岛说,我们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也无法治疗,“镉一旦侵入体内,还会令维生素D流失,这种流失通常伴随着荷尔蒙流失,所以痛痛病常见于更年期前后的妇女”———这解释了,在最后认定的173名受害者中,除3名男性外,为何大部分是务农的妇女。

痛痛病最初的病症是全身骨头酸痛,这通常会被患者忽视,被误认为是过度劳累。之后骨质疏松的过程开始,患者的疼痛遍及全身,最终导致骨软化症状,丧失劳动能力。痛痛病在日文里的Itai-Itai,正是痛苦的叫喊声。

审判前针对病因的行政应对

痛痛病最初的病症是全身骨头酸痛,这通常会被患者忽视,被误认为是过度劳累。之后骨质疏松的过程开始,患者的疼痛遍及全身,最终导致骨软化症状,丧失劳动能力。痛痛病在日文里的Itai-Itai,正是痛苦的叫喊声。

“肾脏受损没有治疗办法,也会令很多患者意志消沉,对生活失去信心”,青岛说,所以作为医生,不仅要对患者进行身体治疗,还要进行心理治疗,劝导他们按时来检查、注射。

行政当局并未接受痛痛病的镉因说。富山县于1961年12月设置了地方特殊病对策委员会,因为县里否定了镉因说,委员会的调查也只是为了强化营养说。而且当时在痛痛病多发地区,不管是营养说还是镉因说在当地都是不光彩的话题,在视痛痛病为禁忌的氛围下,关于病因的研究也不受欢迎。

“肾脏受损没有治疗办法,也会令很多患者意志消沉,对生活失去信心”,青岛说,所以作为医生,不仅要对患者进行身体治疗,还要进行心理治疗,劝导他们按时来检查、注射。

客土:置换被污染的土壤

痛痛病审判之前,国家组织起来的专家仅得出了模棱两可的结论。1964年,厚生省新设立了公害科,首任科长桥本道夫于1965年开始说服通产省在厚生省成立了“微量重金属的环境污染”的研究小组,以对亚铅矿山精炼所的排水及周边环境进行调查。

客土:置换被污染的土壤

需要治疗的不仅是桥诘,还有她家的1.8公顷农地。土地也需要被认定,富山县被认定为受到污染需要修复的土地共有1500公顷。这项工程后来被命名为“土壤复原事业”。在随后漫长的40年里,这项事业被证明是耗时耗资的过程。

早在1963年,厚生省以金泽大学医学部为中心成立了“厚生省医疗研究痛痛病研究班”,文部省也在同年以金泽大学医学部为中心成立了“文部省机关研究痛痛病研究班”,共同进行流行病学的调查和集体诊察,并于该年11月开始进行个人调查。

需要治疗的不仅是桥诘,还有她家的1.8公顷农地。土地也需要被认定,富山县被认定为受到污染需要修复的土地共有1500公顷。这项工程后来被命名为“土壤复原事业”。在随后漫长的40年里,这项事业被证明是耗时耗资的过程。

在六七十年代的环境污染事件之后,土壤修复亦成为日本农业科学属目中的一个重要学科。

但1966年5月召开的联合研究班会议上得出了“与镉相关的问题尚待解决”的不明确结论。

在六七十年代的环境污染事件之后,土壤修复亦成为日本农业科学属目中的一个重要学科。

1970年,环境污染成为日本公害事件之时,现年70岁的东京大学教授茅野充男还是国立农业研究所的年轻人,现在他已经成为日本最重要的农业和土壤学者之一。他研究的一个领域是,如何减少植物对土壤中重金属的吸收,如何减少土壤污染。

1967年1月,厚生省和文部省的联合研究班终于公开发表了“所谓痛痛病相关调查的研究报告书”,但得出了“虽然作为原因物质的重金属,尤其是镉的嫌疑最大……至今的研究成果还难以断定其真正的原因”这样相当模棱两可的论断。

1970年,环境污染成为日本公害事件之时,现年70岁的东京大学教授茅野充男还是国立农业研究所的年轻人,现在他已经成为日本最重要的农业和土壤学者之一。他研究的一个领域是,如何减少植物对土壤中重金属的吸收,如何减少土壤污染。

