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关于我们 > 中国的水稻和小麦的价格是世界粮食价格的4050

中国的水稻和小麦的价格是世界粮食价格的4050

2020-01-06 00:19

乐白家 1

贸易战将加大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成本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13日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粮食安全和民众营养健康仍面临不少挑战。因此,政府应不断调整优化农业政策,以确保食物丰富、营养均衡。 这...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所长樊胜根 3月19-21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办。在主题为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的分会场上,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所长樊胜根对农业经济供给侧改革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把补贴转换成收入给农民,二是实行土地制度的改革,三是扩大社会保障,四是鼓励互惠贸易,五是增加气候型、资源集约型农业资源的投资。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以下为发言实录: 大家下午好! 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情况下,农业经济供给侧如何改革呢?讲三方面的要点:第一是中国在消除饥饿和英两不良方面取得巨大的进步;第二但面临挑战,中国的食物安全和营养状况愈发脆弱;第三需要在新常态经济增长的大背景下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以提高食物安全和改善营养状况。 中国的农业和食品体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一个是粮食的价格国内外差别很大,中国的水稻和小麦的价格是世界粮食价格的4050%以上,这是一个挑战。另外一个挑战是中国的粮食库存在8000万,甚至于更高的水平,最重要的是政府支农的财政支出不断地扩大,现在财政支农的支出占整个国家GDP的3%以上,也就是2万亿。我国每年的农业科研花的钱只有1/30,也就是说在农业方面的支出要比农业科研的支出大2030倍。我们知道,我们国家对农业科研的支出是相对薄弱的。另外环境的弱化,19%的土壤受到重金属污染,重金属通过植物的吸收会传导到食物里面去,这对人体的影响非常大。 最终我要讲一下挑战,也就是营养的不均衡问题。一方面我们有5500的贫困人口,这些人的膳食能量仍然不足,农村的儿童生长迟缓、发育迟缓在10%以上,如果说这些儿童生长发育不良、发育迟缓的话,对他的智力、体力会有重大的影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是过分营养。中国现在有35%以上的人群超重,或者说肥胖。有三个营养不良,膳食能量不足、过分营养、隐形饥饿,隐形饥饿就是缺少微量元素,因为这三个原因,我们国家每年的经济损失在510%以上。怎么改?在供给侧改革方面有要针对这方面的问题,我提出5点。 第一,改补贴为收入,把现在的补贴转换成收入给农民。我们可以做一些研究,把这些补贴算成钱给农民,让农民优化投入,让他用市场的价格购买这些投入。这个可以进行试点,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对粮食生产的影响,对食品安全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可以进行实验。我觉得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可以做实验,政策研究也可以做实验。 第二,实行土地制度的改革。我们国家的农民规模很小,怎么办?是不是就消极的补贴给他们,让他们待在那里呢?我觉得答案不一定,我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们走出去了,所以对小农来讲,我提出来个解决方案,要么让他们移出去,要么提升他们。农民为什么不愿意放弃土地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进城务工的农民没有社会保障没有把进城务工农民很好的保障起来,所以农民不愿意放弃土地,一方面农民没有出路,另外尽管有出路他们也不愿意出去,因为土地最终是他们的社会保障。建立良好的土地市场制度,使用权可以进入市场,让市场确定规模,给农民提供保护,这样的话规模就可以不断地扩大。 第三,扩大社会保障的问题,社会保障不仅仅要在农村扩大深度广度,进城的农民的社会保障也必须扩大深度广度。进城农民工子女的教育、医疗,包括他们个人的失业保险等等,要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第四,要鼓励互惠贸易,2008年、2009年当年的粮食危机很多程度阻碍了贸易,当时粮价上升,开始是由于澳大利亚的旱灾,阿根廷小麦的欠收,然后乌克兰方向转变,这些国家开始限制小麦出口。美国的生物质能源又用了3040%的玉米,这些因素导致世界粮价的上升,这个时候水稻在国际市场上有足够的库存,但是水稻在6个月内价格上升了1倍以上,很大程度是由于非理性的贸易行为,比如说印度、越南、柬埔寨、中国开始限制大米的出口,限制以后,国际市场恐慌了,导致粮价继续上升,而且导致有些国家非理性的购买,像菲律宾、中东等等。保持贸易的畅通是防止粮食价值飙升,防止粮食急剧波动的很有效的办法。 第五,增加气候型、资源集约型农业资源的投资。如果减少了对农业价格的补贴,省下来的钱能不能用来投资到技术上,让农民能够应对气候的变化。另外,能不能把省下来的钱用来做科研呢?不仅仅是提高产量,科研还可以提高植物的营养,增加应对气候变化的抵抗,技术要多赢、产量赢、英两赢,面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也要能赢。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导 读

