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乐白家 > 关于我们 > 乐白家陕西煤化反将咸阳市环保局告上法院,企

乐白家陕西煤化反将咸阳市环保局告上法院,企

2020-01-06 00:18

乐白家 1

陕西天价环保罚单事件正演变为一场诉讼大战。

感谢关注土壤污染!据中国青年报2015年6月17日报道:

从去年年底至今,围绕陕西煤化能源咸阳长武县煤机二甲醚化工项目的环保问题不断发酵。今年4月到5月,陕西环保部门向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简称陕西煤化)开出累计1580万元的环保罚单,但执行却陷入僵局,咸阳市环保局表示,如果该企业3个月内未缴纳罚款,就将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最近半年,陕西省咸阳市环保局和辖区内一家企业“杠上了”。

此后,国家环保部西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陕西省环保厅、咸阳市政府、长武县政府相继出面协调。6月10日,陕西煤化反将咸阳市环保局告上法院。记者6月15日获悉,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立案。

1月6日,咸阳市环保局对这家企业开出了20万元的行政处罚罚单。可这家总投资达54亿元、历时7年建成的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并不缴纳罚款,也不执行环保局“停产整治”的决定。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起诉书显示,原告陕西煤化认为,环保局对其作出的处罚存在行政行为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行为明显不当五大事实,因而请求法院撤销相关处罚;其中,有关新环保法中按日计罚程序如何实际操作成为起诉焦点。

从1月8日到3月27日,历时79天,这20万元的罚单“滚雪球一样”,变成1580万元的“天价罚单”。

民怨项目?

即便如此,这家企业仍断断续续试生产。直至6月11日,咸阳市政府约谈企业负责人后,企业才表示立即全面停产,接受处罚。

舆论漩涡中的陕西煤化长武县二甲醚化工项目位于长武县丁家镇煤化工业园,占地987亩。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2006年就开始筹备,预计总投资82.83亿元,建成投产后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57.321亿元,销售利润37.77亿元,上缴国家税费17.69亿元,净利润20.08亿元。因此,这一直被广泛宣称为民生项目。

在这场长达半年的“较量”中,国家环保部西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陕西省环保厅、咸阳市政府以及企业所在地的长武县政府,都有主要领导出面协调。4月14日,咸阳市环保局向该市秦都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二甲醚厂临近几个村子居住有超过千名村民,长期以来,项目运行期间产生的噪音、硫化氢气体、煤粉尘和工业废渣令这些村民怨声载道。今年3月,因恶意排污、接连两次拒不整改等问题,陕西煤化被环保部门处以1580万元罚款并被责令停产整改,但直至6月12日之前,企业的生产一直持续。

“现在就看谁坚持的长,谁就能成功。”咸阳市环保局一位领导拍了拍桌子,大声说道,“这是最好的一次普法教育,要让所有企业、基层政府和老百姓看到,长出‘牙齿’的新环保法是如何咬下去的。”

6月初,记者从福银高速进入陕西咸阳市长武县境内,不久就能看到陕西煤化的二甲醚厂区内,高耸的烟囱仍在排放夹杂着黑烟的气体,厂区虽然大门紧闭,但院内生产设备运行时发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厂区南侧,十余辆满载煤炭的运煤车仍在排队等候入厂卸煤。

2015年1月1日,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实施。这部法律,被贴上“史上最严”的标签。有媒体评价,咸阳市环保局开出的“天价罚单”,是新环保法的试金石。

高考的那两天生产都没有停,打电话投诉也没用。厂区所在地丁家村村民称。而对于为何仍在生产的问题,企业工作人员均讳莫如深拒绝回答,记者几经周折也没联系到企业负责人。

新环保法给我们的不是“棉花棒”,而是“杀手锏”

根据陕西省环保厅发布的加强长武县二甲醚项目环境监管的监察通知,该企业主要存在9个方面环境违法问题,其中比较突出的包括:项目建设主体与《环境影响报告书》存在重大变更,未依法取得项目变更情况批复;未依法取得试生产批复,擅自开工违法生产;未依法取得排污许可证;卫生防护距离内的居民未进行搬迁;企业灰渣场未建成,气化渣厂区内随意堆放,未采取三防措施,导致部分气化渣由事故池溢流城市雨水管网进入长武县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对该含渣污水无较好的处理办法;还存在治污设施运行不正常,超标排放等情况。