茅野充男的重金属研究和日本土地污染和治理的历史正好重合。上世纪70年代,日本经历了高速发展,环境保护让位于工业和矿产开掘,重金属污染事件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现。茅野充男说,人们对重金属的污染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认识过程,“最早发现的是那些影响植物生长的金属,比如镍和铬,然后人们发现了镉”。镉不会影响水稻的生长,但摄入镉会损伤人的肾脏。

转机是由中央官厅行政官员的判断带来的。以担任了厚生省公害部部长的桥本道夫为中心,厚生省于1968年发表了《关于痛痛病的厚生省意见及其附属资料》。

野充男的重金属研究和日本土地污染和治理的历史正好重合。上世纪70年代,日本经历了高速发展,环境保护让位于工业和矿产开掘,重金属污染事件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现。茅野充男说,人们对重金属的污染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认识过程,“最早发现的是那些影响植物生长的金属,比如镍和铬,然后人们发现了镉”。镉不会影响水稻的生长,但摄入镉会损伤人的肾脏。

他最早研究的重金属是铜,铜是一种会令水稻严重减产的重金属元素。在渡良濑川,足尾铜山把下游的枥木县和群马县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中。之后,茅野教授又研究了铬和镍,它们都对植物生长有影响,铬同时是一种可能致癌的重金属元素。

《厚生省意见》断定痛痛病是因为慢性镉中毒,其发生源除了自然产生的物质还有三井金属矿业公司神冈矿业的排放物。

他最早研究的重金属是铜,铜是一种会令水稻严重减产的重金属元素。在渡良濑川,足尾铜山把下游的枥木县和群马县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中。之后,茅野教授又研究了铬和镍,它们都对植物生长有影响,铬同时是一种可能致癌的重金属元素。

之后他接触到了镉。从1970年到1975年,茅野作为土壤研究学者来到富山县,和多位科学家一起做土壤试验,研究用什么办法,才能减少土壤中的镉。他说,当时试验了很多种办法,包括稀释,但效果都不理想。

《厚生省意见》的起草者桥本自己这样评价到:“科学的不确定性虽然近半,但全部阐明的可能性还不存在,等其全部阐明后再作出行政判断与对策,很可能会重蹈水俣病再度发生这样无法弥补的大过错。因此,这是基于最好的科学知识而作出的行政判断与应对未来的宣言,今后也要继续积极地进行科学研究以求问题的阐明。

之后他接触到了镉。从1970年到1975年,茅野作为土壤研究学者来到富山县,和多位科学家一起做土壤试验,研究用什么办法,才能减少土壤中的镉。他说,当时试验了很多种办法,包括稀释,但效果都不理想。

于是科学家们在1975年向政府提出了一个方法,置换土壤,从神冈山区取走干净的土,把镉土埋到25厘米深的地下。严格来说,这不叫修复,而叫“客土”,“因为被污染的土壤仍然埋在地下”。这样做的依据是,通过研究,证明水稻根系不能到达25厘米以下的土壤,所以科学家们在分界线上填充了一层坚硬的物质。不过,茅野补充说,“污土仍然存在,只不过被埋得更深”。

审判后病因争论的再现与相关行政应对

于是科学家们在1975年向政府提出了一个方法,置换土壤,从神冈山区取走干净的土,把镉土埋到25厘米深的地下。严格来说,这不叫修复,而叫“客土”,“因为被污染的土壤仍然埋在地下”。这样做的依据是,通过研究,证明水稻根系不能到达25厘米以下的土壤,所以科学家们在分界线上填充了一层坚硬的物质。不过,茅野补充说,“污土仍然存在,只不过被埋得更深”。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如果把被置换的土堆到一起,它的长是1公里,宽是1公里,高将近4公里,大卡车要拉10万次。

审判的胜利并不表示一切已经结束。从1975年开始,针对追究公害的行动出现了反论。引燃导火索的是1975年《文艺春秋》2月号所登载的新锐児玉隆也的文章——《痛痛病是虚幻的公害病吗?》。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如果把被置换的土堆到一起,它的长是1公里,宽是1公里,高将近4公里,大卡车要拉10万次。

可以想象的是,“复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巨大的财力支持,所以直到现在,富山县的土壤修复仍然没有完成。车行在富山县的乡间道路上,仍不时能看到一大片正处在修复状态的田地,刚刚被卡车拉来的新土覆盖。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当时的日本环境厅厅长探访水俣病受害者康复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