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名为《有机农业的惊天骗局》,有机生产是美国

名为《有机农业的惊天骗局》,有机生产是美国

2020-01-06 00:18

乐白家 1

最近海德沙龙翻译了美国Forbes网站的文章,名为《有机农业的惊天骗局》,提出“有机农药”危害巨大,想通过吃有机食品避免农残是一种误解。文中称有机产业的检测频率低,美国的认证有机产品43%被检出农药...

近年来,随着食品安全问题的频繁爆发,大批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兴起,但这些新的农业从业者也面临着严重的信任危机。

近年来,美国农业部大力发展有机农业生产体系以满足国内对有机食物不断增长的需求。有机的意义是什么?美国农业部是如何扶植有机农业发展的?美国有机认证体系的框架与流程又是怎样的?

当工业化农业的弊端逐渐浮出水面——人的健康受损、土壤等环境持续恶化、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缺失,我们该怎么办?是犬儒主义、怀疑主义,揪住一点前进中的问题批判到底,还是迈着一点探索者的步子,多为改进人类福祉做点有益之事?

乐白家 2

如何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建立农产品的信任关系成为农民、农业企业家等必须直面的问题。数据化技术的应用为这些问题的解决带来机遇。

近年来,美国农业部大力发展有机农业生产体系以满足国内对有机食物不断增长的需求。有机的意义是什么?美国农业部是如何扶植有机农业发展的?美国有机认证体系的框架与流程又是怎样的?农民如何从化学农业向有机农业转型?本文将详细介绍美国有机农业现状以及农业部扶植有机农业的措施,并提出对我国有机农业发展的建议。

作者|王婧

最近海德沙龙翻译了美国Forbes网站的文章,名为《有机农业的惊天骗局》,提出“有机农药”危害巨大,想通过吃有机食品避免农残是一种误解。文中称有机产业的检测频率低,美国的认证有机产品43%被检出农药残留。此外,该作者还认为有机产业依赖补贴,产品的溢价并非基于科学,而是基于“信仰”,从而得出有机产业是通过误导欺骗消费者赚钱的结论。面对这篇向有机农业全面举戈的檄文,笔者作为一名生态农业的工作者,在此就有机的普遍疑问,和一些常识问题进行解释,以正视听。

2016年,农业部等八部门发布了《“互联网+”现代农业三年行动实施方案》,“互联网是一个工具,但是这个‘+’是什么意思?就是要对生态要素进行重新配置,使业态进入一个新的状态,形成新的业态,比如生态信任农业。”国家农村信息化指导组专家李道亮说。

众所周知,美国是发达国家中为数不多的走转基因路线的农业大国,10亿亩的美国土地上种植着转基因玉米、大豆与棉花,占全美国种植面积的一半,也占世界转基因种植面积的40%。尽管如此,近年来,对有机食物的需求在美国急剧增长,自1990年以来有机食物需求激增了30多倍,而有机耕种面积仅增长了五倍,销量增长远赶不及国内有机食物的供给。每年,美国都要向国外进口大量的有机食物与有机动物饲料。因此,美国农业部,一个管理着从田间到餐桌的重要政府部门,其使命之一是确保有机农业生产体系的发展,以满足国内对有机食物不断增长的需求。

最近海德沙龙翻译了美国Forbes网站的文章,名为《有机农业的惊天骗局》,提出“有机农药”危害巨大,想通过吃有机食品避免农残是一种误解。文中称有机产业的检测频率低,美国的认证有机产品43%被检出农药残留。此外,该作者还认为有机产业依赖补贴,产品的溢价并非基于科学,而是基于“信仰”,从而得出有机产业是通过误导欺骗消费者赚钱的结论。面对这篇向有机农业全面举戈的檄文,笔者作为一名生态农业的工作者,在此就有机的普遍疑问,和一些常识问题进行解释,以正视听。

