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产生镉大米并不等于土壤污染,摩擦着长长的甘

产生镉大米并不等于土壤污染,摩擦着长长的甘

2020-01-06 00:18

乐白家 1

土壤研究专家陈能场:产生镉大米不等于土壤污染
土壤污染与食品安全论坛在长举行,专家称淘米无法清除大米中的镉

医治毒农田广东生态环境和土壤研究所的研究员陈能场正在试验用经济的水稻“长香谷”来吸取“癌症村”土壤中的重金属镉,但这样的修复技术能在中国推广吗?几片庞大的积雨云覆盖着上坝村...

乐白家 2

工业爆炸对土壤有哪些影响,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正在澎湃“问吧”接受网友提问,您如有关切问题,请点击_detail_10001006或者点击下端的阅读原文进入

镉大米让人闻之色变。大米镉超标产生的原因是什么?镉超标导致的弊病最容易缠住哪些人群?7月13日,土壤污染与食品安全专场论坛在长沙市图书馆举行,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博士陈能场说,“产生镉大米并不等于土壤污染”。湖南省地质科学研究院教授童潜明则指出,镉大米的产生与农业施用磷肥有关系。磷肥也是形成镉大米的原因陈能场分析说,镉大米的产生是镉的特性、土壤污染、土壤退化、水稻品种特性综合作用的结果。在镉大米的产生过程中,大量氮肥、酸雨、籼稻、土壤污染、磷肥镉等都是“罪魁祸首”。“镉大米的产生并不等于土壤重金属超标了,而且镉大米浓度高并不等于土壤中的镉含量高。”陈能场还说,根据研究显示,中国南方的酸性土壤更容易导致镉吸收。童潜明则认为,镉大米产生过程中,磷肥的施用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不能一味强调工业污染对镉大米的影响,少用磷肥也是减少镉大米产生的一个办法,“因为磷肥是由矿石加工而来的,磷肥里面就有镉”。吸烟者也是易摄入镉的人群人体内的镉从哪儿来的?陈能场介绍,人体可以通过饮水、鱼类、空气等途径摄入镉,“镉大米是最主要的来源”。陈能场分析说,人体摄入含有镉元素的食物后,“90%以上的镉会从粪便中排出,只有大约5%的镉会被人体吸收进去,被人体吸收进去的镉主要留在了肾脏和肝脏里面”,镉在人体中的半衰期为17年至38年,会伴随人大半生甚至一辈子。陈能场透露,在摄入同样微量的镉含量之后,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在体内残留镉,“因为女性的身体特性,缺钙和缺铁较男性更严重。”陈能场说,根据早年召开的“痛痛病和镉环境污染对策”国际会议的消息,镉日平均摄取30微克将会导致1.5%的人产生轻度的肾脏功能障碍,“而轻度的是肾病、其次是轻度痛痛病、典型痛痛病和重症痛痛病”。陈能场指出,吸烟者,缺铁、缺钙和维生素D的人,喜欢吃动物内脏和蘑菇的人,在镉污染区域生活的人以及接触镉的相关职业者都是很容易摄入镉的人群。陈能场还说,“淘米等物理办法是无法清除大米中的镉含量的”。名词解释痛痛病是指,镉进入人体,使人体骨骼中的钙大量流失,使病人骨质疏松、骨骼萎缩、关节疼痛。 (原标题《“镉更容易在女性体内残留”》)更多阅读中国土壤污染不容乐观 官方仍未公布确切数据“镉大米”核实三月无果:保密还是护短广州公布使用镉大米4家单位 两所高校食堂在列

医治毒农田

土壤里的矿物质、微量元素以及微生物等的变化,正在影响着人体健康,这一点已成为多位专家的共识。

回复0901,可以阅读陈能场研究员最新文章“工业事故对土壤影响有多深”

广东生态环境和土壤研究所的研究员陈能场正在试验用经济的水稻长香谷来吸取癌症村土壤中的重金属镉,但这样的修复技术能在中国推广吗?

缺钙问题和骨质疏松症如今正越来越普遍化和年轻化。

几片庞大的积雨云覆盖着上坝村。晴朗的天气,突然变得阴郁。

骨骼的健康需要钙、磷、镁这三种元素来支撑。这三种元素全部来自于土壤,但其在土壤里的流失程度非常严重。数据表明,有些地方土壤里钙流失甚至达到百分之八十多。日前,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所研究员徐恒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雨水很快来临,敲打着遍野的深绿甘蔗,劈啪作响。何有添急匆匆地从甘蔗地里跑出来,朝大约30米处的房舍奔去。深色的褂子,摩擦着长长的甘蔗叶子。

土壤里的矿物质、微量元素以及微生物等的变化,正在影响着人体健康,这一点已成为多位专家的共识。

几小时前,他给200多公里之外的广州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广东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在电话里,何有添和陈商量着今年下半年的试验安排。

土壤矿物质流失惊人

何有添,57岁,上坝村村委会主任。这个村子隶属于广东韶关翁源县新江镇,人口超过3000。

徐恒泳认为,正由于土壤矿物质严重流失,导致食物缺乏矿物生命元素,造成人体元素失衡,从而导致今天的各种慢病井喷式高发。

除了苍莽群山外,环绕着这个村庄的,还有一条横石河。

事实上,两度诺贝尔奖得主莱纳斯卡尔鲍林在上世纪就说过:每一种疾患、每一种病痛都可以追溯到矿物质缺乏上去。我们今天所遭遇的大多数问题都肇始于在矿物质匮乏的土地上栽种的粮食,以及吃这些粮食的动物。

约30年前,距横石河源头20公里处有一个大宝山矿地,主要开采铁和铜。尾矿库里的高浓度重金属倾泻而下,注入横石河。横石河蜿蜒流经上坝村,在村西北处被村民用一条长长的水渠引入村子。他们用这条河流的水来浇灌田地。

最近七八年来,徐恒泳的业余时间全部用在研究资源、能源、环境、生态、健康等人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问题上,尤其关注土壤矿物质流失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1980年代,尾矿水中的铁离子,将横石河水染得赤红,河里的鱼虾渐渐绝迹。多年以后,这个村庄陆续有人生病,并死于各种癌症。村民回忆,甚至水井里的水喝在嘴里有一种麻麻的感觉。2005年,媒体披露,自1987年来的18年间,上坝村有250人死于癌症。从此,和中国农村众多被工业污染侵害的村子一样,上坝村也被贴上了癌症村的标签。

徐恒泳检测发现,农作物会带走土壤中30多种矿物质元素,而且流失量非常惊人。

2005年前后,开始有专家陆续进入这个村子。

人类用工业的方式进行农业种植后,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不允许秸秆焚烧,包括人类排泄物不还给土壤,农民只给土壤施化肥来补充氮、磷和钾,而不把农作物带走的矿物质元素返还土壤。土壤中生命元素流失,土壤板结退化,直接导致人类食物中矿物生命元素含量降低,据分析,近年来人们食物中钙、镁、铁、锌等元素降幅均在40%以上。

前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林初夏,曾在横石河里取了一些水。他将这些赤红的水稀释了10000倍后,发现水生物在里面存活的时间,不会超过24小时。

如今食物出现两大类问题,徐恒泳认为,第一类问题是多了一些不该多的,比如说农残;第二类问题是少了一些不该少的,就是土壤矿物生命元素流失导致食物严重缺乏矿物生命元素。

同时期,专家们也从田地里取回土壤样本。在经过化验后,他们迅速达成一致:上坝村2000多亩田地,都存在土壤重金属超标,主要以镉、铅和砷等为主。其中,镉超标46.51%,铅超标4.4%,铜超标100%,锌超标71.1%。

而食物缺乏矿物生命元素,根本就没有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徐恒泳说。

为了给这些身染重症的土地治病,来自广东生态环境和土壤研究所以及华南农业大学的专家,在上坝村里分别租借了一些毒地,做起排毒试验。广东生态环境和土壤研究所的研究员陈能场博士就是这些医治土壤的专家之一。

多方面影响土壤健康

2007年,陈能场租了何有添一亩多的稻田,每年租金约800元。他将这块重金属超标的稻田划分成几个小的单元,种植不同的稻谷,以测试不同种类的稻谷对重金属的吸取能力。

广东省生态环境技术所研究员陈能场在3年前就曾撰文提醒:在营养过剩的发达国家以及吃得饱的发展中国家,其实存在着一种更加广泛的饥饿,就是由于食物中的微量元素和维生素不足,导致人体内这些成分的缺乏,这种饥饿因为看不见而被称为隐性饥饿。

陈能场说:还需要两三年左右,才能观察到某种稻谷吸收重金属的效果。

乐白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陈能场说,数十年来我国化肥,特别是氮肥施用量不断攀升,已经超过了国际公认的化肥施用安全上限近一倍。加上以燃煤为主要能源带的酸雨,其后果是土壤快速酸化。土壤酸化不仅导致外来重金属不容易被老化,还会提高重金属高背景地区土壤中所含重金属有效性,从而导致粮食重金属含量超标。

揪出凶手

微量元素和微生物是人体代谢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最新的研究发现,一些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正是人体肠道菌群代谢所必需的介质。山东省生态与健康产业研究所副研究员孟祥兵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

回国前,环境生物学博士陈能场在日本鹿儿岛大学供职。在日本期间,他在网络上读到一些关于广东韶关大宝山矿地污染的报道。

土壤改良是关键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产生镉大米并不等于土壤污染,摩擦着长长的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