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乐百家555 > 52岁的女兽医陈淑芳与猪粪鹅屎打了30多年交道,

52岁的女兽医陈淑芳与猪粪鹅屎打了30多年交道,

2019-11-23 01:45

从北京领回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后,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陈淑芳就开始执行一个新项目的策划。在北京,她遇到来自仙居县的农村工作指导员张新建。两人谈论着让贫困户富起来的话题,当场一拍即合,决定利用象山大白鹅产业的经验去仙居打造“仙鹅”,让更多弱势群体一起富裕起来。 这个项目光一个前期方案,陈淑芳就写了100多页。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极致,陈淑芳获得象山成百上千养殖户的信任,也成为我省基层畜牧兽医行业首位博士。 下村头进猪棚,52岁的女兽医陈淑芳与猪粪鹅屎打了30多年交道。当地养殖户亲热地喊她“陈师傅”,用一句质朴简单的“好人”,来囊括他们对陈淑芳的感激。 陈淑芳太忙,采访她只能约在象山东陈乡的一个养鹅场。笔者来到养殖场的时候,陈淑芳正带着畜牧站的兽医义务给上万只大白鹅打疫苗。鹅群包围中,兽医们双手各拿一支疫苗注射器,左右开弓给大白鹅打针。陈淑芳仔细指导一名年轻兽医,她双手抓着鹅翅,叮嘱着打针要快速注射,以减少白鹅应激反应。在给一只大白鹅打疫苗过程中,由于大白鹅剧烈挣扎,甩到年轻兽医的手,针头偏离方向猛地扎进陈淑芳右手食指。 只见陈淑芳眉头一紧,疾步走到一侧管理房,咬牙挤压手指,挤出部分污血后,陈淑芳掏出几个棉球擦拭紧按止血。看着周围人对她的担忧,陈淑芳反而安慰起别人:“当兽医,手指头哪能不挨针。” 肖亚芳是象山泗洲头镇一名残疾人,认识陈淑芳已经19个年头。2000年,她即将出栏售卖的几百羽鸡在一夜间突然死亡,全家的希望瞬间破灭,坐在鸡棚边痛哭。 这一幕被陈淑芳撞见。了解情况后,她拿出1万元钱,托人从金华买来10头优质大长母猪送给肖亚芳。之后,肖亚芳成了陈淑芳的牵挂,陈淑芳三天两头跑去指导,搭棚、育种、选种、防疫…… “陈师傅每天骑着摩托车来我的猪棚,手把手教我养猪,陈师傅真是大恩人啊!”如今,只要看到陈淑芳,肖亚芳就赶紧上前牵住她的手,两人亲密无间。在陈淑芳的帮助下,肖亚芳买了车、盖了房,成了残疾人养猪致富的典型。 帮助养殖户,不能光有一腔热情,更需要专业的技术。刚走出校门时,陈淑芳只有中专学历,在工作中常感到力不从心。“兽医不仅仅是我的一份工作,更是我热爱的事业,所以我要在这一行钻研更深,更好帮助养殖户,这是我不断学习的初心。”陈淑芳说。 边工作边学习,陈淑芳读完了兽医专科、本科、硕士和博士课程。多年来,陈淑芳撰写的190多篇专业论文在省级以上杂志发表,许多创新性技术在全市推广,5篇论文获得全国农业科技论文一等奖。