“有机农药”不等于有机农业的综合防治措施

期待生态农业的尝试能助推我国农业的转型,盆景将来变成风景。

美国政府意识到,有机农业对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恢复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在最近三次的农业法案中,联邦政府在扶植有机农业上的财政支出都大幅提高(注:美国农业法案约每五年制定一次),在最近的一次2014年农业法案中,针对有机农业的研究、教育、补助以及数据收集的总财务支出超过了1.6亿美金。虽然目前有机食物消费仅占美国所有食物消费的5%,但因政府的大力支持、消费者对有机食物市场需求、以及农民对转型有机农业不断上升的兴趣,美国有机农业得以快速发展,有机农场数目与有机种植面积逐年上升。美国农业部部长汤姆维尔萨克在近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有机生产是美国农业中最快速发展的一部分,正是农业部对有机农业的大力支持使得有机农场与加工商数目不断增加,为美国乡村提供了更多工作机会。

“有机农药”不等于有机农业的综合防治措施

作者说“有机农药给健康带来的风险和非有机农药是一样的”。真的是这样吗?首先作者混淆了有机农业的综合防治措施和“有机农药”,有机农业强调利用自然规律增加作物的生产力和抗病能力,而不是化学合成物,是一套依靠“生态系统”的农业管理方法。因此有机农业不等同于用生物农药防虫。作物轮作、套种等各种农业、物理、生物和生态措施才是控制病虫草害的主要手段。

生态农业遇信任危机

从左至右分别为有机生产与市场数据收集经费、国家有机认证成本分摊项目经费、有机农业研究与知识传播的经费、总经费(单位:百万美金)

作者说“有机农药给健康带来的风险和非有机农药是一样的”。真的是这样吗?首先作者混淆了有机农业的综合防治措施和“有机农药”,有机农业强调利用自然规律增加作物的生产力和抗病能力,而不是化学合成物,是一套依靠“生态系统”的农业管理方法。因此有机农业不等同于用生物农药防虫。作物轮作、套种等各种农业、物理、生物和生态措施才是控制病虫草害的主要手段。

生物农药的使用是在必要时而非第一时间采用。生物农药[2]是天然存在的物质,与化学农药的本质区别是它们自然存在于生态体系中。有些植物的分泌物有杀虫作用,多属于植物的次生代谢物,如烟碱、苦参碱等,后被制成生物农药。生物农药中大部分对人体是安全的,不会像化学农药那样污染环境。例如常用的Bt就是天然的微生物杀虫剂,除非误食否则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

不打农药,不用化肥的粮食、蔬菜、水果,对很多消费者来说,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有机的意义是什么?

生物农药的使用是在必要时而非第一时间采用。生物农药是天然存在的物质,与化学农药的本质区别是它们自然存在于生态体系中。有些植物的分泌物有杀虫作用,多属于植物的次生代谢物,如烟碱、苦参碱等,后被制成生物农药。生物农药中大部分对人体是安全的,不会像化学农药那样污染环境。例如常用的Bt就是天然的微生物杀虫剂,除非误食否则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

有机农业被检出农残的背后原因

大量使用农药、化肥、激素等,造成了食品农残药残的超标,也引发了很多食品安全问题。人们呼吁生产更安全、更健康的食品,越来越多的人投身这个行业。

我们知道有机食物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合成农药、化肥、生长激素、抗生素与转基因技术,但其实有机的意义远不止于此。作为一个有机农民,还需要确保其农业生产方式能够循环利用资源、推动生态平衡、恢复生物多样性、巩固和提升土壤健康与水的质量、恢复自然环境与资源。有机认证标签标志着农产品与食物的生产符合国家所规定的有机标准。

有机农业被检出农残的背后原因

该文还批判了以过程认证而非结果认证为主的有机认证体系,认为有机农产品的检测频率低,并引用了2012年美国农业部报告,其对571份“有机”产品样本的测试中发现,43%含有违禁农药残留。姑且不论这一报告是针对美国的有机产业进行的,结果存在其局限性,它更缺乏常规农业的农残抽检率和检出率做参照。英国的NewCastle大学在2014年做出过更全面的评估,发表在《英国营养学期刊》上,该研究基于343份有机种植和常规种植产品营养和有害成分的对比研究综述而成,其中一个结论是:普通产品含有农药残留的概率是有机产品的4倍[3]。

近年来,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在不少地方开始尝试。标榜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的生态农业模式能获得人们的信任吗?谁愿意为这种模式买单?对于这些农业从业者来说,这是最难跨越的一道坎。

因此,消费者在购买有机食物时,其实购买的不仅仅是食物本身,还包括了有机食物背后有利于恢复自然生态环境的农业生产体系,而有机认证标签以法律确保了有机食物供应链的诚信。

