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关于我们 > 实在给不出农民工工资,我省每年都会开展的为

实在给不出农民工工资,我省每年都会开展的为

2019-10-03 16:57

国家持续关注农民工“讨薪难”

年底年初,又到农民工工资支付问题多发季,各地各有关部门纷纷采取措施,加大解决农民工工资清欠工作力度。为了让农民工不为欠薪、讨薪犯愁,全国总工会把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作为当前工作重点,充分发挥各级工会困难职工帮扶中心、职工法律维权援助中心的作用,同时把工资清欠工作作为今年“两节”送温暖活动的重要内容,将走访慰问和欠薪排查结合起来,对发现的拖欠职工工资问题,早报告、早介入、早解决。

乐白家 1

临近年底,清欠,又成为政府部门重点攻克的工作难题。今年1月,国务院出台《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给出治理时间表——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备、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格局,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的目标。一年来,欠薪问题依然难以杜绝。《工人日报》记者深入欠薪高发的建筑施工领域,探究治理欠薪的方法落实与否、难度多大、作用几何。

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抓紧解决农民工工资偏低和拖欠问题”被列为做好农民工7项工作之首。

临近春节,又到了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高发期。全国总工会日前下发《关于促进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级工会把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作为当前工作的重点,打好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攻坚战,对个别企业恶意欠薪、以暴力手段对待农民工讨薪的行为,工会要旗帜鲜明地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1月16日,成都市温江区司法局天府司法所联合温江区天府街道办海科社区展开“法律援助进工地、农民工兄弟温暖过新年”关爱农民工系列活动。 本报记者李向雨摄

——编者

全国总工会推进十项维权机制建设,共清理补发农民工工资430多亿元。

工会就是农民工的娘家

为改变岁末年初讨薪案“打挤”,法律援助工作者供不应求的情况,我省不断完善机制——

高柱 本报记者 李娜

《刑法修正案》明确恶意欠薪入刑,最高将处七年有期徒刑。

2015年10月26日上午,浙江省云和县总工会困难职工帮扶中心收到一封感谢信。

岁末年初,对在外务工的农民工而言,带薪回家成了寒冬里最暖的期盼。但现实中,拖欠薪资等侵犯农民工合法权益的情况时有发生,让不少农民工的期盼落空。解决欠薪问题,法律援助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特别是2011年以来,我省每年都会开展的为农民工讨薪法律援助专项行动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面临日益增长的维权需求,保护农民工权益不能仅靠专项行动,还需将功夫花在平时。我省如何畅通农民工日常法律援助求助渠道?如何通过更及时更有质量的法律援助帮助农民工维权?今天,让我们通过一组报道来了解。

“3年了,总共50多万元的工资一分钱都没拿到,到底谁能给我们个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定罪量刑标准。

“多亏了工会的帮助,要是没有你们,我们的钱怕是拿不回来了……工会就是我们农民工的娘家。”送感谢信的人叫叶芝。两年前,叶芝和其他8位残疾人在云和县某钢球厂打工。2014年初,老板以资金周转不灵为由,连续两年拒发工资。“当时老板电话打不通,拿不到工资,生活没了着落,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叶芝说。

仅在去年的岁末年初为农民工讨薪法律援助专项行动中,我省法律援助机构受理了相关案件7318件,超出2016年近1倍。

“甲方被抓了,根本没收到钱,实在给不出农民工工资,我真没办法!”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努力实现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

2015年10月初,叶芝找到云和县总工会困难职工帮扶中心反映问题,了解清楚叶芝的情况后,县总工会工作人员和工会律师团律师火速赶往钢球厂。经调查核实,钢球厂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属实。在云和县总工会的多次干预下,这起拖欠工资达两年之久的农民工讨薪案画上了句号。

农民工讨薪案件,绝大多数集中在岁末年初,让法律援助工作者压力不小。

乐白家,12月13日,农民工张启兵、个体经营者毕书林守在四川省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门口不肯离去。他们一方是以自然人身份组建劳务班组的包工头,一方是通过挂靠资质承包工程的分包商,因在工程建设中分文未获,共同前来寻求援助。

“这些天接到的讨薪案子太多了,忙不过来。”

无独有偶,2015年12月24日,在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总工会的职工法律援助维权服务中心,湖北籍农民工何传军与他的19名工友,终于拿到了最后一笔25万元的工资,至此,被拖欠达一年之久的33万元工资终于全部交到了这些农民工手中。

我省法律援助机构主动走出去服务,四川法律援助机构驻省外的工作站已达24个,大量案件得以就地及时解决。

值班法律援助律师税清蓉却对他们的遭遇表示无奈:“就是这类案件,既不合法也不合规,尽显建筑领域欠薪乱象,实在难办!”

1月26日,四川省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杜伟对着办公桌上的一摞材料发愁,“更棘手的是,这种集中式的清算,很难满足大多数农民工在节前讨回工资的诉求。”

2014年11月,何传军等20名农民工与山西聚众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务合同,承揽了临汾市襄汾县圣尧新城工地的内墙抹灰及地面处理等工程。然而施工完毕之后,该劳务公司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支付33万元劳务费。何传军多次讨要未果,2015年5月,他得知山西工会开展的“农民工有困难找工会,拿不到工资找工会”活动是专门帮助农民工讨薪的,于是就和临汾市总工会取得了联系。在临汾市总工会的多次协调和重点督办下,当事双方达成了协议:欠薪方即发包方襄汾县金达房地产开发公司承诺2015年12月25日前,将剩余的25万元劳务费一次性支付给何传军等人。

利用“12348四川法网”,在外农民工也能远程提出申请,得到全天候的帮助。

每到岁末年终,进城务工人员等弱势群体面临的“讨薪难”问题,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中尤以建筑施工领域欠薪情况最为突出。四川省2010年至2014年清欠专项检查数据显示,约70%的欠薪企业来自于建筑施工领域,建筑业农民工被欠薪人数占比高达84%。

年终岁末,又到了农民工讨薪的高发期。去年,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一些地区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数量和拖欠金额有所提升。有数据统计,2015年前3季度,全国共发生涉及拖欠农民工工资事件11007起,比上年同期增长34%。

近年来,各地工会一直坚持服务与维权相结合,突出农民工等重点人群,针对不同诉求,提供多元化、个性化服务,切实帮助农民工解决实际问题,让广大农民工更多地感受到党的关怀和工会组织家一般的温暖。

制定了全省统一的程序细则和案件质量评估标准,做到省、市、县、乡镇工作站都能提供标准化、专业化的法律援助服务。

然而,多年过去,建筑领域欠薪高发问题虽在国家多措并举中有所缓和,但仍未得到根本解决。其背后原因几何?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实在给不出农民工工资,我省每年都会开展的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