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关于我们 > 现在手中只留着当初的起诉书、刑拘通知书等,

现在手中只留着当初的起诉书、刑拘通知书等,

2020-01-06 00:19

乐白家 1

中国首部食品安全治理蓝皮书日前由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 中国首部食品安全治理蓝皮书日前由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发布。这份报告指出,食品安全治理中仍存在九龙治水、标准不一的局面,毒豆芽案件即典型例证。 近年来食品安全事故频发,蓝皮书评选了六大事故,包括恒天然毒奶粉、沃尔玛狐狸肉、汇源安德利烂果门事件、台湾地区地沟油、美素丽儿奶粉造假案、上海福喜事件。 中国现有关于食品安全的法律虽然数量较多,但大多是不同部门在不同时期制定和颁布的部门立法、分段立法、分散立法,相互交叉重复、缺乏衔接甚至冲突严重,许多与食品安全相关的标准制定修改时间也滞后严重。蓝皮书建议尽快建立《食品安全法》基本法地位,并加快该法修订速度,与时俱进修正和丰富其内容。 在食品安全标准工作进展方面,蓝皮书透露计划在今年底完成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食品卫生标准、食品质量标准以及行业标准中强制执行内容的整合工作,形成标准框架、原则与国际食品法典基本一致。截至去年12月,已有190余项初步完成整合的标准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并已完成50%以上工作任务。

记者探访北京大兴一家非法豆芽生产“基地”,这里的豆芽销往北京各大市场及河北、山东等地,日销量高达20吨。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检查发现,生产豆芽的绿豆和...

54岁的莲花村村民张桂英因“毒豆芽”案被判刑6个月,出狱后觉得晦气,将判决书烧了,现在手中只留着当初的起诉书、刑拘通知书等。 “毒豆芽”真的有毒吗?现在不仅关系到芽农的清...

导 读

中国首部食品安全治理蓝皮书指出,食品安全监管“九龙治水”的问题仍未解决,标准不一,“毒豆芽”案件即典型例证,同时也没制定与食品卫生标准相衔接的环境质量标准,导致很难从源头管控。

记者探访北京大兴一家非法豆芽生产“基地”,这里的豆芽销往北京各大市场及河北、山东等地,日销量高达20吨。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检查发现,生产豆芽的绿豆和黄豆中均含有有毒的AB粉,经“泡药”的豆芽长度远超正常豆芽,违禁成分超标200余倍。目前,该“基地”及新发地的三家涉案摊位均已停业,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54岁的莲花村村民张桂英因“毒豆芽”案被判刑6个月,出狱后觉得晦气,将判决书烧了,现在手中只留着当初的起诉书、刑拘通知书等。

文/周辰(澎湃新闻记者)

对外自称是“种植专业合作社”,地处大兴区的非法豆芽生产“基地”,占地上千亩,日销量高达20吨左右,月销售量超过百万元。显然,已不是一般意思上的“小作坊”“黑作坊”。遗憾的是,对如此“大规模”和“大产能”的非法豆芽生产“基地”,竟然还是记者先发现。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记者的举报,想必这家非法豆芽生产“基地”还会热火朝天,并源源不断向市场上输送“毒豆芽”。

“毒豆芽”真的有毒吗?现在不仅关系到芽农的清白,也直接影响到监管者的命运。

6月13日,《食品安全治理蓝皮书》在北京发布。该“蓝皮书”由中国人民大学与多家科研院所共建的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编著。

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五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统一负责、领导、组织、协调本行政区域的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工作,建立健全食品安全全程监督管理的工作机制”。由此说明,对“毒豆芽”应当也应该有人管,不该成了目前监管的“盲区”。所以说,相关部门的“九龙治水”之说,并不能推卸监管缺失责任。或者说,“毒豆芽”之所以泛滥成灾,与监管缺失有着很大的关系,相关部门难逃失职甚至渎职的责任。

在陕西省汉中市,当地人酷爱热米皮,而作为米皮的底菜,豆芽自然成为常见食物。于是,芽户也较为集中。

“蓝皮书”显示,中国现有关于食品安全的法律虽然数量较多,但大多是不同部门在不同时期制定和颁布的部门立法、分段立法、分散立法,相互交叉重复、缺乏衔接甚至冲突严重,许多与食品安全相关的标准制定修改时间也滞后严重。