6月27日,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所长樊胜根博士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5年会上就我国在新常态下农业、食物和营养的可持续发展议题做出了演讲。

近几十年来,中国在减少饥饿和营养不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然面临着新环境带来的新挑战。因此,樊胜根呼吁中国需要在新常态下改革农业现状以持续性加强食物安全和营养。

乐白家 2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13日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粮食安全和民众营养健康仍面临不少挑战。因此,政府应不断调整优化农业政策,以确保食物丰富、营养均衡。

文/杨以扬

饥饿和营养不良是横在世界面前的难题。尽管过去20年全球已取得一些进展,但饥饿和营养不良仍在持续,中国与世界都面临着食物安全和营养等各方面的挑战。

这份《2014-2015全球粮食政策报告》称,中国正在从农业经济向制造业和服务业经济快速转型。这一过程一定程度上将冲击粮食安全。

食物安全和营养问题是基本人权问题

近日,由美国总统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更是让食物安全和营养问题雪上加霜。“此次贸易战,将会威胁全球食物安全,加大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成本,危害极大。”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所长樊胜根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此外,中国人口还面临营养不足、微量元素缺乏和肥胖的三重挑战。中国仍有大量贫困人口,其中许多人营养不良。同时,微量元素缺乏和肥胖人数快速增长,目前已上升至1991年水平的1.5倍至2倍。

樊胜根强调:“食物安全和营养问题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和人权问题。世界上每个人应该有足够的能够获得营养的食物,这是联合国倡导的,也是一项基本的人权问题。”

翻越“三重大山”成本巨大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所长樊胜根说:“过去几十年,中国在保障粮食和营养安全方面取得巨大进步,但问题和挑战依然不容小觑。所以,政府必须不断优化农业政策,以确保食物丰富、营养均衡。”

尽管我国在过去四十年里通过对农村和农业的扶持和发展,成功解决了13亿人的温饱问题,但是中国仍然面临营养不足、隐性饥饿、超重和肥胖的三重挑战。

营养不良存在“三重大山”:第一重就是吃不饱、饥饿;第二重是“隐性饥饿”,即缺乏微量元素,比如锌、铁、维生素A等;第三重营养不良的表现则是营养过剩,即超重、肥胖等。

他建议,中国应继续提升农业生产精细化水平,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同时,有序推进土地流转,适度扩大生产经营规模。他还建议扩大食物生产途经,比如更加重视水产养殖等。

乐白家,据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提供数据,我国现在依然有1.3亿的人口营养不足,即膳食能量摄取不足,每人每天的能量摄入量达不到1800大卡。这些营养不足的人群大部分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包括贵州省。

相对应的,目前全世界大概有8.15亿人没有足够的食物,长期遭受饥饿;有约20亿以上人口处于“隐性饥饿”状态;另外,将近20亿人超重或肥胖。

《报告》认为,中国的农业发展战略正从单纯追求主粮自给自足转向重视国际贸易和加强农民财产权利。这一转变有可能为中国的粮食安全带来积极深远的影响。

其次,“隐性饥饿”也日渐严重。“隐性饥饿”是由于长时间膳食营养结构不合理,身体因为缺少微量元素而导致的营养不良。

“各种形式的营养不良对人的身心健康有很大影响,导致生命周期缩短、儿童身体和认知发育迟缓、劳动生产力下降等一系列问题。从而也会进一步影响经济发展。”樊胜根表示,营养不良是一个社会问题、发展问题,同时也是一个经济问题。在亚洲和非洲,每年由于营养不良造成的经济总量损失高达GDP的11%。

樊胜根说:“新的发展战略将促使中国更加重视农产品国际贸易,同时努力汲取其他国家通过小农农业主导型策略减少饥饿的成功经验。”他也给中国政府为弱势群体“织牢”社会保障网的努力“点赞”。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的水稻和小麦的价格是世界粮食价格的4050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