咸阳市环保局与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的“较量”,始于企业所在地居民的举报。

当地环保部门的检测记录显示,该项目在调试过程中因吹扫管道发出的噪音分贝最低为77.5,最高则超过87,根据相关标准,70分贝以上的噪音就能导致人心烦意乱、精神不集中和事故发生。

根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材料,该企业“在未取得省级环保部门批准的情况下”,于2013年12月中旬对该化工项目主体管道进行高压气体吹扫,历时5个月之久。此后,在“企业未依法取得试生产批复”时,“擅自”于2014年11月开工生产。

企业经常是晚上生产,机器开动时电视的声音基本听不到,窗户都震得响,根本睡不着,还有每天硫磺味熏得人头晕,现在民怨大得很。厂区附近的一些村民称。

企业一有动静,工厂附近长武县丁家村的村民差点“打爆了县环保局的投诉电话”。这些村民投诉说,工厂3台机组只要同时运行,丁家村就彻底“没法住人了”。

天价罚单交锋

“两个人在村子里碰面,人就站在你跟前,还是听不见说了啥。”丁家村一名村民说,他的奶奶,半夜睡觉时常常被工厂巨大的“嗡嗡”声吓醒,村里一些患心脏病和高血压的老人,甚至被半夜的噪音吵到“越来越容易犯病,整宿睡不着觉”。

据陕西环保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1月8日,针对该企业环境违法问题,咸阳市环保局、长武县人民政府、陕西煤化在长武县组织召开了专题会议,对长武县二甲醚项目环保有关问题进行讨论研究,针对该企业环境违法问题形成了4项决议,分别给出了3个时间期限后,第四项决议是:尽快完成试生产批复和项目环评变更审批手续,试生产批复未取得之前,禁止企业进行试生产。

去年11月,长武县环保局对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第一次进行现场检查。

然而,几个月后现场检查该项目环境问题及整改情况时看到的现象却大相径庭:企业按照要求进行停产整治;企业试生产批复仍未取得;企业建设项目主体发生重大改变,至今未取得项目环评变更批复;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内居民未搬迁;企业未取得排污许可证;企业灰渣场未建成,厂内仍堆放有约3000吨气化渣;部分高浓度盐水场内空地渗排。

“我很震惊。”长武县环保局一名参与检查的执法人员说。他发现,这个占地987亩土地的厂区中,有企业私自架设的排污管道,甚至雨水管网也成了“排污管道”;气化渣在厂区内随意堆放,风一吹,满天飘的都是“灰灰”的渣子;厂区围墙外500米的卫生防护距离内随处可见民房和庄稼地,最近的一块庄稼地,距离厂区围墙不足10米。

4月15日,咸阳市环保局启动新环保法中的按日计罚程序,向陕西煤化下达了1月8日至2月13日为期37天按日连续计罚的740万元罚款。5月6日,根据3月27日现场核查情况,再次向该企业下达了2月14日至3月27日为期42天按日连续计罚的840万元罚款,二者合计罚款1580万元。

让这名环保局执法人员感到震惊的,还有企业的胆子。这家企业在试生产时,并没有得到环保部门的批复。而根据相关法律:“建设项目试生产前,建设单位应提出试生产申请。试生产申请经环保部门同意后,建设单位方可进行试生产”。

6月10日,陕西煤化对外发出严正法律声明称:咸阳市环境保护局针对本公司作出的咸环罚字(2015)174号处罚决定和咸环罚字(2015)575号处罚决定目前正在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非诉行政执行程序行政审判司法审查过程中,日处罚行政行为的依据目前人民法院司法审查尚无定论,已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按日处罚的决定。

检查结束后,长武县环保局总结了该企业“未依法取得试生产批复,擅自开工生产”等9个方面的环境违法问题,并正式对其下达停产通知。

6月12日,陕西煤化长武县二甲醚项目全线停产。6月17日,陕西煤化代理律师答复《华夏时报》记者称:经请示公司领导,目前尚无其他新的意见。

剧情似乎没有按照环保部门期望的方向进行。长武县环保局局长景新虎说,去年11月以来,环保部门“最少一个礼拜去检查一次”。每次去,企业都说“马上会停产整改”。这一拖,就拖到了2015年。1月5日,咸阳市环境保护监察支队到工厂进行现场检查,看到的景象“和两个月前无异”。

项目变更环评未批复

次日,咸阳市环保局对该企业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未取得排污许可证直接向大气排放污染物处罚10万元,大气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处罚10万元。同时咸阳市环保局还责令企业立即停产整治,并补办排污许可证。另还开出一张50万元关于水污染的罚单。