该文还批判了以过程认证而非结果认证为主的有机认证体系,认为有机农产品的检测频率低,并引用了2012年美国农业部报告,其对571份“有机”产品样本的测试中发现,43%含有违禁农药残留。姑且不论这一报告是针对美国的有机产业进行的,结果存在其局限性,它更缺乏常规农业的农残抽检率和检出率做参照。

有机生产过程中要求不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和农药,但为什么还有少部分产品含有农残?其中一个原因正和有机农业所反抗的化学农业有关。60年代以来,工业化农业大肆进军,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大规模种植单一作物,肆无忌惮地往环境中喷洒化学农药,病虫害变本加厉危害农业生产,失衡的生态系统导致人们要用更多的肥料、农药维持农业系统的运转。有机生产即便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合成物质,也会因为土壤、水、空气的污染,化学污染物的漂移而无法做到100%零农残。这一现象更值得我们反思,人类对自然所做的一切最终可能危害到的是自己和后代的安全。

多重质疑

美国农业部如何扶植有机农业?

英国的New Castle大学在2014年做出过更全面的评估,发表在《英国营养学期刊》上,该研究基于343份有机种植和常规种植产品营养和有害成分的对比研究综述而成,其中一个结论是:普通产品含有农药残留的概率是有机产品的4倍。

有机农业真的拿到“巨额”补贴了吗?

在普通食品屡次陷入食品安全危机时,有机食品、生态食品等也未能独善其身。问题有机食品常被检测机构、媒体曝光,而生态食品则被质疑是滥用概念,打擦边球。

美国农业部负责设置有机标准、提供农民有机认证程序的资源、收集有机农业种植情况数据、提供技术与财政支持帮助向有机农业转型的农民恢复土壤肥力等。美国农业部下属直接负责有机农业的部门与项目包括:

有机生产过程中要求不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和农药,但为什么还有少部分产品含有农残?其中一个原因正和有机农业所反抗的化学农业有关。60年代以来,工业化农业大肆进军,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大规模种植单一作物,肆无忌惮地往环境中喷洒化学农药,病虫害变本加厉危害农业生产,失衡的生态系统导致人们要用更多的肥料、农药维持农业系统的运转。有机生产即便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合成物质,也会因为土壤、水、空气的污染,化学污染物的漂移而无法做到100%零农残。这一现象更值得我们反思,人类对自然所做的一切最终可能危害到的是自己和后代的安全。

一直以来,有机产品的价格问题就遭到很多质疑。作者对有机农业的溢价嗤之以鼻,带着对有机农业收到的补贴的满腔愤怒。有机或生态农业有补贴吗?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截至2012年,对生态有机农业的研发仅占一项转基因研发经费的不到4%,对有机农场的补贴往往要求该农场具有一定的规模,数字比起巨额的总体农业投入而言也可谓凤毛麟角。相反,多数国家却在花费巨额的经费降低化肥和化学农药的价格。以化肥为例,中国对化肥行业的生产用电、用气、铁路运输均进行补贴,近期为了减少化肥的使用,才刚刚取消增值税上的优惠政策。从事生态有机农业的小规模的农场,多数得不到公共资金的支持,多样的农产品被生产出来如何对接市场也是一大挑战。例如农场会生产受欢迎的蔬菜和销量一般的豆类,但为了让土壤恢复肥力,豆类的种植是必要的,却可能遭到卖不出去的风险,所以才让消费者支付平等的对价。我们见过富得流油的大型食品企业获得补贴,同时压低成本生产食物,却从未见过生态有机生产者真正成为富豪,他们往往要为生产和销售中遇到的各式各样的问题,核算着合适收支平衡有盈余的价格。

2015年9月10日,天津市消协发布了2015年蔬菜比较试验报告,报告显示,有机认证蔬菜样品单项农残检出率高于常规蔬菜样品。13种有机认证蔬菜样品中有9种被检出百菌清单项农药残留,占比为69.23%。北菜园、翠京元、光合谷等知名有机蔬菜品牌上榜。

农业市场服务部(AgriculturalMarketingService)下的国家有机项目(NationalOrganicProgram),负责设置有机标准,执行和监管有机法规,鉴定、授权与培训有机认证机构,指导农民与加工企业如何获得有机认证,制定有机进出口政策等。国家有机项目的有机认证成本分摊项目(OrganicCertificationCostSharePrograms),以直接补助的形式为申请有机认证的农民与加工商分摊75%的申请成本。

有机农业真的拿到“巨额”补贴了吗?