乐白家 1

乐白家 2

陈淑芳正在给养殖户进行技术指导。 穿着白大褂、背着双肩包、拎着大水杯……在象山半岛,有位女兽医,28年来行走在猪舍鸭棚间给禽畜治病,帮助养殖户脱贫致富。她创新了“猪进小区”“水禽上岸”等养殖方法,实现了养殖与生态共赢。她还将两名养殖户的孩子和五名结对助学的孩子接到家中抚养。 陈淑芳,今年48岁,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养殖户都叫她“陈师傅”。日前,她被推选为“2015年度浙江骄傲人物”提名人物。 早上去养殖场,看到养殖户在猪舍墙上歪歪斜斜地写着:陈师傅好人。 ——摘自陈淑芳2014年4月19日微信 1987年夏,陈淑芳从金华农校毕业,成为象山县良种畜牧场的兽医。 “象山不少从事畜禽养殖的人,干上这一行是由于家境贫困或者身有残疾,没有能力做生意或打工。”陈淑芳说,帮助养殖户是她应尽的职责。 2000年春的一天,陈淑芳到象山县泗洲头镇肖胡村出诊,看到村里有语言和行动障碍的残疾人肖亚芳在号啕大哭。原来,她借债养的500多只鸡一夜间全部染病死亡。第二天,陈淑芳拿出1万元钱,为她买来了10头母猪。 “陈师傅,母猪不吃了!”“小猪死了一只!”……从此,肖亚芳会不时给陈淑芳打来电话。 畜禽发病快,有时早一小时打针,可以活大半,晚一小时打针,就全部死了,导致养殖户倾家荡产。陈淑芳深深地体会到,兽医挽救的不仅仅是猪、鸭、鹅的生命,更是一个个家庭。 为了和时间赛跑,好几次,陈淑芳带着几位在医院当护士的同学一起给猪打针。曾经当过兽医、后来转行的丈夫也多次被她拉去帮忙。 在陈淑芳的帮助下,肖亚芳脱贫致富了,盖起了小别墅。为表达感激之情,肖亚芳在自家猪舍墙上写下了“陈师傅好人”。 蔡雅兰是陈淑芳帮助过的另一名妇女。 2014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象山县墙头镇合心村十余个养猪人找到已担任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的陈淑芳,要她去管管他们村的养鸡人蔡雅兰。 原来,当年1月禽流感蔓延至宁波,之后家禽无人问津,蔡雅兰无钱再给自己饲养的5000只山鸡买饲料,饥饿的鸡成群结队到旁边的养猪场抢食。 陈淑芳多方联系冷冻厂,帮蔡雅兰卖了4000只鸡,剩下的鸡实在找不到买家。 “我们是县畜牧兽医总站的,这些鸡绝对没问题!”3月8日,陈淑芳带着10多名同事,替蔡雅兰在县城菜市场卖掉了剩下的1000只鸡。 当晚,蔡雅兰给陈淑芳发去短信:今天是休息日,而你却带着同事帮我卖鸡…… 其实,陈淑芳牺牲的何止是这个休息日。为了防疫和安抚养殖户,她在之前的两个月只休息过半天,大年三十晚上还在养殖场打防疫针,发烧到38.2℃也顾不上去医院,自己在实验室里抽血检测,排除禽流感后又投入到工作中。 白鹅不肯上岸,我们4人划着小舢板赶鹅上岸,给它们打了预防针,没人叫苦叫累,好样的! ——摘自陈淑芳2015年8月8日微信 “陈师傅,干部说猪场规模太小,要拆掉,这些猪可是我们全家的依靠啊!”“鸭子在河里拉的那点屎,说污染环境?干部不让我养鸭了!”这几年,这样的电话陈淑芳接了很多个。 其实,早在十年前陈淑芳就意识到:随着养殖业的快速发展,直接排到河里的畜禽粪便对河水的污染会越来越严重,关停小养殖场势在必行。她同时意识到:多数养殖户没有其他技能,没了养殖场等于断了生路。 如何既能发展养殖业又不污染环境,陈淑芳一直在摸索。为了找到答案,她不断学习,46岁时获得了扬州大学畜牧专业博士学位。 8年前,陈淑芳还在乡畜牧兽医站当站长时,就动员所在乡领导,将几个村的养殖场搬到一起,形成了一个畜牧小区,集中处理污水。在陈淑芳推动下,目前象山已建成10多个畜牧小区。 “多亏8年前,陈师傅动员我搬进了畜牧小区,否则,我的养猪场在前年整治中就没了,我哪儿还能在县城买得起房。”泗洲头镇养殖户朱仁骞说。 2010年,陈淑芳想出了“水禽上岸”的点子,即在岸边挖小水池、安装喷淋设施、建立粪污处理系统,把原本养在河里的鸭、鹅赶上了岸。 何不尝试用象山丰富的海水代替稀缺的淡水?去年,陈淑芳带领团队打造了“水禽上岸”升级版——在人工开挖的海塘里,淤泥中养蛏子,底层养梭子蟹,中间层养海鲶鱼,上层养鹅,鹅粪成为梭子蟹的饲料。鹅不喝海水怎么办?她在岸边放上淡水。陈淑芳成功了!和在河里养相比,在海塘里养出的鹅成活率和产蛋率都提高了,平均每只增收30元。 目前,象山县已有约30万只水禽养在岸上,每天可减少排入河中粪便60吨,使60余条河免受污染。 陈淑芳的创新远不止这些,她还攻克了多种疑难杂症。