近几年来,从全国范围来看,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从“毒奶粉”到“毒大米”,从“三聚氰胺”到“苏丹红”,从“瘦肉精”到“地沟油”,从“毒胶囊”到“毒豆芽”……一时间,食品安全问题,国人谈“食”色变,好似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然而,在严峻的食品安全犯罪形势下,各地重典治乱,“毒豆芽”则频频成为被“扫荡”对象。

“蓝皮书”建议尽快建立《食品安全法》基本法地位,并加快该法修订速度,与时俱进修正和丰富其内容。

不可否认,食品安全是一项系统工程,除了常说的体系、政府、市场、业者等一系列方面通力合作之外,关键要依法生产、依法流通、依法监管。其中,依法监管,又是保证食品安全的重中之重。可以,从近年来各地查处的案件看,监管存在盲区,是“毒兄弟们”泛滥成灾的主要原因;而相关职能部门的失职渎职,又是造成监管盲区的主要原因。

2013年至今,陕西省汉中市因“毒豆芽”被判刑的芽农多达60余人。而仅以“豆芽 有毒有害食品罪”为关键词在最高法下设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做检索,2013年1月1日到2014年8月22日期间,共有相关案件709起,918人获刑。事实上,这些数字仍在继续攀升。

2013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明确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食品安全进行全程监督,解决过去“九龙治水”、分段监管的局面。

防止或减少“毒兄弟们”你方唱罢我登场,或为食品撑起一把“安全伞”让人们吃上放心安全的食品,除了对非法产生企业以及相关销售者立案查处外,关键还要追究相关职能部门监管失职渎职的责任。也就是说,只有让监管失职渎职者付了代价,甚至是沉重的代价,才能消除监管的盲区;只有做到监管的全时段、全覆盖,才能确保食品的安全可靠,让人们吃上安全放心的食品。

随之而来是监管官场风暴。陕西、河北等地质监、工商系统官员相继因监管不力接受调查,其中部分已被起诉判刑。

“蓝皮书”称,从目前状况看,各职能部门之间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的关系尚未完全理顺,典型的例证就是在“毒豆芽”案件中,对豆芽的监管问题至今未能明确,有关部门至今未对“毒豆芽”案件中一系列的定性和法律依据做出积极有效的回应。

具体到北京这起“毒豆芽”事件,首先相关监管部门应当举一反三,看看还有哪些地方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或还存在哪些食品安全问题,并尽快采取相关的补救措施;其次,纪检检察机关要介入调查,查一查相关部门及负责人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责任,并对失职者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对渎职者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否则,任由监管部门自圆其说,即使明年指定了豆芽的具体监管部门,或豆芽生产都需要获得生产许可证,也不能保证“毒豆芽”从此在北京绝迹。

12月19日,陕西多位正在接受调查或已被判刑的质监系统官员向澎湃新闻证实,陕西省至少有26名质监系统官员因此被检察机关调查,仅汉中市就有7人被立案,其中4人已被判刑。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因对豆芽的属性和监管存在争执,使用“无根素”制发豆芽被认为是非法添加有毒有害物质,在近年重典惩治食品安全违法犯罪的情形下,出现了一系列有争议的案件。农业、卫生两大监管部门都表示,发豆芽不归他们管,“踢皮球”引发司法混乱。

2014年9月,澎湃新闻连续刊发多篇报道,指出因为国家标准的混乱,植物生长调节剂失去了合法身份。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豆芽的培育制发过程比较特殊,不知道究竟是归管“种植”的农委部门管,还是归管食品生产的部门监管,而豆芽制发中使用的6-苄基腺膘呤和4-氯苯氧乙酸钠也成身份模糊的“灰色产品”。直接后果是,它们成了身份不明的灰色存在,却又是司法机关定罪量刑的依据。事实上,在多位受访的农药毒理学专家看来,它的低毒、安全性似乎没有太大争议。

除了食品安全标准本身的问题,其与环境污染标准之间还存在非常大的制度差距。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石磊表示,“甚至可以说按照环境污染标准不是污染的,但按食品安全标准就是污染,标准的差异与缺失影响到未来食品安全。”

