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并可以直接带动土木工程建筑等70多个行业的发展

并可以直接带动土木工程建筑等70多个行业的发展

2020-01-06 00:19

乐白家 1

赶在六月五日“世界环境日”之前,“土十条”终于公布了。

乐白家 2

乐白家 3

导 读

土壤污染比大气污染更难治理。在中国的土壤污染状况尚未查清的情况下,若贸然开展大规模治理,可能沦为环保产业的一场投资盛宴。先把污染数据充分公开出来,才能监督治理实效。

5月28日,国务院签发“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土十条”。这份历时三年打磨的治理计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土壤污染加重趋势得到初步遏制,2030年全国土壤污染质量稳中向好,到本世纪中叶,土壤环境质量全面改善,并且落实到具体数字:2020年受污染土地安全利用率达到90%以上,2030年达95%。

导 读

与大气治理和水治理不同的是,土壤污染治理的难度更大、周期更长且费用更昂贵,因此,土壤污染治理的巨额资金问题就成为持续治理的关键。

就推动污染土地恢复而言,世界范围内也许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更紧迫和复杂。过去多年来,工业污染以及农业种植中不当使用化肥、农药等使得中国大片土壤被污染。

文/刘琴

广东省生态环境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告诉中外对话,该方案宏观管理的思路没有问题,例如计划建立土壤污染监测网络、对农用地按污染程度进行分类管理、强化未污染地保护等都很好。

文/谢玉娟

可期待的是,考虑到污染土壤对粮食生产和人类健康造成可怕的后果,中国正在下定决心解决这一难题。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今年的两会记者会上指出,土十条(《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文本已基本成熟,将于今年出台。

防治土壤污染需要海量资金,但在污染家底不清的情况下开展大规模治理,有可能沦为环保产业的一场投资盛宴或游戏。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中外对话。

但是整体的目标和具体计划难以挂钩,是否能达到治理目标,单从文字上看很难判断。他说,污染水平的判断遵循什么标准,什么叫“安全利用”,是否按计划执行就能达到90%的安全利用率,其实都没有说明。给人的感觉还比较空。

来源:界面新闻

中国如何完成自己的波恩挑战(BonnChallenge),需要的不仅仅是决心,更需要惊人的治理成本。波恩挑战是一项土壤改良全球倡议,此倡议旨在到2020年恢复1.5亿公顷退化土壤和遭砍伐的林地。

环保部8月3日发布文章说, “土十条”即将出台。今年中央下达重金属专项资金36亿元,支持30个地市重点区域重金属治理和37个重金属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示范工程。

最关键的是现在土壤污染的基础如何并不清楚——有多少受污染土地,在哪里,当前达到“安全利用”的受污染土地是多少,并没有公开的数据支撑。他无法判断可能的工作量和操作难度。

就推动污染土地恢复而言,世界范围内也许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更紧迫和复杂。过去多年来,工业污染以及农业种植中不当使用化肥、农药等使得中国大片土壤被污染。

与大气治理和水治理不同的是,土壤污染治理的难度更大、周期更长且费用更加昂贵,因此,土壤污染治理的巨额资金问题就成为持续治理的关键。

治理空气、水、土壤污染被称作中国环境保护事业的三大战役。“大气十条”、“水十条”都已出台,唯有“土十条”还未公布。

底数不清,是中国土壤污染治理举步不前的症结所在。

可期待的是,考虑到污染土壤对粮食生产和人类健康造成可怕的后果,中国正在下定决心解决这一难题。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今年的“两会”记者会上指出,“土十条”文本已基本成熟,将于今年出台。

资金缺口能寄希望于土地出让金吗?

据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估算,“土十条”发布之后,带来的投资将远高于5.7万亿元。

治理看摸底,信息要公开

中国如何完成自己的“波恩挑战”,需要的不仅仅是决心,更需要惊人的治理成本。“波恩挑战”是一项土壤改良全球倡议,此倡议旨在到2020年恢复1.5亿公顷退化土壤和遭砍伐的林地。

治理10公顷的工业污染土地你知道需要多少钱吗?有数据显示,以美国治理污染的经验看,净化这块相当于天安门广场四分之一面积大小的土地,需要的治理成本是3亿多元人民币。

由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最新发布的《土地整治蓝皮书》称,中国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需要海量资金。并可以直接带动土木工程建筑等70多个行业的发展,间接带动“水泥制造”、“采矿、采石设备制造”等近200个行业的发展。

2006年到2010年,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联手开展了"全国土壤污染情况调查和污染防治工作"。调查结果的统计性报告在2014年发布,在约1500个调查区的近万个调查点位中,超标点位占16.1%%。

与大气治理和水治理不同的是,土壤污染治理的难度更大、周期更长且费用更加昂贵,因此,土壤污染治理的巨额资金问题就成为持续治理的关键。

那么治理一个更大范围内的污染土地呢?根据2011年中国首个由国务院批复的重金属污染治理方案《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预算投资是595亿元。但依据湖南相关部门预测,要保证治理效果,全部投入需在4000亿元以上。

但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中外对话,目前中国土壤污染家底不清,贸然投巨资开展大规模治理,治理效果不理想,有可能形成新的一轮污染,并成为环保产业的一场投资盛宴或游戏。

由于全国污染场地数远高于取点场地数(中国土壤修复网站编辑高胜达预计污染场地有30-50万块),有学者认为该调查太过于粗略,未能真正体现污染的程度。

资金缺口能寄希望于土地出让金吗?