2007年夏,一种叫猪附红细胞体病的传染病首次出现在象山,她剖检了100多头死猪,观察了3000多头病猪,摸索出了一套治疗方法,大大减少了病猪的死亡率。她的治疗方法后来在宁波全市得到推广。 陈淑芳几次放弃离开象山的机会:2009年,丈夫调往宁波工作,她放弃了一同前往的机会;2012年和2014年她两次婉拒了宁波相关单位的邀请…… 2011年6月,陈淑芳的亲生女儿考入宁波一所重点中学,她决定调到宁波工作,以便照顾女儿。 陈淑芳打算为养殖户上完最后一堂培训课就到宁波去报到。谁知她刚一走进教室,几十个养殖户一下子围了上来,几位妇女上前抱着她痛哭不已,还递给她一封几十人签名的挽留信。甚至有养殖户恳请她再留一年也行。陈淑芳抹着眼泪决定留下。 陈淑芳也有过动摇的时候。 2007年夏,泗洲头镇养殖户袁力新家的猪得了病。她刚将针刺入一头母猪耳部,母猪一抬头,针穿透了她的食指,鲜血直流。忍着剧痛给所有猪打完针已经是午夜,她开车回家时,不知是手痛还是心酸,眼泪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突然,方向盘一滑,车驶向漆黑的大海……多亏一个路桩挡住了汽车。 2014年9月的一个周六,陈淑芳带着感到胸闷的母亲去医院检查,刚到医院就接到了“病死猪无害化处理中心建设受到村民阻挠”的电话,母亲让她先去处理事情,过些日子再带她去检查。几天后,母亲因脑梗塞近乎成了植物人。夜深人静,她握着母亲的手,无比内疚。 “到宁波去和丈夫团聚,过有规律的生活。”这个在很多晚上产生的念头,都在晨曦中,被一个个养猪户感谢或求助的电话赶到了九霄云外。 看着我助学的孩子们上完晚自修后回家吃上热气腾腾的点心,我牵挂起在宁波上学的女儿,她是否穿得暖和? ——摘自陈淑芳2013年2月26日微信 陈淑芳的微信里,“晒”得最多的是她的孩子们,共有8个,仅有一个是她亲生的。 从1997年起,陈淑芳先后将5名自己结对助学的孩子带到家中抚养。2009年,一位养殖户触电身亡,陈淑芳将他的一对儿女接到家中。她送这些孩子到家附近的学校上学,从不缺席他们的家长会,每晚还在他们下晚自修后给他们做夜宵,却无暇去参加在宁波读书的亲生女儿的家长会。 抚养这些孩子让陈淑芳夫妇有些入不敷出。特别是2014年9月,两个孩子考上了大学,给孩子们交完学费,陈淑芳所剩无几,她便给要去外地上大学的亲生女儿买了深夜出发的廉价机票,花28元在网上“秒杀”了一套自己参加乒乓球比赛时要穿的运动服。 “妈妈,您舍得给弟弟花1.6万元修补牙齿,却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像样的衣服……”陈淑芳抚养的第一个结对助学孩子已经参加工作,她得知陈淑芳买廉价运动服的事后,跪在陈淑芳面前,要将自己的工资卡给她。陈淑芳坚决不要。 “爸爸、妈妈,是你们改变了我们的命运……你们的优秀品质会在我们身上传下去的。”几天后,儿女们给陈淑芳夫妇写了一封信。 看着信,陈淑芳泪如雨下,为儿女们的善良与感恩感到骄傲。

28年间,从桃李年华到知命之年,会聚了她奋斗在农场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每年10多万头生猪经过她的手出厂,守住了猪肉类食品的安全防线。

乐白家,她叫陈淑芳,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不久前,杭州剧院举行了2015年度“最美浙江人”评选活动,陈淑芳荣膺“浙江骄傲”年度人物奖,完美地诠释了“最美浙江”精神,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畜牧天使”。

自1978年从金华农校毕业参加工作,忙碌就成了陈淑芳的工作常态。她连中午也顾不上休息,永远是兽医站最早到、最晚走的那一个。平时她要是没在县上的屠宰场,准在乡下的养殖场。

来自黄避岙乡的李耀刚有一个养猪场,“每次给陈师傅打电话,她都随叫随到。有一次母猪难产了,半夜 12点打电话过去,她立马赶过来,忙到早上6点才走。”从2007年至今,养猪场的规模从100多只发展到600多只,“我现在住着农村小别墅,还买了两辆代步小车。”李耀刚憨厚的声音里饱含着满足感。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乐百家555,转载请注明出处:52岁的女兽医陈淑芳与猪粪鹅屎打了30多年交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