有机农业需要重建信任

随后,媒体记者在北京昌平的一家宣称有机种植的南地绿都庄园大棚内发现多菌灵、哒螨灵、多氧清、翠贝等农药,甚至还有高毒农药敌敌畏。

2016年4月4日,农业市场服务部推出了有机诚信数据库(OrganicIntegrityDatabase),所有目前经美国农业部有机认证的全球三万多家有机农场与加工商以及其认证的有机产品都可以在这个面向大众的公众数据库系统中查到。()

一直以来,有机产品的价格问题就遭到很多质疑。作者对有机农业的溢价嗤之以鼻,带着对有机农业收到的补贴的满腔愤怒。有机或生态农业有补贴吗?

“有机农业是‘基于信任’甚至是‘基于信仰’的体系”是一件坏事吗?生态有机农业的出现不仅仅是因为化肥农药的使用,更为了修补常规化学农业带来的“信任危机”。以城市中冬天售卖的大白菜为例,消费者买到手里花上2、3块,但在河北种菜的农民却只能赚到5分钱。有统计表明农民赚取的往往不到最后商品价值的6%——在大白菜这个案例上农民只赚得了商品最后价值的约2%,农民自然会选择使用最方便效率却牺牲环境和健康的方式,因为并没有人来顾及他们的生计。生产者拿去卖的菜自己不吃,消费者也对食物没有信心。

这些乱象被曝光时,被称为“世界最严”的《有机食品认证管理办法》已实施了一年多。在此之前,有机食品的混乱状况更严重,假冒有机产品屡见不鲜。随着《办法》的实施,有机行业进行了一轮整顿,但问题产品依然没有杜绝。

自然资源保护服务部(NaturalResourcesConservationService)下属的有机农业环境激励项目(EQIPOrganicInitiative),为有机农民与向有机转型的农民提供财务与技术支持,帮助农民设计有机保护性农业与牧业、恢复土壤、减少水土流失、提高灌溉效率、提升作物轮作与营养吸收、恢复授粉昆虫栖息地等等。有机农业环境激励项目对申请者的财务支持为每年最高为两万美金、以及六年总共不超过八万美金,以帮助农民向有机生产转型。自然资源保护服务部还开设了免费网络培训讲座,如机农业转型的指导讲座。(_008224)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截至2012年,对生态有机农业的研发仅占一项转基因研发经费的不到4%,对有机农场的补贴往往要求该农场具有一定的规模,数字比起巨额的总体农业投入而言也可谓凤毛麟角。相反,多数国家却在花费巨额的经费降低化肥和化学农药的价格。

生态有机农业正是为了修补信任,重建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联被越来越多人接受的。认证有机行业通过完全的生产过程纪录、认证、监管机构的核查,让食物生产的各个环节都明白得展现在消费者面前;另外一种参与式认证体系,更是将消费者的参与、生产过程的透明和风险共担等置于首位。后者现在在各大城市周边和农村兴起,城市居民可以在周末或假期自己到农田,参与农耕,分享收获,这些农场也成为很多家长对小朋友进行食物和农业教育的基地。通过多年的实践,社区支持农业和参与式认证体系都在“信任重建”方面展现出了特有的价值。让很多城市消费者理解到了农民种植的辛苦,农民的生计有了保障,城乡不再生硬地割裂。

据一位认证机构的工作人员透露,一般有机种植机构都做不到完全按照有机的方式去生产,在种植初期都会偷偷摸摸地用农药化肥,或施用一些生物农药,认证机构可以提供规避风险指导服务。

经济研究服务部(EconomicResearchService),负责收集有机农业生产与有机市场的数据,并进行有机生产、加工、区域分布、零售、消费者购买行为等方面的调研,拥有开放数据平台。()