工商资料显示,陕西煤化注册成立于2008年3月,注册资金15亿元,由彬县煤炭有限责任公司、陕西中化能源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今年4月29日,二者在陕西煤化能源中所占股权发生变更,彬县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占比由变更前的51%变为92.55%。

乐白家,两个多月后的复查,环保部门人员的心“又空了一下”。显然,这家地方“龙头企业”还是没有要整改的意思,“照样生产,照样污染”。在丁家村,年后,三十多个孩子因为呼吸了工厂生产时排放的有毒气体,喉咙变得又红又肿,齐刷刷住进了医院。

陕西煤化最初报请建设的为100万吨/年煤基二甲醚,其中一期工程投资32.8亿元,建设年产60万吨甲醇转40万吨二甲醚;二期投资49.2亿元,建设年产90万吨甲醇转60万吨二甲醚,也就是说甲醇是项目的中间产品,二甲醚是终端产品。

“要是在过去,事情到这儿,环保部门也没啥办法了,只能去找法院。但现在我们有了新环保法,它给我们的不是‘棉花棒’,而是‘杀手锏’。”咸阳市环保局一位执法人员说。

2008年9月20日,该二甲醚项目正式开工建设,原计划一期建设周期为两年半,但不久能源化工市场发生重大变化,在行业不断增产扩能和液化气降价冲击之下,原本势头强劲的二甲醚市场陷入长期低迷。2010年,陕西煤化不得不向发改委提出分期建设该项目,但截至2014年底,实际建成的只有一期60万吨甲醇装置,原计划生产二甲醚的项目,最终的终端产品就这样变成了甲醇。

根据新《环保法》有关条款,4月15日,咸阳市环保局正式对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实施按日连续处罚。从1月8日到3月27日,共79天,关于大气排放物污染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的20万元罚单,最终变成1580万元的“天价罚单”。

在煤化工领域,甲醇是所有后端产品都需要的初级原料,这些年价格一直卖得还不错,但只生产甲醇和生产甲醇后转化二甲醚肯定在生产工艺、对环境的影响等方面不一样。一位煤化工领域的资深工程师分析称。

你把你的事情搞好就行了,不是你的事情你少管

按照相关规定,项目建设主体发生变更,必须由陕西省环保厅作出环评变更批复,然后才能申请试生产,但陕西煤化并未取得这些手续,其60万吨甲醇项目就已经于去年年底进入负荷调试阶段。

“较量”一开始,咸阳市环保局就没占到上风。相较于投资超过50亿元、有上千名员工的“对手”来说,这个处级单位,显得有点势单力薄。

对于该事件演变进程,本报将继续关注。

截至目前,咸阳市环保局仍未收到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应缴的罚款。而这家企业,在环保局下达“天价罚单”之后,仍断断续续生产。即便在媒体于4月中旬做出报道后,这家企业依旧“我行我素”。

咸阳市环保局一份材料上写道:6月7日,有群众反映,“该企业在未得到环保部门批准下再次擅自违法生产”。6月10日下午,环保部西北督查中心及省环保厅负责人专赴咸阳,与市政府负责人面谈,“明确要求责令企业立即停产,严格依法处罚”。次日下午,咸阳市政府面谈企业负责人,企业表示立即停产并接受处罚。当日,企业逐步关停设备。

对此,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何万盈有“一肚子苦衷”。他表示,这个项目从立项之初,就“得到了省市领导的关怀,也被寄予厚望”。项目开工时,因原先设计的产品属过剩产能,就变更了项目,并得到陕西省发改委的批复。

“我前后给环保部门打了10多次报告,希望能得到新项目的试生产批复,但一直没有回音。”何万盈大声说道。

他解释说,在环保部门迟迟没批复的情况下,企业开始调试设备。去年冬天试生产时,长武县气温很低。一旦停止调试,有可能引起爆炸。因此,在环保局行政处罚决定后,企业无法停止调试。

“环保部门不了解企业的实际情况,就下罚单,是环保部门不作为。”他说。

双方各执一词,环保部门的执法自然免不了一些“不痛快”。

咸阳市环保局中层干部郭强回忆说,最开始去检查的时候,工厂的人还“客客气气”地配合,最近再去,执法人员却被拦在了大门外,“找谁谁不在”。

“哎呀,我们环保局的人啊,跟企业看门的狗都越混越熟,但是跟企业的人,却越去越生。”他长叹了一口气。

本文由乐白家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乐白家陕西煤化反将咸阳市环保局告上法院,企

关键词: