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准备全部种上早稻,儿子养河虾和草鱼

准备全部种上早稻,儿子养河虾和草鱼

2019-11-29 09:29

“去年,我收入比不上养虾养蟹的儿子;今年,我种了60亩早稻,还种植了莲藕,想再跟儿子比一比。”5月9日,顶着烈日,鄞州区五乡镇李家洋村种粮大户张忠贤在田间卖力劳作。 父亲种水稻和蔬菜,儿子养河虾和草鱼,李家洋村的张忠贤、张益民父子在种植养殖上连续数年开展PK赛。“去年,我纯收入仅六七万元,但儿子将近20万元。不过,今年我有信心反败为胜。”张忠贤说。 62岁的张忠贤种粮已有20多年,多次被评为“市劳动模范”和“省级售粮状元”。去年,他只种了晚稻和蔬果,种植效益不是很理想。今年,他主动调整种植结构,将130亩的承包田划分为3块,其中,60亩种早稻,50亩种莲藕,20亩种茭白等。“早稻前几天刚直播完毕。事实上,种一茬早稻的除虫次数比种一茬晚稻的除虫次数少一半,在农药方面能省下不少钱,”张忠贤说,“听说,每亩莲藕的净收入达到1500元,所以,我决定试种。” 张益民今年40岁,15年前开始承包池塘搞养殖。笔者在五乡集贸市场找到了正在水产摊位前忙碌的张益民。 “这些河虾都很新鲜。前段时间卖到200元/公斤,现在卖100元/公斤,价格已经跌了一半了。”见顾客走近河虾摊位,张益民使劲叫卖。 送走几波顾客,张益民总算能歇一会儿,便与笔者攀谈起来。 “这几年,我每年承包40多亩池塘,养过螃蟹、河虾、河鲫鱼、草鱼等,逐渐摸索出养殖规律。前几年,以养殖螃蟹为主;去年和今年,以养殖河虾和草鱼为主。我主要用螺蛳、小鱼和水草等喂养,所以鱼虾品质好,销路也不错。每天四五点钟,就有不少贩销户前来收购。批发后剩下的,就拿去菜市场卖。”张益民说,“虽然养殖很辛苦,但如果没有大的自然灾害,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

为减少租金支出,外来务工者在租房时会选择拼租。而在鄞州区五乡镇,面对土地流转费的飚升,当地农民开始尝试拼租农田,降低经营风险。 五乡镇李家洋村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该村上一轮土地流转费是每亩每年200元,目前土地流转费每亩涨至500元。如果一年只是种两茬水稻,可能赚不到钱。这样一来,西瓜、榨菜、莲藕等经济作物的种植面积应该增加,如一茬西瓜一茬晚稻或一茬榨菜一茬早稻是个不错的搭配。 今年60岁的种粮大户张忠贤1987年从嵊州来到李家洋村承包农田。前几年,每年承包农田150亩左右。去年他种稻净收入有六七万元。今年初,他只从村流转到土地70亩。 张忠贤告诉笔者:“70亩田形不成规模效应,假如再从其他村流转土地,不利于连片种植,管理上也会有难度。” 李家洋村榨菜加工厂为了提高经济效益,今年从村里流转了40亩土地,作为榨菜种植基地。但榨菜是当年11月播种,次年4月就可收割。如果一年只种一茬榨菜,土地就得不到充分利用。张忠贤得到消息后,向村里建议是否可让他种一茬早稻。经村委会协调,榨菜厂同意了老张的建议,土地流转费双方各承担一半。 对此,李家洋村有关负责人认为,“拼租”农田双方优势互补,也降低了成本,实现了双赢。而且通过轮作,可以改良土壤结构,培肥地力,提高农作物的单产。

乐白家,“种早稻挺划算,人家不喜欢种,我却很乐意。我承包的50多亩农田,留好秧田,准备全部种上早稻。”正在田头劳作的鄞州区五乡镇李家洋村种粮大户张万良日前告诉笔者。 今年46岁的张万良来自金华磐安县,在李家洋承包农田种粮已有9年。“去年种粮形势不错,政府补贴多,除去成本,净收入有五六万元,种田还是有奔头的。”张万良说。 张万良给笔者算了一笔账,种早稻和种晚稻相比,种子、人工等成本差不多,而前者在农药、化肥上可以节省不少成本。“一茬晚稻要除虫6次,而早稻只需要3次,以每次每亩田农药成本10元计算,一亩至少能省30元。”张万良说,“同样,晚稻每亩要施尿素25公斤,早稻15公斤就够了,还有,其他化肥也能省下不少。我算了一下,每亩田种早稻比种晚稻成本省六七十元。”他还告诉笔者,今年投售早稻政府还会有各种补贴,因此,种早稻很合算。 “现在每亩田每年承包费要500元,不种早稻非常可惜。去年受天气影响,早稻亩产量只有300多公斤,而前年有400多公斤,只要老天帮忙,种早稻还是有钱可赚的。”张万良说。 当天,张万良向村里订购了250公斤“甬籼69”早稻种子,还准备更新插秧机。 随后,笔者又来到另一名种粮大户严善利的田头。他告诉笔者,今年承包的农田除了一部分种植茭白、西瓜等经济作物外,早稻准备种植20亩。目前,他已预订了“宁68”种子以及机插盘、抛秧盘等,还打算购买一台拖拉机。他说:“现在政府对种粮大户很重视,机插等都有补贴,种粮肯定会有甜头。”

4月14日一早,趁天没下雨,鄞州区五乡镇李家洋村种粮大户郑前利赶到田头开始补播西瓜苗。他无奈地告诉笔者,因遭遇倒春寒,雨水又偏多,以前栽种的西瓜秧苗全部枯死了,仅种子损失一项就达1200元。“如果继续下雨,对早稻秧播种也会产生影响。”他说。 郑前利今年承包了70亩土地,准备种早稻45亩、种西瓜20亩。由于受异常天气影响,不仅损失了西瓜种,西瓜上市季节的推迟,也会影响收入。 除了天气因素,今年土地流转费飙升,也让种粮大户忧心忡忡。鄞州五乡镇的一些村,以前的土地承包费是每年每亩200元,今年普涨到500元。“这么高的承包费,如果只种两茬水稻,是赚不到钱的。”李家洋村种粮大户张忠贤说。据了解,该镇不少种粮大户实施一茬水稻一茬经济作物搭配轮作,如“西瓜-晚稻”、“早稻-榨菜”等,也有的准备种植茭白等经济作物。 上涨的不仅是土地流转费,人工费用也上涨了20%以上。“去年一个小工包吃包住,每个月工资是1200元,今年已涨到1800元,年终奖也从1200元提高到2000元。这样一来,我常年雇用两个小工,一年增加支出1.6万元。”老张说。随着油价的上涨,种粮大户们担心收割费用也会增加。 各级政府的惠农政策让种粮大户看到了希望。该镇农办干部说,今年2月20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决定对今年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并适当提高最低收购价,今年早籼稻、中晚籼稻、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提高到每50公斤93元、97元、105元,比2009年分别提高3元、5元、10元,这有利于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 张忠贤说,政策性农业保险由区、镇、村三级买单,种粮大户不用自己掏钱,即使遭受自然灾害,也有基本保障。 郑前利说:“去年我只承包了30亩农田,今年扩大到70亩,就是看好国家对农业的重视,农民肯定能得到更多的实惠。”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准备全部种上早稻,儿子养河虾和草鱼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