“毒豆芽”让原本属猫鼠关系的监管者和芽农站在了同一战线,成为了命运共同体。而“毒豆芽”或将被正名的趋势,成为了他们洗脱罪名的“稻草”。

“蓝皮书”称,环境污染对人类健康最突出的影响表现在由环境污染引起的食品污染,土壤环境质量直接关系到农产品质量安全,进而影响食品安全。

“还芽农清白我们才能清白”。多位被查的汉中市质监系统官员表示,希望为他们涉嫌渎职的案件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由于耕地受到不同程度的重金属农药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污染,巨量的粮食及蔬菜污染物含量超标,特别是湖南多个地区的大米镉超标问题。

莲花村的芽农不愿再提及“毒豆芽”案,澎湃新闻在告知采访意图后,一位村民还是拒绝打开铁门接受采访,隔着门缝隙简单交谈后,转身离去。

对此,“蓝皮书”建议,尽快出台《土壤污染防治法》及其配套法规,加强土壤环境应急和执法能力建设,在制定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时还应注意与食品卫生标准的衔接。

专项行动面临案源压力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竺效向澎湃新闻透露,目前农业部正在修订《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预计于2015年完成初稿并交国务院审议。初稿中有望进一步调整食用性农产品禁止生产区,并新增农产品场地污染应急管理制度。

在被查官员之一、宁强县质监局纪检组长胥超看来, “毒豆芽”风暴源于一场公安部的专项行动。

“蓝皮书”还表示,相对于举报人的主动披露以及媒体平台的追踪报道,食品安全监管部门总显得姗姗来迟,建议加强社会监督,最主要的是建立健全有奖举报制度。

2013年1月25日,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一年的“打击食品犯罪、保卫餐桌安全”专项行动。按照行动部署,各级公安机关要积极会同食安、农业、工商、质检、食药监等部门对重点场所、重点部位、重点企业加强联控联查。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学院教授舒洪水将此称为“一场食品安全的人民战争”。他认为,食品安全监管应从监管机关本位改为举报人本位,落实“举报是一种权利”,将举报的主动权掌握在社会公众手中。

此次专项行动背景是严峻的食品安全犯罪形势,行动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围绕食用油、肉类、酒类、调味品、民俗特产等节日市场热销食品,重拳打击食品安全犯罪。根据部署,各级公安机关要对食品安全犯罪“零容忍”,在破大案、打团伙、端窝点、捣网络的同时,也要迅速破获工作中发现和举报的小案件。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原题为“研究称食品安全“九龙治水”未解决,“毒豆芽”案是典型例证”

专项行动很快就见成效。根据通报,行动不过10天,截至2013年2月4日,全国侦破食品安全犯罪案件120余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50余名。

你可能感兴趣的相关阅读,回复以下数字获取:

“上级部门给的压力很大,但又一直找不到案源”,陕西省汉中公安部门一位不愿具名的办案民警向澎湃新闻回忆,汉中市为此还成立了相应的专项整治小组。

乐白家,0130 再谈土壤环境质量新标准:答中国环境修复网评论

一位涉嫌食品监管渎职罪的汉中质监系统官员向澎湃新闻回忆,2013年4月左右,其所在质监局开始配合当地警方开展对食品安全领域检查,但摸排之后“一无所获,没有找到案源”。 为此,当地警方还专门召集质监、食药等部门座谈,主要还是寻找食品安全违法犯罪活动的“案源”。

0124 农用地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修订之我见

案源重压之下,“毒豆芽”很快进入了视野。

近期文章推荐:

“跟风”整治

回复0611可读:中国一年到底使用了多少抗生素?科学家获取首份抗生素全国使用量与排放量清单

“当时宁强公安机关进行了一次摸排,但没有找到很好的线索”,胥超称汉中市下辖的宁强县同样面临了案源压力,不过很快,宁强县发现汉台区正在办理的“毒豆芽”案,“挺不错”。于是,宁强质监部门配合当地警方对辖区内的豆芽生产户开始进行检查。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手中只留着当初的起诉书、刑拘通知书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