中国的土壤污染包括农业耕地污染、城市棕色地块污染以及矿区土壤污染。2014年4月,环保部公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土壤总点位超标率为16.1%,其中具体到耕地,中国就有333.33万公顷耕地因遭受污染而不宜耕种。

他说,土壤污染情况不清,包括污染在什么地方,受到什么样的污染,以及污染程度多大等。“治理土壤污染首先应当充分公开土壤污染信息以形成社会监督。”

今年4月常州外国语学校土壤污染事件之后,环保部部长陈吉宁曾拿表态要对全国污染状况进行一次详细的摸底调查。“土十条”第一条也提及:2018年底前查明农用地土壤污染的面积、分布及其对农产品质量的影响;2020年底前掌握重点行业企业用地中的污染地块分布及其环境风险情况。

治理10公顷的工业污染土地你知道需要多少钱吗?有数据显示,以美国治理污染的经验看,净化这块相当于天安门广场四分之一面积大小的土地,需要的治理成本是3亿多元人民币。

按照上述数据计算的话,若完成全国污染土地治理,所需资金将非常惊人。

在马军团队推出的污染地图上,已经有了大气污染地图、水污染地图,但还没有土壤污染地图,原因是缺乏官方公开的土壤污染数据。

但是鉴于上述“粗糙”的调查持续了近4年,要在2020年前的三年多时间内完成更详细的污染定位和风险评估等工作,难度可见一斑。

那么治理一个更大范围内的污染土地呢?根据2011年中国首个由国务院批复的重金属污染治理方案《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预算投资是595亿元。但依据湖南相关部门预测,要保证治理效果,全部投入需在4000亿元以上。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经济与管理系副教授蓝虹2014年曾撰文指出,耕地土壤污染修复所需资金数额巨大,仅对受重金属污染的农业耕地而言,即使采取土壤修复成本最低的植物修复法,每公顷的修复成本也将达到30万元,耕地修复所需资金总额将高达6万亿元。

中国2014年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该调查历时8年多,但没有给出准确的土壤污染数据。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称,本次调查以点位超标率来描述土壤污染状况,“给出准确的土壤污染面积的数据有较大困难”。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表示:"我相信已经有一张地图存在,只是出于各种原因未能公开"。

中国的土壤污染包括农业耕地污染、城市棕色地块污染以及矿区土壤污染。 2014年4月,环保部公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土壤总点位超标率为16.1%,其中具体到耕地,中国就有333.33万公顷耕地因遭受污染而不宜耕种。

除了农业耕地,城市棕色地块和矿区土壤污染的治理也都耗资巨大。蓝虹称,依据最保守的测算,每公顷治理资金最低需要9万元,则资金需求为1400多亿元。根据《全国土壤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期间用于全国污染土壤修复的中央财政资金为300亿元,我国土壤修复存在巨大资金缺口。

乐白家,在家底不清的情况下,中国土壤污染治理的大幕即将拉开。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中国正在酝酿一系列鼓励政策,促进和规范土壤污染治理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并逐步将土壤污染防治领域全面向社会资本开放。

但是,土壤污染肉眼不可见,污染位置、污染物指标等数据不公开始终让公众无法相信也无法监督治理效果,最终可能会大大降低治理效率。2006-2010的调查,最终也未公开具体的点位和对应污染物信息。

按照上述数据计算的话,若完成全国污染土地治理,所需资金将非常惊人。

上述数据还都是最保守的估算。如果按照最严格的治理标准,有些专家认为,若完成全国污染土地治理,所需资金将超过数十万亿元。

土壤污染防治巨资从哪来?环保部门近日也召开研讨会,讨论美国防治土壤污染的超级基金能否“洋为中用”。

马军对中外对话说,他认为政府现在没有就公开已有的土壤污染点位的信息,可能是担心一下把信息丢给大众,造成恐慌。高胜达也说,环保部现在强调信息的“有序公开”。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经济与管理系副教授蓝虹2014年曾撰文指出,耕地土壤污染修复所需资金数额巨大,仅对受重金属污染的农业耕地而言,即使采取土壤修复成本最低的植物修复法,每公顷的修复成本也将达到30万元,耕地修复所需资金总额将高达6万亿元。

2013年,国内多个省份出产的稻米被查出镉超标,土壤污染已成我国众多地方的公害。

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法规处副处长李静云透露,中国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将学习和借鉴美国超级基金法的经验。

民间地图

除了农业耕地,城市棕色地块和矿区土壤污染的治理也都耗资巨大。蓝虹称,依据最保守的测算,每公顷治理资金最低需要9万元,则资金需求为1400多亿元。根据《全国土壤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期间用于全国污染土壤修复的中央财政资金为300亿元,我国土壤修复存在巨大资金缺口。

如此高的治理资金来自哪里呢?

但马军认为,美国超级基金在投资污染治理方面,存在投入产出比不高的情况,中国应当避免。

常州外国语学校事件之后,IPE发布了一张土壤污染风险地图——中国第一张公开的土壤污染源风险地图。

上述数据还都是最保守的估算。如果按照最严格的治理标准,有些专家认为,若完成全国污染土地治理,所需资金将超过数十万亿元。

《经济参考报》日前报道称,土十条内容中将建议提取10%土地出让收益。据测算,若各地提取10%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土壤污染治理,加上中央财政、社会资金投入,每年投入可在1500亿至2000亿元。考虑到国家土地政策逐步收紧的因素,到2020年,预计可筹措到1.1万亿至1.4万亿元。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可以直接带动土木工程建筑等70多个行业的发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