以化肥为例,中国对化肥行业的生产用电、用气、铁路运输均进行补贴,近期为了减少化肥的使用,才刚刚取消增值税上的优惠政策。从事生态有机农业的小规模的农场,多数得不到公共资金的支持,多样的农产品被生产出来如何对接市场也是一大挑战。例如农场会生产受欢迎的蔬菜和销量一般的豆类,但为了让土壤恢复肥力,豆类的种植是必要的,却可能遭到卖不出去的风险,所以才让消费者支付平等的对价。

乐白家,掺假的有机生产者有没有?当然有,但这是监管和保障体系不健全的前提下出现的,有机农业和造假之间并无因果关系。将有溢价等同于更高的欺骗的道德风险,是不公允的,也忽略了现存的活生生的正面案例。

有机认证的公信力一次又一次遭到质疑。而有机认证费用也增加了有机农业的成本。

风险管理局(RiskManagementAgency),为有机与向有机转型的农民提供作物保险以弥补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和病虫害)的损失,供农民购买,保险规则与化学农业类似,但补偿定价为更高的有机产品的价格。

我们见过富得流油的大型食品企业获得补贴,同时压低成本生产食物,却从未见过生态有机生产者真正成为富豪,他们往往要为生产和销售中遇到的各式各样的问题,核算着合适收支平衡有盈余的价格。

生态农业是古老的,但在现代它却新生、弱小而富有生机。迄今为止我国有机食品销售额占我国食品消费市场总额比重不到0.5%。一直走在前面的德国,这一比重也不过1%。但丹麦可能是一个例外,丹麦政府在今年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农业发展计划,将整个国家的农业全部转型为有机和可持续的生态农业。当工业化农业的弊端逐渐浮出水面——人的健康受损、土壤等环境持续恶化、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缺失,我们该怎么办?是犬儒主义、怀疑主义,揪住一点前进中的问题批判到底,还是迈着一点探索者的步子,多为改进人类福祉做点有益之事?无论是食品的生产者还是消费者,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Miller和Kirshen先生也不妨去美国周边的有机农场尝尝看看自然成熟不用化肥农药浇灌的西红柿,再来辩论不迟。

“太贵。”提到有机认证的时候,北京平人农场的赵中义这样说。平人农场位于北京昌平区新寿镇,有50亩地。赵中义称农场基本能做到不用农药化肥,但没有进行有机认证。

()

有机农业需要重建信任

备注:
[1]没有申请认证但是用有机方式生产的农业模式,一些有机农业,以参与式保障体系,或社区支持农业为保障,而不依赖监管机构的认证。
[2]生物农药是指细菌、真菌病毒类的微生物,也可能是植物自身产生的次生代谢物,可以生产做病虫害防治之用。
[3]Higherantioxidantconcentrationsandlesscadmiumandpesticideresiduesinorganically-growncrops:asystematicliteraturereviewandmeta-analyses.”Baranski,M.etal.BritishJournalofNutrition,July15th2014.

像平人农场这样放弃认证之路的中小型农场很多,不进行有机认证,但按照有机的方式生产,成为很多生态农庄的标榜。

农业推广服务(ExtensionServices)与覆盖全美的赠地大学(Land-grantUniversity)合作,教育和传播农业知识与实际的农业实践操作。下设的农业推广网站与eOrganic网站,与全美70多个大学合作,提供有机农业知识的视频、讲座与文章,有机生产者以及大众还可以在网上向有机专家提问。(_production)

“有机农业是‘基于信任’甚至是‘基于信仰’的体系”是一件坏事吗?生态有机农业的出现不仅仅是因为化肥农药的使用,更为了修补常规化学农业带来的“信任危机”。以城市中冬天售卖的大白菜为例,消费者买到手里花上2、3块,但在河北种菜的农民却只能赚到5分钱。有统计表明农民赚取的往往不到最后商品价值的6%——在大白菜这个案例上农民只赚得了商品最后价值的约2%,农民自然会选择使用最方便效率却牺牲环境和健康的方式,因为并没有人来顾及他们的生计。生产者拿去卖的菜自己不吃,消费者也对食物没有信心。

信任检测还是信任人?这成为一个问题。可是,当第三方的检测、认证都不可信的时候,人如何取得信任?

国家农业图书馆(NationalAgriculturalLibrary)下的另类农业体系信息中心(AlternativeFarmingSystemsInformationCenter)提供大量有机农业与可持续农业的相关新闻与信息。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名为《有机农业的惊天骗局》,有机生产是美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